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1227|回复: 1
收起左侧

[纯虐腹文] 青年的调教 第二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27 00: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5章 手术
7 B. F# s- S8 o+ R9 S6 d
3 G2 i- N8 l: I1 J, c# R之后的这段时间,他除了晚上睡觉会过来,中途很少来看我了,只是之间还偶尔给我又放了一次尿,那次我实在是憋得受不了了,但他又只是给我放了两百毫升。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三天时间还是缓慢地过去了。这整整七十二个小时,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以后我自己都无法回忆出当时自己的感受,只知道,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 b' k- r. U0 R5 G: i9 D
. T7 N$ ?% u4 ]5 x% t' k5 S( K: A他在三天之后的清晨从床上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装束后,幷没有马上出门。他来到我面前,赶走那几只小狗,在床边蹲下,微笑着看着我:“我既然答应你今天给你解脱,当然就不能食言。其实,真想多欣赏一下你美丽的身体和表情。”他伸出手来擦擦我的嘴角,“看你,给你戴了口枷,你还是把嘴唇给咬破了。现在的感觉有那么痛苦么?” 8 D7 T# ^7 f' p* K# e$ i9 O4 X* H
0 `. ]1 j# L  y+ z; j6 v
废话!我愤怒地瞪着他。
0 C8 P! V7 Z; P$ ]! i. k+ \
+ L7 h* q" ~& t/ I“即使痛苦,也是因为你违抗我而应该受的责罚。再说,你在接受我的责罚时,难道没有一点点爽快的感觉么?”他用手抚摩着我因充血已经变得巨大的阳物,顺势滑向下面的阴囊。“看看你,才三天,阴囊已经涨大到这种程度了,估计像我俩这个岁数的,一年不射,都达不到你现在这种程度吧。睾丸变大了许多呢。” % a$ `# R3 N& s! g5 ^7 m
% K7 q/ _! V$ W0 ?( E# Y# d$ `; d9 R
啊呜。我满肚子的怒气升腾了起来。这还不是他一手造成的,估计在我之前还没有人品尝过连续三天勃起,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确没法射精的滋味。现在阴囊完全被性爱汁充满了,哪怕是让我发泄一次也好啊。   |6 \' b" d! Z' ?! u' n
5 K9 \; n4 D& ]5 i
他开始给我放尿。“这一次,你就尽情地享受吧,我也不再限制容量了。”他给我的阴茎插管的前端套了一个大的收集罐,然后按了几下手机上的按纽,出口打开了,尿液不自主地奔泻出来,积压了三天的甘油溶液,终于可以排出体外了。我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刻。流了好大一会,总算觉得膀胱里干净了,此时已经整整收集了一满罐。
& S4 L4 x* E* [) b+ z* O' p/ a
) @$ B1 l6 Z! b4 i“接下来是拔出这根管子了。可能有点疼,不过你总不想它一直在你体内吧。” 4 A! ^1 l$ X6 c' h" f

; M; ]' [2 ~6 K0 P! t当然不想。他开始缓慢向外拉动管子。
! P, J* D  b; z8 U7 F; f- y
( f2 D, g! ?% N: i6 u“啊——”管子与尿道摩擦起来,尿道火辣辣地疼。但他似乎很享受我的表情似的,不紧不慢地拉着,还不时转动几下。但终归将管子弄了出来。   F' u9 v8 u" d2 S! m+ P
$ Q: I0 y& r2 g* R0 j
刚才的排泄,使我肠道里的内容物夜泛滥不止。越是知道即将解放,越是带来更频繁地阵痛。他开始将我身上的束缚一一解开,特别是阴茎上那个束缚环,取下之后好受多了。但手环脚环颈环以及两腿直接的金属杆幷没有被除去,口枷还在,阴茎和阴囊之间的环也没被除去。“以后在这幢别墅里,你只允许用爬的方式,用膝盖和手着地来走路,这个金属杆暂且留在你两腿之间吧。”他说,“接下来,你到房间角落的沙盘处,我们来解决你最后的责罚吧。”我早已腹痛不已,下床爬向沙盘。 - @; e+ H9 r1 g+ }$ m5 r

