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楼主: 100ypeels
收起左侧

[连载中] 《沧流破军》(重置版,至第20章)0827更新!作者100ypeels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14 20: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前来支持大神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5 10: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yysy 肚脐其实跟肠腔不相通 不会直接虐出肠液 更不会吐血 (不过也不大影响观感)

点评

是不通的 同时 从肠反向到胃也很难因为幽门的存在 理论上打肚脐位置也不要吐 当然这没有考虑肠向上挤压胃部 总之设定看过就行了 图个爽 探究合理性的话 emmmmm……就爽不了不是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6-15 21:43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5 16:45: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nE。 于 2021-6-15 16:53 编辑 # x: D2 W9 D. M7 h. s4 y

* s7 b. f3 x+ H0 V  J确实和楼上说的一样,打肚脐不会有肠液出来,但是如果肚脐一直被大力扣捅的话,肚脐里还是会有液体渗出来的,虽然不是肠液,但看文嘛,怎么爽怎么来就好了(不过还是想看当初十一二章的时候,燕铭肚脐被藤蔓捅出液体那样的情节,想看更多人物肚脐被各种物体扣捅,毕竟肚脐里没有肌肉,算是腹肌上一个很明显的弱点了,用手指大力扣捅肚脐都能造成不小的伤害)

点评

是的 其实我对这个桥段无感了。。反而好多人喜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6-15 21:45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15 21: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00ypeels 于 2021-6-15 21:44 编辑
5 @& Y! Z4 ~. ], d. @* p
gp1997 发表于 2021-6-15 10:18
! i* f( E: H  r; S( ]yysy 肚脐其实跟肠腔不相通 不会直接虐出肠液 更不会吐血 (不过也不大影响观感) ...

2 v5 p3 \/ Q9 w2 Y% ]2 R; F) u是不通的 同时 从肠反向到胃也很难因为幽门的存在 所以理论上打肚脐位置也不会吐 当然这没有考虑肠向上挤压胃部导致吐了8 B* O0 {5 B# h% q# s4 b& X- b
总之设定看过就行了 图个爽 探究合理性的话 emmmmm……就爽不了 不是吗. N6 g% r5 L2 L( _5 Q  u0 s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15 21: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00ypeels 于 2021-6-15 22:07 编辑 ( A) t& J! C0 m3 ]+ J" V/ N
0nE。 发表于 2021-6-15 16:45
$ U; W' c5 u- D8 L5 X确实和楼上说的一样,打肚脐不会有肠液出来,但是如果肚脐一直被大力扣捅的话,肚脐里还是会有液体渗出来的 ...
, O" _( N! ]1 y6 a
是的 其实我对这个桥段无感了。。反而不少小伙伴喜欢。,。。
+ _( B5 e9 Y1 t& F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7 13: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哈哈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18 23: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6 `6 q" ^' Q  w! O# R. E& c; n4 \5 n
第四章 遥远的梦迹
9 A" a; T1 T9 @8 l7 {, s1 l
6 _; M* G: a7 j7 L5 l. w; W  X+ z
7 O: q- y4 b/ s
% e1 N3 O- n* b4 l; i

0 Y: h' U! }2 g" r/ ]* y9 g2 v
0 u; @. U9 t+ U  m苍鹰。. `3 U8 P2 f8 r1 `; Q9 ~

' }& \1 o: A1 N6 o: y3 H' W! A; y那翱翔在阴涩天穹下的苍鹰。/ e$ l$ k8 |/ w+ ~4 u  X
2 m) d3 i6 L/ w' [/ I, J( F  i' n' _
那击破长空的双翼如同一往无前的决绝,那坚毅的眼神,象征着超越生死、矢志不渝的忠贞。那只苍鹰展翅的形象,也镌刻在那年19岁的韩子铭御前侍卫的战袍上。  {7 R! M) k% f" h

