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3376|回复: 19
收起左侧

[连载中] 《沧流破军》(更新至第27章1224)作者100ypeels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25 17: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100ypeels 于 2023-12-24 13:53 编辑 4 Y' `- x7 F  ?" @& G- N. Z# Q
, ~% B  j; G9 }& Z- T; ?
沧流破军

- t$ O6 z/ H- k; q/ Y
所有章节都优先更新在P站:
https://www.pixiv.net/novel/series/7429475
谢谢大家关注!
第二十五章 陨星对决(一)
* b- W7 f4 t3 S" y. q( N( X$ Z, {. @
9 L8 D7 T+ Y( D1 t8 j, ~
时光回溯到三年前。
# H# g! E+ Z9 f7 w8 m. b; ~
' o+ O* X+ {( C东土人类联邦,嘉尔要塞。
1 j5 P. I0 d3 m& @; @3 ]) k- D( p2 [ 2 ]  D- J( V. `$ Z- n
这场三年嘉尔之盾特战队正式作战队员的选拔开幕了。这是很多新锐从替补变成名正言顺的队员要走的必经之路,同时也是他们各凭实力用拳头说话,甚至是一战成名的舞台。
8 [/ v, E+ r, _
: M. T, A2 M; _# B! r, C选拔的机制简单粗暴——替补的年轻后备队员用堂堂之力击败抽签而定的老队员,胜则晋升正式战斗编组,败则由战队高层讨论战斗表现以确定是晋升抑或是回炉重造再等下一个三年。
: O3 z8 e2 u6 ]* y' R. f# w, I0 I1 ]  A8 f) x7 o+ B/ q$ p
最先上场的浩杰锋芒正劲,20岁正值他实力和状态最为巅峰的时刻,而接受他挑战的老队员则是三年前新晋的卫氏兄弟。理论上,浩杰虽为后备,但是他的实力早已众望所归,真实实力早已经远超大部分正式队员了。1 W5 p- Z, w; p
, N8 [. |7 J3 M- x& k  {3 k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浩杰竟然爆冷陷入了苦战。他被卫咏、卫光架住一顿爆锤。虽然卫氏兄弟已经尽量避开浩杰下腹中央的关元穴以避免直接碾压浩杰的内核,但是对着小腹一顿暴打依然或多或少地对浩杰的内核造成了伤害。一百多拳轰入小腹后,浩杰战甲被打灭。而后浩杰中腹上腹也被无情轰到脊柱,整个腹部从下至上被轰出了三个大坑。1 e2 d% I/ ?% Q& v& N) H/ n
1 t2 t7 y+ ~4 B, N! g. n* t
这是同为H队的铠武第一次看到浩杰被虐得如此狼狈。虽然浩杰也好几次被铠武打到穿肠透腹,但那都是浩杰有意让之,浩杰真实的实力铠武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当所有人以为浩杰即将战败时,浩杰再次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他使用核心过载,并利用更加纯熟的战斗技巧一举攻陷了卫光的防御,把卫光钉在了立柱上,而卫咏更是被虐得交出了元精——卫咏的情况和铠武一样,双核合一,他们的战斗核心和男人内核都位于小腹中极穴一处,只要战斗中被反复轰击这个位置,就特别容易被虐到爆浆。* ~* \3 |3 l) F$ P
+ J# `) s. B- U& e4 T( [  _9 a2 j
浩杰就是通过这一战,成功晋升嘉尔之盾战队的正式战士编组,并且在队内用铁拳扬名立威,彻底确立了其在景氏新生代中战魁的地位。也正是因为浩杰领悟和掌握了内核过载技巧,高层决定选择浩杰作为第五代战甲的后备试用者。
6 {1 G: a6 C: u
0 y/ \. n6 S1 E而后面的比赛就战况冗人了,试炼者与守垒者互有胜负。直到铠武的好兄弟、嘉尔之盾第二小奶狗迪欧上场。迪欧就比较惨了。作为M队队长迪蒙的弟弟,同时又是子铭的H队的后备队员,偏偏抽签遇上了M队中最强最雄壮最喜怒无常的老资格杜克。这个50多岁的壮年大叔如同肌肉怪物一般横肉遒劲——铠武一直都怀疑这货是不是受到了废土核辐射以至于让自己变成了这副绿巨人一般的丑模样,而迪欧还才是19岁的小伙,体型、性格、甚至长相各方面和铠武惊人的相似。但是在肉巨人杜克面前个,就如同一个小人面对着一堵肉山。
' S: X# r% z$ P, M, Q) j' m9 c, o$ c
9 b" @' C; @: F4 {0 {, s铠武觉得迪欧真是倒霉,铠武死也不想碰到这货,要是下腹挨上这货木桩粗大的铁拳,铠武自忖自己估计不出三下,厚实柔软的小腹就可以告穿了。$ j3 x  P3 Z# y$ t  ?
- U5 u; E. x' ^- b5 Q
比赛很快就演变成了一边倒的重虐,这位杜克大叔一点也没有给同为M队的队长迪蒙任何面子,也不会为迪欧的晋升之路留下一点机会,甚至据说杜克把迪蒙队长多年的积怨一股脑儿加倍地倾泻到他的弟弟迪欧身上。杜克一贯奉行拳头大小即正义、拳力凶狠就是真理,他用这木桩大小的重拳一拳一拳倾数暴锤在迪欧的肚脐上。
) T2 p& j, x# ^9 Q% T9 H8 k9 {7 ?# R0 G5 ~2 w
在被疯狂轰击了几十拳后,迪欧的中腹凹陷下了一大片——迪欧这小子显然已经被虐到内伤了。接着杜克把迪欧仰面按在地上,用它可怕的巨拳如同打桩一般蓄力,这拳速倒是下来了,但是拳力更加可怕,这就样一秒一重拳的频率爆打迪欧的肚脐,这拳法分明是M队的裂肠重拳——这裂肠重拳在轰击没有腹肌保护的腹部时,拳锋能够轻易撕裂柔肠,一旦把腹部打陷,就再也难以回复上来。8 l  V. Z6 U' _# ^