; i5 n$ ]+ y* Z1 Y& @但长久没有运动,还得保持身体平衡,浑身的肌肉早就酸痛不已,动作及不协调,从床上下来时差点摔倒。在爬的过程中,我感觉到自己饱胀的阴囊垂在两腿之间。我终于来到沙盘处,不得不仍然保持爬着走路的姿势,他为我身后菊穴处的那个橡胶制品放气,当大小足够通过我的小穴后,我迫不及待地将它排了出来。 7 p" m% R" x5 \

5 e9 j' K7 r. q& H" n- h“你很心急呢?我还没有下命令呢。”他拍拍我的头,“如果再有这种情况发生。你的责罚就是再重复一次这三天的调教。” 2 Y' h# v% h4 G9 ?
' h* {& G- F+ v
我害怕了,马上忍住即将喷涌而出的排泄物。
" E$ r8 _4 O% V5 G/ D" d  v( Q' ?% v0 ^" X1 m7 Q
“接下来的三个金蛋,你得一个一个慢慢来。这么难得的产卵画面,我得用摄像头好好多拍几张,好了,你开始吧。”
) c% `) U6 x% ^* Z1 `& n/ H. h& Y- C) h, K9 s4 C: @
天哪,这么羞耻的事情,不仅当着他的面做了,而且还将被拍下来,绝对不行。但腹内的疼痛马上消磨了我的意志,我努力将蛋排出体外。蛋的直径对于我来说是太大了,当初塞进去的时候就是钻心的疼痛,此刻,我也不得不憋住气,使劲将它们往外排。缓慢地排出了两个,最后一个金蛋的直径是最大的,我痛苦地呻吟着,脸都憋红了。
/ `. R( {: `, x& `+ ~  O$ C
- q4 S: z% k, ^. w6 s8 i“停。”他大喊一声,将我排出一半的第三个蛋又用力塞回来,“这个的速度再慢一些,我要多拍几张。”说完又用手机继续对准我的密穴。 ' r" u- n/ M, W! l* i8 c  Y0 y