0 A; A, U% u7 }' j/ ^/ V即便在昏迷之中,韩子铭脑海中仍能清晰的浮现出那年决战时刻天穹之下的那个孤寂苍凉的场景。
" p6 O4 Q3 j6 _5 k( ~6 B人类大军横陈于金城之下,他们已经退无可退,身后,就是最后的家园。( F4 E: m- h9 |3 r' f9 c
远处烟尘滚滚,似乎昭示着一个未知的劫难,一场末世的浩劫。在这场必败无疑的决战中,他们甚至不知道敌人究竟有多少——“人”。7 P* y/ F' h: d& R% \& A

0 Y# r% h2 p8 G( _末世的皇帝自将中军。数万重步兵身着厚达五公分钢板重甲,手持一人高的钢盾,列阵簇拥在御侧。左右五里之外,各分布着千人的突骑兵作为侧翼。
" r( _5 |$ N! k! k机械大军缓缓而至。由忙无际涯的人形重枪机械为主力,后面行进着一排排如巨象一般的四轮轰击机械人。而真正的智慧机械生物,却隐藏在庞大的队伍最后方的群山之中。谁也看不清他们的真正面容,或者,他们根本就不存在容颜。7 b1 \, c  C3 p! r

" n  }4 `: c5 i: M2 m. R帝国黑色的大军从容不迫地缓缓前进。数不清的机械带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逼近前方人类防线,大地都为之颤抖。他们如同无边无际的黑云一般沉沉的压向人类那柔软的防线,以及防线背后高耸入云的金州城。
. D, u5 w7 \- u3 r
+ {; m! d% L8 t5 s2 `1 I% j那种来自机械铿锵有力的前进步调,仿佛是一张巨大无边的黑幕,压迫着每一个将士的心脏。缓缓而来的军团,似乎是一个慢慢的从天而降的审判,将毫不留情地坠落在还苟活于大地之上的每一个人类身上。
$ V0 Z; K' e2 h( g. A4 C; _# J& P0 }: Q
. `+ M; ^, t* L
“天穹之仓皇,! A2 S6 t4 G4 h! C
   万物之昧莽。
   暗幕如卷席,
" [7 M* \' j+ {1 S9 J6 q1 w   故园皆毁亡。- a8 H! {: G* d  ?( `
2 v: n" k: ?( w. q2 y
   ……
% r, K/ T- g3 Y  T9 i1 T& F2 w; Z/ Y% v! v
   万灵如草芥6 ]3 m9 q2 m6 V) N1 P% e+ H
   天地已洪荒。
# y  T+ N6 a& f" X! p# u   旧梦飘所在,
6 `, k: j& t/ q0 O   何日返故乡?
7 ^# d" ?6 W! I    ……”
: l; \: U6 D; a' d" f7 Z
; A- W( q; k5 K5 }; h
0 n# R: n; o5 U) A. _" `/ n9 M. w皇帝深深地望了一眼身后的家园。他深沉而疲倦的脸庞下是佝偻萎靡的身躯,紧紧围绕他周围的,是历经生死硕果仅存的二十余名御前侍卫。这些年轻的战士,是人类最后国力的一部分。他知道,也许他已经没有明天,也许金州没有明天,但只要他们还活着,甚至是卑劣地活着,人类就还有希望。
3 J( t; J6 F1 h& [& _
- |% P, V% X4 x% {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但只要还有希望。但对于他们来说,希望又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东西。) B$ R& Z  K% k% W

: D) `1 ^, G% \8 N' h. [6 E“今天,我们……”他轻声说道。2 q2 c# }4 E; S" Q5 M$ t; z: Z) l

7 N; U4 U' ^9 I8 H“唯胜可归!!!”一名年轻的御前侍卫说道。
1 d4 r  }! G1 J3 f3 ?
, }+ d: g/ u* Q9 d“唯胜可归?”8 q; t% t: t0 O) G1 F1 [
/ Q% V! U. H* _0 V: b& m* E4 Q9 P
皇帝慢慢的品着这句话,一时间,他的眼神迷离了,他似乎已经一步步走在了归途上,面对着他永恒的终结。" ~: ~4 e0 K7 H4 M9 p- U