( ^5 N7 h0 Y& G% h0 v; I! a迪欧在杜克压倒性的“正义”和“真理”之下,迪欧索性放弃了防御,他的双臂无力地张开在两边,并随着拳头的重击如风吹柳枝般的上下摆动。原本厚实的腹部上块垒凸出的一块块腹肌,也暗淡与深陷了下去。
; k( S9 e; a8 v9 o" f/ U6 v' G$ t3 H% }# X* r8 j& b9 L
杜克拉起迪欧的腰带,把迪欧的身躯吊了起来,而后他粗壮的右腿猛地蹬在迪欧的中腹,迪欧的身躯被高速蹬飞,在撞碎了好几堵墙壁后嵌进了一根石柱上,杜克飞快上前,一把抓起迪欧的腰带,再次狠狠地把迪欧甩到身后的石壁上,“轰”的一声,迪欧的身躯再次撞碎了两堵石墙;杜克双臂捧起迪欧的腰腹,再次把迪欧的身躯狠狠地撞在身后的铁柱子上,在迪欧嵌入铁墙后,对着迪欧的肚脐狠狠地轰上一记裂肠重拳,迪欧“呃”的一声喷出一口胃液,身躯沉沉地下坠到了地上。此时,铁柱上留下了一个杜克的五指分明的拳印。9 p& J# E3 Y) |

* `5 O! q0 N3 C% ?3 k5 a当杜克坐上迪欧身上时,迪欧已经毫无招架之力了,他无力地抬起手臂想要阻止,但是杜克毫不理会,用一连串凶狠的重拳轰进迪欧肚脐给予了回应。
* h) |( z. I* C
$ c! G4 H* c2 U2 y) e4 p. T7 x“呃!!!!”" b0 p: l$ w5 U, ]+ Z
“呃啊!!!!!!”+ Y1 ~$ t- i1 T8 e: \% E8 O$ b
“呃!!!杜!!杜克!!够!!”1 Y) A: `8 n; z
“够!!够了!!哦!!!”6 `( i" D5 B! s6 ^/ {" w
“呃啊!!!!!!!”$ |- x( h% s- c' ^
“我!!我的!!肚脐!!呃!!”) x  n0 F# F9 S" R  B1 m  H/ T" y4 Q
“呃啊!!!!!!”  o1 J- H( L0 T9 `0 q
“噗!!!!!!”. ~6 Z5 w1 m0 G" Y7 J( Q: w( V0 ]
“呃啊!!!!!!”/ q7 |, P% H5 Z3 n+ g
' S) C! n0 R, D' S
杜克在整场比赛中的裂肠拳再也没有打击迪欧的其他任何一个部位,唯独把全部的愤怒和力量一点不剩的倾泻在迪欧的肚脐内。所有的观众都被这种可怕的景象震撼了,全场鸦雀无声,只有杜克越来越刚烈的嘶吼出拳声和迪欧的痛吼声。这种单方面的暴打,换谁都受不了。. D% C' i) Y5 o5 t
! m# `& e" b$ [1 l) ~9 @
铠武看到好兄弟迪欧被虐得断断续续的吼着,都把铠武吼硬了。铠武看到迪欧四肢已经瘫软地张开在两侧,原本厚实的中腹如同海绵一般柔软,杜克的每一拳都深深地轰进迪欧柔软的中腹之中,一股股黄白相间的胃液如同喷泉一样从腹中被杜克用重拳轰出,还有迪欧的浓精也随着重拳一股股轰出。6 q. Y- b8 L: G% W) V0 c
! Q# D/ q9 [. M; A
在肚脐被爆锤百十拳后,场上的侍卫在迪蒙的示意下架走了疯狂的杜克。而此时的迪欧早已被虐晕过去,吐了一地的胃液,中腹被轰出了一个可怕的大洞,而杜克的手臂上则喷满了迪欧浓白的精华。想必迪欧的中腹早就已经被打穿了。' j' H' i: R% O  q

8 e7 {) \* `% j, i9 j& |“这么快就被虐晕了?弱鸡,没意思。”& @7 X1 V0 I. m; D( g8 e% M
3 n2 F; t% Q2 z; F6 B
杜克被拉下台时怏怏的说到。
; R8 u4 a* d5 m" |
& u! b7 X; e5 B1 Y! ^事后,因为迪欧被虐扛击打能力出众,当然也是通过其兄长迪蒙队长的运作,竟然也顺利获得了晋升正式队员的资格,此乃后话。! E: d$ c8 \! i' f' u$ z, A
8 u0 ?! ]$ j0 A* s6 B2 h0 y& N
7 @0 Z! }1 K. M+ ^' V& \; V
……………………………………………………………………  I- \5 d' H: n+ f( \

1 @- Y6 N: t) s4 `0 _. C; I# e. q3 f
9 u" @: k; d, G- q3 W, Y- _1 l! i而铠武和子铭的比赛堪称最无悬念的比赛,毕竟这一师一徒的实力差距太过悬殊,而且子铭在所有的队内比赛中几无败绩——除了他不想赢。唯一的看点就是看子铭队长如何痛虐他的小奶狗爱徒了。+ W0 k( B# c/ [1 X

# R0 ]9 j  ^/ p  P4 _7 @3 Z那年19岁的铠武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拿起这副不起眼的手套后创造的所谓“历史性”的逆转。也是这副手套让铠武在必输的对决中直接晋升。铠武后来才知道谁在背后使坏。
; f7 T3 d  [' s$ r+ q
# h8 `- C! V/ H0 }( b4 l" U在铠武上场前,M队的雷特意跑到铠武身边,递上了一瓶水,还亲热地拍着铠武的肩膀说加油。铠武简直被这种蜜汁热情搞得有点手足无措。而后自己的战斗用的手套也被人调了包——换成了一双不起眼的黑色皮手套。后来铠武才知道,这瓶所谓的水是比赛严禁使用的超级聚能能量液,能够让人的战斗力量得到极大的飙升并让战斗意志进入不可控的癫狂状态——但是对自身的反噬伤害也不可小觑,故此战队直接把这种药物列为禁品。而这个手套则是现在战队内大名鼎鼎的韩忠献王遗宝,破铁如泥的“黑色之触”。
+ N/ y$ Y5 x/ J! R- @1 K. v* }4 i8 c! X2 j
M队的这些人小人们,无非是想通过铠武之手,让子铭队长和铠武都两败俱伤。. x5 Z0 Q, P. K" l2 Y8 u. M: _

  t. O) u3 t* N( z3 s当年25岁的子铭一直想真正了解下这个看似蠢萌蠢萌的徒弟的真正实力,故此他甚至想彻底放飞自我故意让铠武狠狠揍上自己几拳,亲自来尝尝这个爱徒拳头的深浅轻重——毕竟子铭自信自己的耐受能力应对铠武这样的角色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同时也让出个破绽让铠武表现一番,这样肯定有助于这小子晋升正式队员。8 e) }- X1 S  |# X( u