9 P1 S: A% C7 c2 k5 W( I' t, K1 F排出一半又被推回来,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为了防止又被推回。我只有慢慢的往外排,过程更加难受,当金蛋终于落地之后,肠道里大量的甘油一股脑儿跟着下来。 , k) B0 p2 d- C4 k
/ ^1 i% v* K. N! y% J' q
“恩,你后面还算干净,甘油中没有杂质,颜色一点没变,还是透明的。看来灌肠以后不是很需要了。”他说。
, K% H6 `) h" I
$ P8 j; q  a; J, U2 Z8 W还有以后?他还没玩够么?我开始有点害怕了。但随即一种奇怪的感觉袭击了我,我在刚才痛苦的排卵过程中,竟也会莫名地兴奋。此时幷没有任何东西刺激我的前列腺,但分身竟意外地越发挺立了。发胀的阴囊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我想射!
% }, C% _7 n/ T6 G, A, i) D* M2 u% X5 P
我的手不自觉开始摩擦我的分身。 & c1 ~1 T# I4 p( l, D% |+ {
7 `3 B- r4 s  D) A/ M3 `
“你在干什么!”他发出一声严厉的斥责。糟,完全忘了他的存在了。 ' R3 N0 D6 U$ [9 d9 Q: Y- {& e/ |  \
; {4 j) `' r) U, `  |
可我的正将达到高潮,手根本无法停下来,直到我的手被他的手牢牢扣住。
" k0 X5 x7 d- j; Y0 T5 i2 Z( f0 Q1 n1 Q% k
“你越发显得色情和淫荡了呢。”他说,“你直到没得到主人的允许就擅自手淫,在各种违规中算是最厉害的一种之一么。本以为你经过这三天的调教会稍微听话一点,没想到啊,看来调教还远远不够。”
* |, `; S7 O! s; F3 N, G1 O  ^
& D+ o: y) \1 Y我努力挣扎着,想从他的手中抽离,但好几天没吃过一顿象样的饭,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的我,完全没多少力气。 : j, `: I" s2 `# A9 g/ d4 d
6 P4 r7 }( {9 r- @: `4 B9 g
他马上又找来两根和我两大腿之间一样的金属棒,将我手腕处的环和大腿处的环之间连接起来,左右都是。 ; }& S! P, F; D
' m4 x2 z" ?( u! ]) @' v4 @
“这样你的手就只能和大腿保持一定距离了,你也触摸不到你的分身了吧?”他说,“你以后爬着走的时候,一边的手脚同时运动就行了,虽然不自在一点。接下来,对刚才的行为,我要给你处罚,带你去一个地方。”
3 H9 J8 f  Q0 @# Q# C' j% H3 F3 y0 ]9 P+ E" R6 x& |
他用一条长长的锁链栓在了我的颈环上,他拿着锁链的另一端,像遛狗似地牵着我走,我起初想反抗,但脖子勒得太疼了,最后不得不跟着他。此时我才有机会看看这幢别墅里除了我待的那个房间,其它地方是什么样子。 6 W: p. F. H# W3 s8 ]1 K2 @+ ~
1 V3 `* P) M8 {
别墅大得出人意料,简直不能称为别墅,称它为城堡估计更合适。我被拉扯着从一个走廊走向另一个走廊,穿过一个又一个房间。有时会遇见几个下人,但他们看到我的样子似乎幷不惊奇。由此可见,他之前也虐待过很多其它的性奴。 3 h1 S: _- t* M  ~/ e
  W" V- A. M$ ^) [
终于在一个比较大的房间里停下了。一进这个房间,恐怖的气氛就向我袭来。这是一间手术室。和医院中的完全一样,而且四周墙边的玻璃柜里摆满了试剂和各种医疗器械。房间正中央还有一张写字台。他究竟要对我做什么? & ~8 D0 ]6 W3 J0 w: R4 W2 i0 R

" Q! F/ s* q; ]/ H, [' r3 F8 {“别害怕,我的小宝贝,”他发现我在打哆嗦,“只不过对你做个小手术而已。”
: E6 B  a7 Y( P' {6 k
7 @6 ]- G" Q' a  y他已经开始在我手臂上扎针。我奋力挣扎。 ; B$ R+ O8 C4 t! h* v

( X. u7 ~9 J! `. Z8 P“别担心,这是麻醉剂,手术过程你不会有痛苦的。”他微笑着。 , o- ]! K1 s1 L5 Y1 S

3 v+ [& Q' Y8 ^  U虽然我调查过他的背景,知道他在国外上大学和研究生时学的都是医学,而且还在几所有名的医院里当过主刀,做出过不小成绩,技术绝对算高超的。但他为何会放下这个行当,突然回国经商,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是平时,我会很乐意这种高手为我动手术。但现在的情况是我没任何疾病,身体却不得不被他拿来任意地消遣,谁知道他会将我哪块给割了去,让我下半生缺胳膊少腿地痛苦生活。
8 W$ E6 ~% `2 y9 H# x# E0 N9 U* L
& N! Y: L; d" Y& n. F3 X想着,意识已经渐渐离我而去,麻醉剂生效了……他的形象在我眼前逐渐变模糊,随即变成一个虚无的影子,飘散开去。 + }3 Z( c1 t% c9 f* B& ^" n+ h
% R6 l9 {# @$ M0 S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意识回来了。由于我的双手和双腿之间以及两腿之间都用金属棒连接着,所以我不可能平躺在手术台上,只能是两腿不自觉地紧靠腹部,贴近手腕。手术做完了?我看看四周,他正在一张桌子之前收拾用过的手术器械。他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 V6 O0 j+ C5 ^: e4 O) V