5 \; |3 ]- F1 Q( k. H“唯胜可归!!!唯胜可归!!!”
% x, l) x3 l4 A$ I+ e6 x+ O( ]. o! O" x5 ^- q' ?
突然大军中爆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呼喊声。
& R8 @  K, s% g9 z
4 M9 S. n) j* p2 ]; h+ K这数万人突如其来的壮怀豪情,把笼罩天空的氤氲之气都为之消散。久违的一屡淡淡的阳光,如一层薄薄的柔纱,抚在金州高耸的城墙上。这种一百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温馨暖人的色调,像是为战场拂去了一丝悲凉。
. r; o$ ?) U9 {& c
9 Q1 P+ I. L. |6 D
2 `- f( `  i- l6 B( I5 i7 K8 A% j. A1 V% n  g
子铭清晰的知道皇帝陛下的对战意图:利用中军重步兵结阵坚守阵地,尽力顶住敌军冲击。用重步兵强大的防御力拖住敌军的攻势,左军右军突骑兵在敌人冲击中军力竭之时,包抄至敌军后部,以穿插切割之能事,冲乱敌军阵型。事成之后,三军齐出,一举歼灭之。
! P0 q: W% T7 a. J  b9 R9 E( L
6 o, R) L  }/ D% K3 z7 y修复台上输液器的速度陡然加快,静静躺在战损修复室的子铭的血脉忽然喷张。
* M7 j" s3 K5 C7 c( e# V! ^
3 V  \  ]- `- w帝国呜咽低沉的号角再远方响了起来,如同氤氲中怪物低沉恐怖的嘶吼。
) {. J& M2 y0 t* @. ]- a2 @
; f/ W/ L( {5 V- v5 f- U! E; G子铭最后望了一眼阴霾的天空,那盘旋的苍鹰应该已经飞到天际了吧?- }) A% `, {& Z9 U2 A) N; [

2 }2 m; P% J/ p! q5 t1 q* o9 O5 G. P: \: R7 d; q9 H

/ T# x3 \% i2 D7 k" }! q+ J) F$ G8 `3 z0 G
  U2 _! n( d7 ]
  H- d; X9 }5 X2 Q

; k2 @4 `  ^2 `帝国军团如同黑色的洪流以不可阻挡之势冲向了人类中军孤零零的阵线。人类第一道重步兵结成的防线如同一张薄纸一般被钢铁狂潮轻易的撕裂。

/ e7 p4 K' p% `+ m# d" V7 m
6 c9 t$ R* J* O* U& w+ e) D
接着漫天的轰击炮球形炮弹撕裂空气呼啸而来。阵型中钢盾整齐划一的齐齐举起,但仍有不少步兵纷纷中弹。  \4 J  G6 \3 p2 a: t: P( Z