7 L5 H: [; n! X3 i- [3 R; P对决开始前,两人都面对面站在场地中央。两人都是银色的战甲覆体——厚重的护胸覆盖到胸肌下沿,宽阔的肩铠,整块金属打造的护手,精雕细琢的金属腰带以及中央一颗泛着浅蓝光的水晶,巨大有力的腿铠和锋锐的护膝护胫,紧束的紧身皮衣勾勒出腰腹的曲线,这就是子铭和铠武的战甲装束了。两人如同两个银色的装甲战士。
, Y% T3 }" A- C" i( j& Q
( X8 B6 J9 n9 e0 @3 m1 s铠武抬头看了看子铭,铠武1.79的身高在子铭1.83的身高前,似乎足足矮下了一截,同时,铠武的肩背在子铭宽阔的背阔面前也整整小了一圈,这可能不仅仅是身高体型的问题,主要还是在于身体整体维度和实力上的距离,这不禁让铠武更觉得低子铭一头。
4 t" B, g3 ]. f4 a9 k" R/ Z7 v/ }7 y% y  p& i. g+ w. J
但是两人没有战甲覆盖的腹部却是大不相同。铠武82公分的腰腹部显得厚实而宽润,六块圆润的腹肌若隐若现,给人以柔软而温暖的感觉。. c0 u& \9 E, a' V4 E, y
$ J2 x7 h  j# C
如果一拳轰进铠武厚实的没有防备的软腹,一定会凹陷得很深。
+ b8 f2 Z* R! V% Q: m& ]3 A
9 o+ J. _/ ?) v0 {而子铭令人疯狂的75公分的腰围,比H队中任何一个队员——哪怕体脂再低的队员都要紧细,所以从无比宽阔的背阔往腰腹是一条倾斜到让人发狂的曲线。两瓣比铠武脑袋还要大的胸肌下面,是一条深深中缝朝两边散开把子铭的腹肌从上至下分成了对称的八块,185的身高让八块腹肌从容地排列在肚脐的上下,把整个腹部分成了清晰的上中下三个部分。子铭的腹肌在紧身衣的覆盖下依然如鹅卵石般快快分明凸起,显得整个腹部更加细致、坚实和有力。
# O9 ]8 p, l4 G$ R
) |% N( e+ B8 u! }5 f1 Y5 }- d: Q& f子铭这样紧细有力的腹部,虽然比之铠武要细薄了不少,但是就算没有任何防备下,拳头怕是也难以深入腹中的。# D/ H' G& b/ ~* c; o0 T

" _9 e  m5 r8 K' `“谁又能攻陷得了这样坚实有力的腹部呢?”铠武不禁想到。; y! a( ?/ U! ^6 R  O0 V4 P. J

) j3 E# C. {( Z他望着子铭两块爆炸般突出的胸肌高高地凸起,把厚厚的合金胸甲也顶出好大两块,简直如同两座小山包。铠武用拳头敲了敲随着子铭胸肌凸起的大块胸铠,子铭朝他露出无比干净自信的微笑。6 {1 \1 ~. Y- G% [' w# k- ?* O
& k/ H' U6 X4 U& `
铠武瞬间觉得他的子铭队长就是一条小狼狗?
. B& _! C+ L% S" F" \' ? 0 ^: V' O2 _9 ]8 q
铠武下意识地去摸了下子铭紧细的腰腹——这里没有战甲的覆盖,取而代之的是一层紧身的皮衣。子铭的八块腹肌如鹅卵石一般镶嵌在腹部,块块腹肌坚硬弹韧的感觉让铠武羡慕不已。子铭宽阔的胸膛、肩膀到紧细的腰身,这条几乎45度的弧线带来强烈的反差给人无比的视觉震撼。
6 c. H4 W5 N1 V3 p; E ( V. {+ B; G% K$ F5 e
“行了行了,哎,别摸了,哎,停!”
9 T. ~% O2 Q- J* D& p
: k5 q: C2 L2 L( q% I7 C子铭抓住铠武四处乱摸的手,接着说到:
: q7 P# C4 Q$ S! r: @1 ]' u
: q( O- s$ T4 S“你小子皮糙肉厚的,今天做好被虐的准备。”  l1 R+ c7 F& t/ }8 g

7 e' {# X' L) J* U0 i0 X3 g“每次都被队长虐到吐,什么时候能让我虐虐队长啊?”# p* e1 y; `  ?: z0 v0 k/ P

  A* o' @0 r, Z+ Z# n铠武满不在乎的说道。他是真不在乎结果怎么样,这明摆着的差距放在眼前让铠武失去了哪怕去争取一把的念头。一向皮糙肉厚耐揍的铠武只想着不要被队长虐得太惨,如果太惨了,希望子铭下个狠手让他快快虐晕过去,这样好歹也能少受点罪。至于能不能晋升成正式战队队员,其实他根本不在乎。
( h. V; C; ]* c" z) C* y* [/ N0 Q3 C* X0 T* J
子铭指了指自己凸起的沟壑分明的八块腹肌中央微微凹陷的肚脐,自信地说道:+ @0 N% }5 [# E7 L6 z! [

3 h% S+ Q9 i4 S( m+ d) p“虐我?你小子先要有本事打得穿我这里,小奶狗,如何?”# y1 k0 v7 H6 g5 p% ]
2 e* @# ], N- D9 m. C, `. M4 Z1 p' m- }- F
子铭一脸阳光地说道。" ]! E; h% C% _- G
( |& Q9 R, l5 i( `, B7 \
未想到这话今日竟然一语成谶。
# t8 C. `& ^7 w% {/ r
& U+ N1 I& H0 ?  O" R) k- K. I4 i" n2 c% X2 ?! B! s4 T
第二十五章 完
# _. D! o4 }0 y1 F" ~* L 9 H7 j# f; ]( T# p1 C- S