7 q# ^3 p+ c" E! h我努力移动了几下身子。第一种强烈的不适感传来了。
2 \2 F1 M$ E5 B% d2 A
1 |4 A  D* Q: A9 t部位还是膀胱。膀胱又回到了被放尿之前那种憋胀的感觉,甚至更甚。难道他又将我的膀胱灌满了甘油?“呜——”实在太痛苦了。我尽量低头看,发现铃口幷没有被插管,也就是说,现在排尿还受我自己控制。趁他发现我清醒之前,得赶快排泄出去。于是我开始酝酿排尿,随即发现了一个严酷的事实:尿不出来!
) ~* ~  m) Q3 D; w* A/ O3 V5 i; z% w/ r- ]
难道他对我的身体动了什么手脚? ) B  J% N1 Y- Z. W% U3 _! H2 D/ M

8 \0 j, i; A4 o% m2 Z2 U  u, j“呜——”强烈的尿意一阵阵地袭来,我痛苦地叫出了声。
* V# g+ u6 e+ Y% V# m6 Z* F8 ^. d  v4 ]( M  M
“哦,你醒了,”他转过头,“不用担心,手术很成功。”
4 H; q( t# {, f8 R( G; ]2 R# s  C' O5 I( A, `
“呜——膀胱——啊——尿——”我透过口枷质问。 - X3 D( h7 L7 A2 {+ D

* t# C) [+ ]& O“膀胱?怎么啦?” / V5 y% W! r. E5 l6 s/ c

* e; }$ `5 z' m" H“呜——尿……不——” & T& z+ X$ k+ K1 v" l1 W0 U3 Z4 a

# Q# Z, b4 ]6 o- S- X“你是说膀胱很胀却排泄不了?”他邪笑着,“当然了,因为你的膀胱里现在幷没有尿液啊。” 7 Y! ?+ i% a' ]8 z8 [0 K$ T2 A
' H% @, R$ d& I. k% q2 N' i" p( s
那为什么会憋胀?我疑惑了。 + r5 T- l9 Y' {) P, [0 r4 m9 y4 K" K

6 J* C! U# o  \6 z8 I“我只不过塞了一块和你膀胱容积差不多的强力吸水棉进去了。”
1 ~2 x" `% C, n( Y& |) \. ?& m! E* M: k  m  t# {
难道就是那块吸水棉撑着我的膀胱给我带来强烈的不适?“呜——”我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是无法通过尿道将一块体积那么大的吸水棉排泄出来的。而且它现在是干燥的,等我身体里产生的尿液进入了膀胱…… 0 Y! F: g( y! M. W! |

8 m! e- N2 f& C) s+ m“相信你也应该有所领悟了。当你体内产生尿液进入膀胱后,会被这吸水棉吸收。当它吸满液体之后,体积会膨胀一倍左右。不过根据你之前的表现看,你的膀胱壁弹性还是很不错的。承受这个应该不成问题。当吸水棉饱和之后,你体内再产生尿液你就可以排泄出来了,当然必须得经过我同意。这种方法可以使你膀胱内的容量保持不变,你也就不用担心身体会受到伤害了。”
. k8 a$ x) I6 e. r  |9 C+ j
9 w& m$ g/ x8 m; f/ l“呜……”我肯定坚持不到吸水棉饱和膀胱就会破裂,即使坚持到了,每天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负担,我也是无法忍受的。
1 i- n4 Z7 X) h: D1 v
* D; M4 `. @/ e( x1 ~" V“这就是我对你擅自手淫所给予的惩罚之一。你要有点觉悟,你的身体全部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的精液,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你不能私自射精。”他用手抚摩过我的分身,第二种强烈不适感传来了。 % Q+ Q& W4 C1 B7 K6 C

' D1 o  K! ?% r0 I# A! |3 l, r! m这次来自阴囊。我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反正阴囊绝对不对劲,比之前敏感了很多。我奋力低下头往下看,手术前的阴囊就已经被睾丸和精液弄得够胀了,此时阴囊的体积居然又扩大的很多!
  H$ Z/ y9 @: c- {( E5 a8 O2 W4 x5 X/ Q1 O2 ~
“呵呵,你也发现了么?”他看到我正往下身看,于是说,“还是我来解释一下吧,我对你的阴囊做了一些处理,熟称入珠。” 2 Z4 e% q+ E6 W9 \: \