# P3 u# K9 r; d! q6 Z一声惨叫,子铭身边一名侍卫被轰击球弹正中躯体,年轻的战士整个身体被顶成V字形冲出几百米之远。接着,惨叫声四处传来,四周不停有侍卫中弹被抛开。但皇帝及其周围的御前侍卫们不动如山,依然如雕像一般静静地伫立在此地,注视着前方中军的战线。仿佛漫天的飞弹和倒下的袍泽都与他们完全无关一样。
5 R# T% k& H: C7 l$ [% I: J# D) C" o# Z! A3 z5 l
前方,在无数钢矛机械人的冲击下,人类的第二道防线也被逐渐冲散。但大量的机械人冲进人类狭窄的防线之中,也限制了他们的运动与施展范围。前方的机械人与重步兵短兵相接,而后面的机械人却还挤在战阵后方自相践踏无法突前,整个战场居然短暂的陷入了诡异的胶着之中。
, i8 Q9 b$ C9 }/ u- I7 I2 N' I2 N
# D& l0 W; K8 h+ t+ \5 k这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抓住这个破绽,或许整个战局还有一丝希望!人类排山倒海般的喊声猛然间从四面响起,使得机械人的攻势为之一滞。而后,原来卷缩在阵线中的中军重步兵们全部丢掉钢盾,呐喊着漫山遍野的冲出了战壕,向机械军团发起了反冲锋——不仅只有最狂热的教徒才会有如飞蛾扑火一般的执着和疯狂。而两翼的突骑兵如同神兵天降,如两把尖刀一般插入敌军侧翼,敌军阵型瞬间陷入混乱。
  f/ I% o8 N/ \' B8 D3 I  Z6 @3 W: w4 u' }$ H, G
四处都是的战歌,一场久盼的大胜就要来临。胜利的天平,似乎慢慢的倒向人类。一个世纪以来的败绩,一个世纪以来的屈辱,即将要在今天一扫而光。子铭顿时血脉喷张,握着佩剑的右手紧紧攥着,青筋暴起。5 C" P* F3 ~9 z. S! U2 @

' P$ w& U* f  x* C突然,战场四周地面伸出了数十根无比巨大的触角,地面爆裂后强大的冲力瞬间掀翻了胶着在此地的人类与机械。百米长数米粗的触角猛地横亘在地上,而后用以伸出地为圆心横扫战场。无论人类还是机器,在这毁灭之力的扫荡下,被冲得荡然不存。
. R. h! @0 E9 G: z1 N
- h$ l! y/ C3 Z! B4 Z% u“难道这个就是隐藏在后的机械生物?”/ t3 o# j' C5 d3 n
“不,不可能,这些还仅仅是他们操纵的工具,他们还没有露出真面目。”
% P! M+ p6 g  q) j: P. p  _“胜利?失败?撤退?后路已经被切断,我们已是孤军,帝国不惜用几十万军团做诱饵?”7 l0 y0 m2 n) z2 L& ~) k
“好在……好在手上还有最后的筹码……”$ I$ f" ]$ r, q0 R& H

# M* U) E3 s+ A皇帝在一瞬间心思百转千回。就算局势突然失控,在下一秒佝偻的皇帝脸上即恢复了一个王者的沉静。+ h# F+ w1 N3 D$ x, i- B
此时,双方的战场已经彻底陷入混乱,无论人类还是机械都在争相逃命,而巨大的触手如魔鬼一般吞噬着人命。
2 \2 S9 Y; f- X* {0 B8 p* o0 O
  J% ?8 {% X2 e' E8 T. ~! e! S/ b“子铭。”8 k7 A  K8 T8 H, [& z1 ?( A/ q
3 H5 _% g% o" A0 U8 \2 W
“陛下。”侍卫在侧的子铭应声单膝跪倒在皇帝膝前。子铭清楚的知道,为种族效死的时刻到了。
& @) N; \8 E" Q9 h( I+ G- M, Y5 r# x
“你即刻回城。”# H- {5 E: _7 F3 j

% I" J9 \  Y3 C; e9 v) B6 @; e子铭错愕的抬起头,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接到了这样一个出乎意料的命令,但是皇帝依然一脸的古井不波。* ?1 a. [( n5 A+ T3 Q  d
; I' M( T* a8 W  Q3 [. O
“子铭愿随陛下死战到底!”( d: P+ R* O2 t5 a$ q) F# ]1 u% L