$ L" d: |$ a( P" |! P, W. j, V/ E" ?8 E  M
) D& R; e6 o$ d, z2 T

& T& `4 v( |6 J: f
7 `) ~; \+ W% c8 D- {' H
$ ^. |: Q& r( E0 Z6 s' B8 m; }) f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发表于 2023-11-25 17: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泪目半年了终于等到更新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6 00:2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终于回归了,真的太开心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6 12: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不错,谢谢楼主分享!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6 14:57: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耶,顶顶顶,居然更新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7 01:16: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更新了,好喜欢铠武软软的小腹被贯穿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30 17: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更新了哇 加油加油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3 14: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章 陨星对决(二)

2 I/ p7 Q7 L# R* R0 [
; l  l$ d# k9 Z) ^

& r4 x9 C5 i  r5 W! e" x
$ Y  s4 X  d6 _3 M: @3 R/ t" b+ R% Y" m8 C. d6 E
几下过招以后,子铭感觉今日自己严重低估了铠武的“实力”,他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没想到这小子的爆发力量是如此的刚猛有力,如同换了一人似的。即便铠武的战斗技巧有诸多破绽,但是毕竟攻击力和爆发力完全超乎预期,弥补了技巧和防御的不足,甚至让子铭有点招架不住。- k: T6 s! h6 l  t5 R7 q2 q: V0 F
% z( q# J( N; b: \; C& x4 v
子铭正想着,这时铠武朝着子铭面门袭来,子铭侧身一避,这一拳力量实在是有点过大以至于铠武自己都驾驭不住,已经尽力收住的重拳仍然一下轰在了赛场侧边的铁柱上——一声金属碰撞声后,铁柱上竟然留下了半个拳头深的拳印!
& e6 `  x2 I& B) A/ w. s : w. _7 {' J8 m1 N& u0 ^9 T
“哇!!!!!”; w1 C2 v" k! V$ M2 V

- D8 \! {3 M  u/ ^7 Z6 w1 R赛场边上的一众队员们爆发出了惊呼声,子铭也是被怔住——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能耐了?按说目前一拳能够打陷铁柱的,整个加尔兹之盾中也就寥寥无几,连子铭自己在没祭出重招之前也不可能轻松的一拳入铁!8 P5 c  ^  N# r; ?
! A! ~" O: Z7 e% l
“要是这一拳轰在自己的肚子上,怕是腹肌扛不住几下吧。连续对着肚脐来几拳,弄不好就要喷精认负,那就便宜这小子了。”
2 J  l( E4 @+ N
! E) ^2 y8 T+ C8 i子铭不禁想到。% `( M0 l) e# k3 F( P% r
# Z+ ~# g  p5 R$ R+ B
但不知道为什么,子铭却是很想让自己的腹部被铠武狂轰滥炸一番。即便是被打到吐、打到射都不要停下来。这种酸爽的感觉对于独孤求败的子铭来说亦是久违了。* K" F. r" P5 ~0 e$ z6 Y5 r

  d" K) k# F2 D, D! S十分钟的战斗一直处在相互的攻防之中。但铠武的动作毕竟还是慢了点,技巧也属单一。过招几次,子铭就看透了这小子的斤两和套路。
# f. b& V7 R, |" l$ w0 e: ^, Y( r# Y& U" }9 s; i
铠武自持今天蛮力,想用堂堂正正的重击打开子铭的正面防御,但是水无常势兵无常形,实战千变万化,哪里有这小子想的这么一根筋。况且这力量是有了,但技巧和敏捷度与子铭相比毕竟是相去万里。退一万步讲,就算用堂堂一击打破子铭的防御,这得有多大的劲,至少得是帝国准王一级的力量吧。! T& J& T4 G0 s! `+ W$ ~4 H

1 |1 R; x4 K& D/ v: b- O. i% j子铭决定在控制铠武受伤程度的基础上不再无意义地耗下去了。
" E* H( p# l1 C9 D+ F, D  R: b* r: K2 c
见铠武一击放空,子铭抓住瞬间的破绽便一脚干净利落地拽在铠武的肚子上,铠武“呃”的一声身体正要往后飞去,子铭一手拉住铠武的左臂,猛地把铠武的身体朝自己拉来,提膝重重送上一记膝顶,再顺势赏这小子一个过肩摔,下一秒钟,铠武后背着地,已经仰面砸在了地上,当此铠武腹部朝天挺起来那刻,子铭已然从天而降屈起膝盖狠狠顶入铠武的中腹。
4 Q# f/ c8 k  l" C - b( [4 f. y5 r, B0 g& ~2 b9 f* {
“噗!!!!!!!”
1 k* j5 ]) X: P* p  b; K, Z ' |5 r; T. l, S' k* E
回应子铭这行云流水的一套连击的是铠武喷出的一大口口水,铠武仰面喷在了子铭银色程亮的重铁护胫和腿铠上。
7 a8 y& d& O2 L3 l! `: _ $ ^& Z7 R. K* H
场外的一众人亦是看得眼花缭乱,心说幸好没遇上子铭这个小阎王,专打人吃饭的家伙,希望以后队内比赛也别遇上。2 X, l# |0 `2 A3 ~* D7 a

9 h# L# g# ]# m; W0 M9 l“服么?小奶狗。”" ~! E! z5 ^. q9 m, n$ J  U/ V8 [
7 j% N$ b5 l$ T& ]+ G1 x! L( |
子铭笑道。他伸过手去,示意铠武可以扶着起来。
4 K( ~+ i1 V2 G5 r  O 1 T) E8 m* y4 `3 A9 S6 X( @: h
“不服!!!”3 p/ f' D+ N' ?# E+ @" a
3 u1 [: g3 y' H% \- a
男孩一拳甩掉队长的手,气呼呼地坐了起来,猛地一拳砸在地面上。混泥土地面应声砸出了一个裂坑。这下把铠武自己都吓了一跳。, I: U4 h/ R" M+ F

+ e+ n0 T1 m1 @- @. x. u* D“你小子的拳劲什么时候那么犀利了?嗑药了?”6 }. Q; v% J  ^1 b. o
( C8 H1 h& n" k
“你管不着!”
  D+ o1 u% v5 [0 k/ y4 W6 x  F
7 h3 O6 G& i& q  m0 X; J: _5 L铠武白了子铭一眼,心说下手那么重现在倒是关心起我来了?, s, I! \, L' d

+ \: i- F: C) o! t" j2 |1 f1 l  p3 u说着他开始划动步伐酝酿下一次的进攻了。但是说者无意闻者有心,子铭多少有点猜到铠武着了什么魔了。考虑到这种药物对身体的巨大反噬,子铭想着接下来还真得悠着点以免这小子玩脱,自己万一出手控制不好会特么真正伤到这小子。1 `% I$ U) D$ S4 Y: \  w' S