/ Q" {8 Q$ y- N$ i9 D“呜……”入珠?
8 P) u3 c% F9 c! H/ f% [$ k* H- U* ~' q3 B% \% L% H/ F! o8 T7 `
“就是在你的阴囊里放入一些东西,会使得你的阴茎阴囊以至于附近大范围内变得更加敏感,我现在用手来抚摩一下,你感觉怎么样?”他开始了侵犯。
' I: E& E8 t/ t* @* ~; b6 i2 I% p7 L, ?& w: L
“啊……呜——”我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那地方,非常敏感。
7 E, I6 N% s9 C# [( F& V; Z
2 E! K+ D% @6 M不要,快停止。就要射了。我的口水开始外流,身体也随着他手的节奏一上一下地震动着,有点舒服的感觉,就这样,不要停,让我射,让我发泄发泄。高潮之前,他停止了。
. |0 s5 @( j$ K3 ?. g8 c9 ~6 L. {" {6 a' s6 K, ]$ J  D
“吖……”没射出的我又陷入痛苦之中。 2 p* v1 G/ }/ F( G

: Q; |- J1 O; o1 T: M2 r9 {8 w“现在还不想让你射,再说,阴囊还套着束缚环呢。想射估计也出不来吧。你的阴囊里,我每边都放入了五个小钢珠,还有震动功能呢,可惜你自己的手触摸不到,和小钢珠比起来,你那两颗大睾丸的手感好多了。”他的双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3 L% p4 t" r2 y- X& a1 u$ x
( {, {5 m+ x* I; c9 y6 p' @1 ?这个混蛋。我挣脱开他手的触摸。但同时感觉到第三种强烈的不适。
# m! l& h: ]3 \5 Y% Q. G0 n7 k4 y$ L0 Q
这次全身都有,是一种受伤后的刺痛。耳骨,乳头,肚脐和分身顶端。强烈的痛楚传了过来。仔细一看,原来都被他给打了孔。此时正用金属钉扎着。 : r1 V, ]$ q( Z: C7 t9 x" I, \

" r, W/ L9 W2 l3 |) k“你!”亏他还说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伤害。
2 [* T! j( a1 }1 _( H6 b
- g  V; C: X, ?' _  z* y4 E6 H“至于你身上这些孔,我都消过毒了,趁你麻醉的时候打孔,我已经很照顾你了。现在先用金属钉固定形状,稳定之后就可以穿环了。”他开始用手指蹂躏我的乳头,本来被金属钉穿过已经变得敏感不已的乳头,现在被他这么一弄,马上变硬,更加疼痛了。“你这么好的身体,穿环一定很好看。” 2 N8 I6 ?/ D0 a  o" K: |* g

5 m4 N$ _  I/ H8 h, l5 X! R* W手术之后,我一直在害怕,现在,我害怕马上还会不会有第四种,第五种不适感传来。我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弱小和他的强大。如果以后不按他说的做,还不知道有什么更残忍的罪受。
3 _; J4 c% I7 m$ n( q% w) w; K0 c8 ^  x3 H, j4 \
“好了,手术就做了这些事,这次的责罚也就这些,因为强力吸水棉和钢珠都是通过手术植入的。所以短期内不可能再帮你取出来,你要做好长期准备。好了,休息得也差不多了,起来吧。”
% \, D0 S9 C6 B6 K7 [3 U+ @; _$ [( v
, ?* E) j* [& Q! S他拉住我颈上的锁链,牵着我往外走。我被拽得不得不跟上。爬的过程中,阴囊被睾丸和钢珠往下拽得低低的。他又像溜狗似的将我带回了他的卧室。被我汗湿一块的床单已经被下人换了,整个房间显得很整洁。他把我脖子上的锁链锁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根立柱上,然后指着一角的一个宠物屋,说是宠物屋,但可能是订做的把,大小比一般的宠物屋大得多,能塞下一个人,“你今后就睡在这里。” , E8 E/ u' U& q+ T/ O. o

9 `* f  t9 U/ E0 x$ C/ o“对了,”他一拍脑袋,“既然是宠物,就得从现在起训练嗅觉。”他用一块布巾将我的双眼蒙上,在脑后打了一个结,“暂时就不要依赖视力了。”我的手由于和腿相连,既不能向后摸到阴茎,也无法向前摘掉眼罩和口枷,他用的这种束缚方法极其微妙地把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了。
: d7 W9 o! K( g9 m8 e% M# O0 D$ x) X; b/ J' C
“好了,你该吃午饭了,从今天开始,为了巩固灌肠的效果,不要吃流食了,直接给你注射葡萄糖溶液。”他从房间里取出吊瓶,为我扎针,“这样也可以不用取下口枷了,对了,必须的维生素我也已经溶解到葡萄糖溶液里了,可以保证你进食的质量。”
1 \+ Z& C( W& h4 x# w
, w: K4 A# }& J7 c“呜——”我根本看不见他在哪,只能通过声音判断,但这就无法帮助我避开他的攻击了。 7 G" [6 B4 Q' K/ u1 }! |2 a0 {
+ o; N3 r) l  [6 I
“你还躲?不听话是不是?”他有点愠怒,不知他按了个什么开关,我阴囊里的十个钢珠开始不住地震动。身体中最敏感的睾丸,在内部被钢珠这样直接碰触,我快发疯了。
% {# A( `( [9 V
8 M9 n' l8 p! ^  ?“呜——求……求你——停止……”
+ L. y  \. B0 K% A7 l* O: t. u. o+ t8 V
“你刚才叫我什么?”
2 G& e$ P$ a% n6 S9 z+ e0 Q) z2 k- \6 o2 v
“求……求主人——快停止……呜——” 6 |9 p) V& M% A/ x. H% b

: @) S, |. o4 V终于停了,我费力地喘息着。 + J/ h6 t: ^. [

! S  I% b! o9 l$ ~; ?8 j“好好输液,否则只能是受更多罪。我对你是很重视的,因为你从没系统地学习过做一个宠物,一个奴隶应尽的本分,所以老是犯错误。这点我也有责任。”他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所以,从今晚开始,我每天教你一点吧。当然,你之后的处境,完全就由你用不用心学习来决定了。”
6 P, k% d3 i$ b9 a$ ~' j2 k. |
: r  |8 W" `  o: m+ v他又找出一卷棉线,在我分身的根部紧紧饶了几圈之后,打了个漂亮的结:“这是为了防止你在吸水棉饱和之后私自排泄用的,你现在意志力很不坚定,我担心你会不按我的允许来蛮干。为了不让你再次受罚,我就帮你这一次。我现在要出去工作,输液容量比较大,在我回来之前,应该不会输完,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等我回来就好。”之后响起他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门外。
) O, Z# c3 V% N# c$ A) ]; d+ l, u8 z% P8 a( h0 L/ F
混蛋! # j$ f: I7 E1 r6 H+ B
$ n2 c0 q7 \6 ^" J' A% o8 Z( E. U5 Y
明明就是他这个虐待狂兽性大发才把我弄得现在这么狼狈,还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但现在我太累了,本来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今天又被手术这么一折腾,虽然现在浑身上下还是难受无比,但一阵倦意袭了过来,由于手臂上扎着吊针,不能大范围地移动,我在原地侧过身子,也不管现在这个姿势多么的不舒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7 n4 r( Q! C8 r/ f" {8 H& N