: @$ x; p8 Z: c0 W; {; t子铭一时的思忖,恍然间铠武的拳头已经拍马赶到了。7 i, e3 F! Z; i2 t+ q+ C
4 w) s* [( Q  [& p
“这小子,一阵风似的,也真是不消停。”子铭心里无奈到。- C9 r% s' `. j. n+ w
$ ~% q# {# A( b
他用手轻松拨开铠武全力以赴轰来的重拳,这一刻他清楚的看到铠武并没有收紧自己的腹肌和下盘——这是年轻队员普遍会存在的破绽,这时候如果照着铠武肚子或者大腿一脚拽下去,估计能解锁铠武的狗爬式跪地的姿势。' h( S' x* i: y( u0 G# s5 }

& K( v) y0 D0 h! ]% y! l但是毕竟师徒之谊在前,而且子铭也确实不想让这个珍贵的苗子打出心理阴影,故子铭在一瞬间由腿化拳,由拳化掌。但就是如此威力大减一掌,按进铠武柔软的中腹,也让铠武小狗腹一阵凹陷和震颤。
+ ^' N3 L5 m  U  A  i& z+ ^
' ^- e0 M4 T& j% F# v: x铠武见一击未成,他急中生智,猛得俯下身子,肩膀顶在子铭的胸前,头贴在子铭腋下,双臂一把抱住子铭的蜂腰,想要直起身来向后给队长来个背摔。这确实是有点出乎子铭的意料,因为这破绽百出的打法简直就是把自己不设防的腹部暴露给对手。子铭亦不含糊,他抬起膝盖猛顶铠武的腹部。  h7 [( b% C5 R3 s8 A: r

  x8 ~- {6 U. l8 ?% b7 c( n一下,两下,三下……4 r% ]+ z! N! _2 Z# n
+ [% c4 d& t5 m  o/ ?7 x
每一次膝顶,铠武的身子被子铭顶得离地,子铭感觉到整块金属打造而成的战甲铁膝顶进铠武的腹中,就像顶进弹性十足的气垫一样。8 K# z: k# F. ]% I+ F

: @4 L: n5 n# J6 ?0 D“嗯……嗯……哦……嗯……唔……”
4 b  e% c0 `4 ~2 W' K3 ^6 P ! N( k3 J9 o, T% E$ l! ~
铠武忍住膝盖顶入上腹的剧痛,牢牢地抓着子铭健壮有力的蜂腰不放手。子铭亦是莫名,铠武这样的迷惑行为意义何在?子铭若是使上五六分力,估计几下之后铠武的上腹就要不幸告穿了。! |2 m3 R4 C! U  `' x9 f' D4 n

0 v7 D- G! H  D8 v子铭在顶到第十次之时,他双拳亦猛得砸在铠武裸露的后背,这一前一后的夹击,让铠武的上腹剧烈一凹,他再次对着队长银光程亮的腿铠喷出了一大口口水。
! f/ k# Q+ a8 @, y& {
1 T4 O0 l+ n* m, @“行了,放手吧,再喷下去,我那新的腿铠,又要被你小子吐成黄色了。”
3 x  [& h7 P) x+ _7 e ; K( g6 N% E/ o. g( X
“队长!来了!!!”+ m: i) }  s  @8 i8 ?0 G! }; l
# K8 i9 p9 j7 P2 C( u$ T
这时子铭才发现铠武半伏着身子,左手顶着自己的后腰一用力,子铭的腹部不禁向前一挺,而铠武右手攥成铁拳呼啸而来。后腰一挺让子铭一时腹肌难以发力。
/ g& C! A  J' ?7 y3 V : i3 m8 l+ Y' N) w
“来不及了,先硬扛这一拳。”子铭想到。  B7 q- N: d2 f! W1 w

8 V2 }5 n8 {6 C: F3 d- m* C但是子铭是真的没有想到铠武的这一拳竟是如此力透肚腹。铠武的重拳像钻探机一样正面攻破子铭中腹的第五第六块腹肌的防御,竟然生生地顶着子铭肚脐陷入深处。! ^2 U( P% ]6 }. J) R4 j( s  [" V

5 n! r0 t( v& t8 C$ k只听子铭“呃”的一声,竟然被一拳就逼出了一声痛吟。1 b! F% {( ]% B9 S  p0 w2 n- x7 ?

) l4 M! U! u) t* r* P. b虽然铠武这一拳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劲了,但是按照剧情他的拳头应该被重重地挡在子铭块垒分明的腹肌壁垒之外才对啊!这也太不正常了啊!同时观众也发出了惊叹声!铠武感觉到场外的一众队员一改之前慵懒无趣的目光,瞬间把注意力聚焦到了他身上。/ N  @, `4 x; s6 ?& t6 I
6 R4 H% ^- Z, i' O
“队长,这……?”( `7 ~4 d: I& l' }' d# q" Y

& G: U4 n9 _' `+ m/ K药效还没完全发挥出来之前,铠武还存有理智,但是带着黑色之触手套的这一拳入腹,拳底子铭腹部柔软的感觉让他也有点懵逼,又有点疯狂——这可是不可战胜的子铭队长啊!希望接下来不要被子铭一顿暴打才好。
5 L; \& p2 o/ o# I
( \$ i* D% g& X: f. G+ ]“你小子真会挑地方虐,知道我的核心在肚脐,还往这里轰!”
: h: `: q+ ?& B% H$ C! g8 k2 ?* d* y0 o/ V4 y
对于子铭身体的构造,作为亦弟亦徒的铠武来说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虽然子铭在出拳上是处处避开铠武下腹的核心处,而铠武这小子一旦要有机会就拿拳脚只往子铭的肚脐轰。这在铠武以往的每次训练中,这小子莫不如此。
! J4 F5 |, G; z5 X0 U
1 z* P' k7 g. u+ x. K, |* J& ]“嘿嘿,不往队长的核心打,怎么能打败队长呀!嘿嘿!”, e) G6 B+ i; J9 `$ X
% o. P% N1 U9 [. ~) D4 e
子铭的核心植入在肚脐神阙穴之中,男人躯体的阳极即为肚脐。因为核心植入的关系,倘若暴虐子铭的肚脐,还真是应了神阙之名,将会击破阳元。而肚脐处于腹部正中,是整个腹肌防御的核心位置,也是腹部最显眼的所在,哪怕核心不在此处,肚脐也是最容易最常见被轰击的位置。
" O  Z* L# o; A: V5 n/ y
) I! e+ {& L  B0 ]在队内的比赛中,子铭一直谨守着武德,他从来不去有意攻击任何一个对手的核心位置,哪怕别人一直试图重击他的肚脐来取胜。在子铭看来,这是胜之不武的,这种低劣的伎俩大可对帝国的敌人放手使用,但是对于自己人未免显得有些不折手段了。因此,子铭的攻击也都避开了铠武的核心,仅把拳头都照着铠武的中腹或者上腹来——铠武的核心位于下腹的中下侧中极穴,离中腹的肚脐还是相对较远的。/ n* S  y3 q- P0 y5 G: {; W3 }/ L