' K3 C) g1 X0 ~! V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清楚地感觉到他就在我身边,眼睛被蒙上之后,他的西服布料散发出的香草味格外地清晰起来。手臂上的输液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取下了,输完了整整一大瓶葡萄糖,大部分的水分此时已经被吸水棉给吸收了,下腹中的某个器官又一次开始陷入连续的疲劳作战状态。
# m$ ?% m. I- V. N' V# A* h* U- X- `
“你醒了,看你刚才睡得很香,没忍心吵醒你。”是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怎么在被蒙上眼睛之前,我就没有感觉到这个声音的魅力呢?他右接着说,“既然休息好了,下面来上课吧。” / V) v4 e" j- q5 h, c/ ~3 P

# r  v+ P: k+ x6 I上课?
- y* Q/ W0 \5 \/ o+ u$ W" r# b3 z$ c$ x! K: s
“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交流,暂时取下你的口枷吧。”他的脚步声接近了,“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不听话或是大喊大叫,那么你阴囊里面那几个小钢珠可是会惩罚你的。”我想起了刚才那次致命的惩罚,害怕地点着头。他帮我取下口枷:“这么硬的口枷,都被你咬得有齿印了,看来你的忍耐力,还得训练才行。不过以后有的是时间,下面开始我们的课程吧。”
2 O* X2 W( u4 w- f9 \, A" e7 Q- s# g% _3 K& S- U
“课程?”
6 G& |; s# i' d6 A4 ?" U% y
. s& N, w- w" C: [“对。每一个奴隶,都应该充分了解他主人的规矩,这样才能更好地取悦主人,同时自己也少受责罚。不是么?”
1 _$ `, z1 n! `1 r5 f" s. L8 c* q( ~1 Z! P: l3 t5 z
反驳的话我有一大堆想说,但一想到他刚才的威胁,那几颗小钢珠,我只有把话咽了下去。
3 a- D) I1 p' D/ d( R/ z0 N
4 f( u& f4 g4 q“那么你听好了,我的规矩其实不多,最重要的也就是下面三条。第一,我的命令你必须服从,即使你不愿意;第二,你如果对我的做法不满,可以提出来,但接不接受决定权在我;第三,每当你要进行类似于饮食,排泄或射精这些生理活动时,要得到我的允许,不能擅自进行。”
# f* H$ `/ Q$ o- v& h& S* ?1 y' y  l+ [( k+ j/ |: p. s
“什么!你这个禽兽。”我大叫出来,这还是人过的日子么?无论谁都不可能同意吧。 ! w6 c0 r/ y. j' O! x3 j

& U8 d: t( W' F- |“仔细听,我说完你再插嘴,你也不想睾丸再次被小钢珠们按摩吧?”
/ I4 ]+ Y/ l0 X1 g- G8 Y5 Y3 G
我闭上嘴。 # w2 p+ Z5 @4 ^8 }

  c  g) u" {: R% y6 k$ _% g4 @+ X“刚才其实你就犯了错误,因为才刚刚学习,我就不罚你了,幷且还可以为你仔细解释一下你到底错在哪。我的命令你必须服从。我以前早就说过,你的话语中提到我的时候,要称呼主人,得用尊称,而不是什么禽兽之类的。下次再这样,可别怪我没警告过你。” 4 B+ [+ p2 x, X4 s5 `0 q; ~) o
) M' v, L" Y, L5 n* L, P- r, n
“无论你怎么说,我可不陪你玩无聊的变态游戏,我又不是受虐狂,你要玩,大可找一个愿意玩的陪你,两个变态开开心心的多……好……啊……啊啊……呜”话还没说完,阴囊里已经闹翻了天。睾丸不住地受着刺激,平时隔着阴囊的抚摩就可以大大地刺激睾丸,而此时本以变得更加敏感的睾丸还被直接碰触。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 t  t* o; E' N! J/ V

- |* @" ]4 n: T; B2 v“看来你已经休息得不错了啊,都这么有精神了。说我变态,哈哈,看看你自己吧,在这种折磨之下,不是已经快勃起了么?”听声音推测,他在我身边蹲下身子,观察我的私处。
% t' p/ {4 M- r+ E
3 z8 ]$ ]3 f# D“不……不要啊……快停止……”我大叫着,但同时一阵兴奋冲向脑门,有快感,这种感觉之下,我真的逐渐勃起了。
5 ~0 o. M- |8 K/ W# o+ y
# v( l, i1 _7 M5 o' U: n“停止?我怎么觉得你叫得很欢啊?应该很舒服吧。不妨长时间享受一下?”
& U5 Z, x5 L& x4 M; }% k! x
; c2 ~- X% U8 S7 l' @3 Q, k( d“啊啊啊啊……不要……求……你,主人……” 2 A: q1 K. }' g- L
# o: B  {, e; c. n$ e
“恩,也就是说,你愿意继续学习,不打岔了?”他问到。 . g1 _4 ~+ r. U: x( P4 ]" \

& O8 x! H) P2 P( I5 H- S* {“是……快……停止。”我咬紧牙关,但口水仍顺着嘴角处的牙缝流了出来。由于我此时是膝盖和手掌着地的姿势,口水直接滴到了地板上。另外,我能感觉到铃口已经湿润了,幷且不断地颤抖,但阴部的多重束缚,使得我仍然无法射精。
. g: p& I" L: F9 @$ x8 L
8 N: o7 \, f9 W. c* w7 E& v0 v/ _责罚停了。“以后你再有犯规,我会给予更严厉的处罚。现在,理论学习也差不多了。该进行奴隶的实践练习了,顺便我也可以熟悉熟悉你的身体呢。” 6 R0 q& T* |1 H+ i, C
2 Y) r' w- F! F0 K
“你……要……要干嘛?”
! Y, e: L. q' m9 U, b% p6 ?8 N/ B' h: y5 p
阴囊责罚又开始了,我身体惊恐地一颤。我又做错了什么?赶快想起来,否则责罚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止。对了,忘了叫“主人”了。我赶快改了口,用已经没多少气力的声音。 + q, Q" y0 m. Z
* w8 i, v1 Q: T+ L1 V8 X; T
“看来只有给你教训,你才能够学得快啊。”他实时关上了钢珠的控制。“知错就改是好孩子,他摸摸我的头。“下面,听我的命令,将臀部抬高,腰用力收紧,屁股往上翘。” & ^. ]3 Z3 Z& w9 Y1 _

  {2 v2 N5 o) K# Y* V我这次再也不感反抗了。 % n) v! U) Q1 Z) S2 t
' V8 O5 y7 K9 ?! ~+ \1 {4 C
身体隐约能感到他淫荡的视线在我的后穴处来回扫荡。
7 z7 U% `0 E  A; m
0 y- r  v+ H4 H5 `. F! Q“你这里的开口很小呢。”他探入两跟手指。
$ c5 [3 L; ]8 v7 x- j+ J: @& N0 [! T+ v" c0 L! H
“呜……”我紧张得呻吟出来。 % a( O; d8 V- F# \6 a- ^; H
0 T: X% }4 a8 Q, ~3 v( k$ r5 M
“才这样就受不了啦?以前对你这用过贞操带上的假阳具,不过因为你是头一次,使用的是S型,再加上使用时间只有半天,看来这里的开口完全没有打开。至于灌肠和充气橡胶,都是在扩张内部。现在,我得帮你的菊穴扩张扩张,否则怎么也不像是一个经过调教了的奴隶啊。”
2 l+ n, u' \9 k6 `  L2 Y4 v' E, ~
“什么……那怎么可以……硬扩张的话……” - K/ x0 K: d' P5 H+ {; f8 x* M

9 j6 X9 ]* m. X9 G2 o没等我说完,一件冰冷的东西挺进了我的身体。 4 d6 N$ B+ Q0 P5 Q
( J. Z4 g2 P, B# a8 L
第6章 扩张
游客,本付费内容需要支付 3FJ币 才能浏览支付

' P$ ?7 \4 @0 k" |0 x) W  K
0 f7 V& t: D8 o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发表于 2022-8-13 18: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啊。期待后文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2-10-1 02:52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