+ o+ M5 C1 H% z) y5 [铠武还在自鸣得意之时,突然只觉一个钢块猛然塞进自己的软腹,他低头看去,子铭粗壮的手臂肌肉块块暴起,充满雄浑力量的铁拳灌进了他的中腹,铠武肚脐周围的四块腹肌随之如同被撕裂一般朝着腹中剧烈凹陷进去。
( A: }0 t$ L# C1 q5 a2 w- T  r5 X5 G, j5 J
“队长……呃……”0 Q6 G/ W4 S% [- U2 ~
! c, `$ P+ U# n! N! H' }' c6 U
铠武被轰出了一声痛吟,腹中顿时翻江倒海。子铭的拳头显然感受到了铠武腹中内脏的突然搏动,知道这小子又被打喷了,吓得即刻往后一跳。, V* k0 M. `1 B7 |  v% D2 `7 _  p

$ R9 z, M$ A. v4 I+ t! i5 m“可别再吐我身上了。”& K5 ?7 W/ D  ~9 K- y3 C
8 G5 z: @: o' U8 F) z9 P% ^
铠武单膝跪了下来,他一手撑住地面,一手捂住腹部,喉结上下翻动,终于忍耐住没有把这口胃液吐出来。
# `+ ^2 k2 w  d6 j$ v% o) o $ [9 \6 l9 X* r6 o: E" q
“可以啊,小奶狗,这一拳下去还没吐?服还是不服?”
9 N* G/ n( f# P( m! ]
  z$ m. q; m3 T0 \  S3 i. t子铭笑道。铠武猛然窜了起来,他左拳砸向子铭的脸颊,子铭赶忙用左掌挡住,而子铭右拳忙不迭向下以格挡铠武砸向侧腹的鞭腿,这一切都在铠武的精心计划之中——子铭的双臂都被支开,他的腹部袒露了出来,而戴着黑色之触的铠武之右拳正等待着这个时机。
4 A! p. A% V# `! b0 p5 }1 f' Y
/ F% \, T. t8 a3 A0 s6 ]“星陨。”4 R5 D3 i$ B+ m6 D1 S2 g& u( d  z: k

( j4 k' {0 P7 H  o0 E: ~铠武默念道。一道如轨道炮一般的耀眼光柱撞向子铭,这无疑是铠武启动的身躯,他的铁拳已经饥渴难耐得要轰进子铭的肚脐碾烂子铭的柔肠了。/ `2 n$ t+ p3 S/ ?4 k8 j# m! i
: V( r+ c4 W  t) Y
“碰!!!!”的一声闷响,是金属深陷进肉体上的声音。时间似乎是被定格了。场下的众人心说这一拳子铭吃下去怕是不会好受。
7 g  y1 \( q( ^# s9 m9 v* D ' ^  q6 b# d3 [2 q( [% J5 [; w
“呃!!!!!!!!!”6 t/ ~0 h8 z9 _( R4 }
8 L8 n0 d7 g  x5 m" {! ~6 x
一声刚烈的吼声——铠武!铠武的拳头还没触碰到子铭,子铭便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冷静地一脚重重地踹在了铠武的肚脐上,接着铠武的身躯高速向后撞去,直到撞碎了几根立柱后才停了下来。子铭这干净利落的一踹,饱含了他大腿的猛蹬和铠武身躯向前的动能,他的金属重靴深深地陷进铠武柔软的腹中,几乎快要把铠武的肚脐一瞬间跺到他的脊柱上了。' L: _& y2 X3 q/ r7 w- r9 @

8 N: U5 H, ]9 S1 \& H. y! j这还不够,在铠武后背撞墙的刹那,子铭早已拍马赶到,依靠身体奔袭而来的冲劲,抡起碗口大小的铁拳照着铠武的肚脐就是重重的一拳!惊人的力量瞬间把铠武肚脐附近的四块腹肌轰进了腹中,子铭的铁拳顿时陷入进铠武中腹的深处。
+ v1 ^4 L& @& { , u( p2 n8 w; k
“呃!!!!!!!!!”
6 T6 t, J, j& c- d$ O4 @! o
1 ^8 n1 f% J1 H; h( P拳头和墙壁狠狠地夹逼了铠武肚脐内的内脏,铠武侧脸在墙上喷出了一口酸水。4 U4 p3 {' s" {  q% Q( k; p- h3 W

) w: I/ O7 Y- s% B) n紧接着,子铭一个上勾拳顶在铠武下颌,把铠武本要滑落的身体再次按着柱子托举起来,下一秒一个抬腿重踢,凸起的金属膝盖重重地轰进铠武的肚脐。
" T* H2 H$ W& P1 C  S , E- u6 D; e- s
“哦!!!!!!”4 O7 X' j7 I) {3 b2 Y
. }  B# x7 A' w: u3 s
子铭一套攻击分秒之间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和刻意的修饰。- G% Y3 a* f( Z) t
) C7 H- [/ M- Z
子铭的大腿往铠武的中腹深处再顶了一顶,软软的,几乎没有再遇到铠武腹肌的抵抗,子铭觉得自己再使出点力怕是要顶到这小子脊柱了。- T9 L/ f3 e% Z( @5 i- u- t! `* C1 w

( O' h, r8 P$ J% d( h“这么快又要打穿了?”& @) K% U- w) {& B
6 h. o& i6 w- X) {8 [
子铭很无奈的想到。
/ `* F0 R, [, g! b& X
  F+ {1 {+ `* V5 p- o( ^子铭的脖子上顿时喷来一股铠武腹中的热气,深陷于铠武腹中的膝关节已经能感觉到铠武柔肠的痉挛搏动了。4 R# c' e3 U. |
; J; k0 c$ l* J$ g
虽然子铭仅仅使上了四成力,但硬吃这一套几乎已经到达了铠武抗击打忍耐力的极限了。这一顶没有把腹部顶穿已是铠武的腹部足够厚实和柔韧之功了。
9 R. {3 Q  b' e  l2 b
4 M3 b3 f7 S/ K3 T1 m这还不够,子铭抓住铠武的脖子,一把来了个背摔,铠武身体如同是受控的玩偶摔了个四脚朝天,接着子铭抬腿用脚后跟猛地跺进铠武没有防备的肚脐。
2 x. p! m: k' ?3 K- T" a , I) r1 q4 i6 n! S" B1 i
“呃!!!!我的……我的肚脐……哦……队长……”1 Y5 \' G) \. o' S* O
% A9 }, m2 T9 \5 M6 T" ?" v
子铭移开脚,一把拉起铠武的胸铠,把铠武拉到身前,看了看铠武的中腹已经凹陷进去,笑着说到:' W1 L& A* `; ]. R3 m( {2 T

8 q2 ?+ q3 b- Q$ C0 E/ n“别忍了,小子,知道你这下伤得不轻,喷吧。”
* U. i7 d, K% b
; x0 D7 W' N" e4 N“噗啊!!!!!!!!!”
: ]4 B- k9 V" z, L; K1 x( @! _* n! a  k 8 N4 a& n0 e3 S2 T
铠武一大股忍耐已久的胃液,终于不甘心地喷了出来。这次子铭不再闪躲,坦然接受了铠武的“纳贡”。铠武大股黄白相间的胃液猛地喷在了子铭的胸铠上,白色粘稠的胃酸、黄色的胆汁、透明的口水一股脑儿的喷了出来,子铭对此并不为意。以往这小子对着他各种吐,他早就被喷习惯了。
) p* A8 l( P! `' K
8 d, j! }3 Z% b3 |5 X( D0 [子铭用手背顶了一顶铠武柔软的肚脐,软绵绵的,轻轻一顶便大半陷了进去。铠武嘴角不禁又呕出一股浓稠的胃液。
! E7 N  l' I0 Q% I3 @0 ]
, s" J5 q- F+ G, A“看你这腹肌,没挨几下就被打得软趴趴的,要是在实战,早就被打穿了。还是要多练。”
) x7 b0 Y, {* w& N1 Y
! X8 Y7 l% P: U' w, v9 d子铭看了眼铠武战甲之下下体部位的皮裤高高顶起,冷不防地顶着自己的腿铠,接着问道,# F! j5 n3 x, _5 ]: h$ N: c. x

7 z6 z- A. \+ x" ^2 e“这么快射了?”: N  w3 ?4 Q2 o% u# G8 z, o
& P9 ]( u2 D% O% `
“嗯……”
1 n/ P) R9 U' c5 }1 X7 x * d/ T" b0 ?# F
此时的铠武,已然有点药效上头了,他舔了舔嘴角的胃液,拳头上青筋已然渐渐暴起。但这一切都覆盖在黑色之触手套和厚厚的护手重铠之下,子铭自然无法清晰知道,连铠武自己都没有觉察到。子铭只是发觉铠武这小子的脸色有点越来越不对劲了,他知道药效可能快要上头了,既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这小子,他得快点结束这场战斗。& L, Z0 W7 C. e4 W* ]( _
! A: B" B$ [2 J
既要控制自己的力量不能重虐铠武,又不能让铠武失控伤到自身,这让子铭有点无法集中注意力。
& k$ g9 A) k7 Y7 o
" d5 t/ p5 k3 |& u% j7 Y4 |想着,子铭准备给铠武已经软化的肚脐再送进几个膝顶,他一定不会再留情了,如果还没有达到目的,他会把铠武再顶到墙上,用真正的陨星铁拳给他最后一击,好让他快点虐晕过去,以结束这场败坏武德且充斥着阴谋的对决。, R. y& `& L) a3 d- }: O
) K# j8 A$ f  H/ z8 t, Z  F
当然子铭一定还会照着铠武的肚脐虐,以避开铠武下腹下方的核心位置。# y5 E# B  U. g  U+ k/ s6 `
8 ]! L# \1 w) N
这一秒,子铭突然感受到了来自中腹之内一阵巨压——明明自己是挺起了腹肌壁垒的。紧接着内脏的挤压感和腹肌撕裂感传来,他感到钢块外物突然碾入了自己的柔肠,并往着自己的腹部深处顶过去。
/ N" p8 O! u' G2 r/ {7 {6 { 7 F+ R5 W' e# W3 Z
子铭被逼出“呃”的一声,低头看到了铠武粗壮得不像话的手臂推动着整个拳头都已经埋进了他的中腹内,子铭肚脐两侧的第五第六块腹肌竟然包裹着铠武的铁拳陷进了自己的腹中。+ }) F, u' i0 W7 l

1 P* C9 [) Q, p: g“这小子,怎么能有这能耐,一拳能打陷我了?”
0 I  ?* p% S1 V8 N
- I- v% A" v5 r* B1 k  _ 顿时,场下也是发出一阵惊叹。# J2 W! E9 K: Q3 A& g6 A1 _0 |
! e* G0 C# O0 t- H# @
“今天子铭队长的腹肌怎么那么容易被打陷?第二次被打陷进去了。”
# t0 s" ]  K( u* [# w6 ~* ~“是不是故意让的,这太假了吧!”% S- O6 B& T2 T( r, b* j# H+ _2 i, C- o
一众队员奇道。
5 u5 d3 r; L5 _1 J% A6 H “要让也不能这样啊!这样晋级属于作弊啊!”! Q$ m. E4 l5 s; W; A+ d! @; |5 D
  H1 A8 `! M! U: M
他们纷纷不满地表示。0 v2 r8 S0 o# Q" N, R: W
( B0 U/ T+ c+ J0 p" p0 W0 N: M
下一秒子铭顿时感到腹内的一阵绞压。他想像以往一样用腹肌把铠武的铁拳顶出自己的腹腔,但是这一拳却是这样的磅礴有力,似乎充满了不可抵御的意志与力量,他竟然有点力不从心。他的肚脐被顶在深处,腹内翻江倒海的感觉传来——这种被重拳碾过柔肠,被虐到打陷腹肌,被虐到喷出胃液,甚至被虐射,这种久违的感觉传来,让他不禁有一点酸爽——这段暂时承平的岁月里,子铭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了。$ n1 }& P  s* ~6 ~: l7 J3 F. K

+ {9 {! F4 U. p( q; `+ r- H9 J铠武还在发力把重拳往子铭的龙骨上推之时,子铭一把推开铠武的身体,缓解了腹部的压力后他双手抓住铠武的两肩,提起膝盖猛地顶向铠武的肚脐。铠武这次不再中招,他双收合掌挡住子铭提起的膝盖,但子铭巨大冲力也让他一时失控,身体竟然仰面倒了下去。5 i# w7 l, b, V, Q$ `( c0 B( v
0 b! C  g% O0 i! Y$ }! G1 F: d
但是铠武猛地抓住子铭的肩铠,硬生生把下盘稳住的子铭也拖下了水,两人面对面地狼狈地倒了下去。但是各怀鬼胎的两人亦不想在地上一上一下相拥,子铭提起的右膝在倒地的瞬间还是重重地陷进了铠武的肚脐,而铠武亦非吃素,子铭俯身压来时,他对着子铭的肚脐顶上一记重拳。9 H2 X0 m3 J# R
" R, }+ q) C6 E: E8 u7 {5 D
“哦……”
8 M( A+ @9 E" g: V
: d  ?7 v/ t/ ]/ k两人同时发出了痛吟,铠武的肚脐被子铭的膝盖狠狠顶在了地上,而子铭身体压在了铠武身上时,而中腹则被铠武的重拳顶了起来。8 x# c& e5 p3 v" ^0 M

7 r: _2 ~: M; ^; b这副狼狈的模样,都不符合他两人的人设,子铭率先站了起来,这时他看到他的腿铠上,原本程亮的银甲已经被铠武射了一股浓白粘稠的浓浆。0 z" S$ u/ K: u% ]" h5 V

) M; X3 b' h# Z2 Y# ~; N# p“这小奶狗太容易射,一个按地膝压,就把这小子整射了?”
: v) F) j# G9 j/ V: \  p
9 p3 s' [! l. N/ U7 D" Y子铭腹诽到。说着见铠武一拳向他面门轰来,他一个俯身顺势给了这条小奶狗一个扫腿让铠武伏倒在地,当铠武刚要俯撑起身体,子铭一记踢腿,金属重靴的脚尖重重顶进铠武的肚脐上并把铠武顶离了地面,铠武“呃”的一声,身体在旋转了720度后刚要仰面落地的瞬间,大量耀眼的强光迸射而出,子铭一记重拳从天而降。
5 c. Z: O( g+ e0 m% F   L; L5 D5 e8 H7 z2 {. S
“陨星决。”1 _/ u- }2 d" I
6 G+ U/ q0 W6 X! M1 R  U& P; f
子铭终于使出了他的真本事。垂直向下的硕大直拳带着刚烈的拳锋,如同裹挟了万钧之力的铁桩一般,这刺眼的力量对着对手毫无保留,毫无妥协。这一反先前子铭软绵无力有所保留的攻击,铁拳裹挟着高速向下的光电和无比暴烈力量,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恐怖的轨迹。场下观众一阵惊呼!' O- k# W: C# `" Z% B3 L/ Z

4 j6 j4 u* Z; p“呃啊!!!!!!!!!!!!!!!”+ V* `% j( [% s6 {
$ s9 }& J: f1 Z; g8 E1 ^
铠武雄烈的痛吟也终于放声吼了出来,子铭这一拳是让这小子真的伤到了。重拳把铠武的身体从空中直接加速砸进了地上,粗壮的手臂把铁拳捣入腹中,把铠武的双腿都被轰得抬了起来,子铭的铁拳碾断铠武中腹内的根根柔肠,直接把铠武的肚脐狠狠地砸在他的脊柱上。大量溢出的力量灌透铠武的腹部,地面顿时爆裂开来。
% L: F) k8 Y$ l$ E3 J. L, U0 R; M0 t) @" v4 Z
铠武战甲腰带的中央水晶从淡蓝色直接一跃变成了浅红色——战甲已经检测到铠武已经严重内伤了。. z- s9 M" K. ^* j

5 s6 h6 r, W3 c- ~“队……队长……爽……”  b  c0 y( q4 {- w3 ~9 Q
- W' ]* x$ Q0 E5 f5 b& k
铠武说完后,双手和双腿无力地倒伏了下去,头也无力地歪到了一边,身体瞬间松了下去——铠武被虐晕了。1 q! v& _# J+ `
8 O1 r2 G8 y% R; k8 Q; G* W( a& Y$ u' I& e
大量的光能还在铠武的肚脐周围左凸右撞,铠武侧脸触碰到地面上,嘴角又喷出了一大口淡黄色粘稠的胃液,而包裹着下体的紧身皮裤已经饱起并一鼓一鼓,怕是里面已经射得一塌糊涂了。) `# @7 d& L8 N) B- W
* b4 o' F3 Q8 E7 I9 a
子铭又顶了顶他的拳头,他半个粗壮的手臂已经插进了铠武的腹中,感受到拳头、手腕乃至小臂的周身都被铠武撕裂的腹肌和碾烂的柔肠包裹着。他确认自己的拳头已经顶在铠武的脊柱和身下的地面了,已无法再深入一分一毫了,这才拔出拳头直起身子。他望了眼给铠武中腹留下的一个黑黑的大坑,自言自语道:
9 t" W2 e1 a! ~- u , v' r0 @8 ^* u4 u0 {' S
“吃下这一拳,能让这小子射上一个小时了。”
2 y' n3 `, B3 [$ m9 \
% o& F9 F, }% o- h, Q子铭转身,示意场下的队医上台来拖走铠武。他忽然看到场下的一众队员们惊讶无比的表情。) v# ]* V6 o  ?& H
. H. _: H6 T) K# v

2 h" h- X5 X/ k0 W1 B1 L8 M$ n- j
0 b. H  @6 C5 ]& b6 g8 C3 [0 P! q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3 18: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子铭这是要被狠虐了吗?

点评

哈哈 是的是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12-3 22:25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3 22: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空之城 发表于 2023-12-3 18:40: _& U- ?( v' U# d
子铭这是要被狠虐了吗?

" G6 p/ W7 ~5 d, A哈哈 是的是的~~~~~9 h  Z7 M/ e* H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4-2-22 11:59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