/ V2 U; R, p9 ]8 \( X( K8 }2 K5 j“闭嘴。你去传我军令,令首都守军立即弃城撤离,退往加尔兹之地。令后方所有要塞军队倾巢出动,放弃基地,全部接应军民撤退。”/ n: N. q& p; }' p
& l8 Y' Z( a0 Z- J7 X( f
皇帝的口谕如同群山一般威压,透露着不可置疑的威严。而句句军令却惊得子铭几乎说不出话来。其实所谓的军令根本不需要拨人跑腿传递,皇帝只是想找个理由让子铭撤离战场罢了。子铭此刻单膝跪在地上,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9 ^. \, Q; _8 I6 ^" \4 y5 x, B  {  X: D# M  t  z
皇帝迟疑了很久,放佛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说道:, p0 u7 s1 ~6 K5 A% f* D. K
, y  i* b7 N9 j
“我们……败了……”$ G5 a. a! {4 s

/ ]: j5 p9 |, d) z0 Q7 S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柔和了,那种柔和里交织着希望、眷恋、无奈与不甘,仿佛一下就能把人的感情全部倾泻而出。而所有的人,在这种最后的目光之下,都显得浅薄而又渺小。对于一个视荣耀为生命的战士来说,最大的勇气并不是快意慷慨的赴死,而是卑贱忍辱的偷生。- T0 l5 r# {0 Z0 ~1 o2 S+ Z; A
& O# C) i* I$ X
“你走吧。”: k+ o) C: h7 [. X: X; z

; g+ g2 S& T# [7 E3 A# Z( R* ^
4 m3 @% s! h$ z- r' Y  T' H在加尔兹的战损修复台上,昏迷中的子铭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仿佛他又重新回到了那场天倾之难中。而此时,M分队的队长迪蒙正静静地站在子铭的身边。这次行动中,子铭重伤被施救,铠武竟完整归来,而他的弟弟迪欧却至今不知所踪。迪欧的取向,或许只有这个战损的人知道。0 ], {! h3 W' a( c, d

. i. L: z) ^4 O) K" N0 q+ D当子铭离开战场时,战场里触手切割金属的尖啸声,人群的惨叫声,机械解体爆炸声,扑天而起。前方的金州城已经火光冲天,机器人军团已经捷足先登,开始大规模的屠城。传说中,机器人将人类尸体中的大脑切割并植入进智慧机器人的中央核心中,作为运算与感知的补充。而机器人世界如此壮大,绝对与这个残忍的过程密不可分。
' z6 l5 |6 A. z$ }
! B7 i) Y" C, G到底是机器占据了人类,抑或是人类重生于机器之中。关于这个命题,几个世纪来都没有答案。或者这本身就是一个相互作用的过程。从另一个角度说,也许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之中的拐点,人类并没有灭亡,而是在另一个驱壳中得以重生?只是这种意义上的“重生”彻底改变的原有世界的运行法则,让这种改变变得过于血腥与惨烈。
) k2 k( z) r4 S+ O) {5 I& c3 V, T2 |5 w; i
不知这是否是造物主未卜先知的必然,还是冲破命运藩篱后的蜕变?
' Q+ P2 g, o5 v! f
6 C0 `# j# E2 t" G4 D: j) F0 p: o7 G3 ?* j) w
) @' Q' U9 ?6 i1 P
. ], ]6 m* u% a+ H
“子铭,我会在城里等你凯旋。如果,如果……我又能走到哪里?我哪里都不会去,子铭,我就在这里等你。”. A( m6 \) E% ]. y* `# I

: G: V3 b2 u, K) u“丽娅……”
/ ?! O; k, r" [5 R, e2 ?
( z& h, j* j# o* Y) P
: V6 K2 |% I2 S3 K$ M1 v
) o9 J0 T# S5 Q: ?; `/ r子铭望着金州的方向,毅然调转坐骑,身怀着重重的使命,他向着第一个要塞的方向飞奔而去。他的身后,城门上巨大的燃烧的鹰翼旗缓缓地倒下。" Q% W- Z$ [; Z5 @. \# d1 l% P

: w3 w: D7 s! I# B& F“苍鹰啊,你是否听见我的呼唤?”
5 A1 B4 H8 ?' ^& j6 d0 x+ z; w% J: q
天空无言。
5 t6 ~, [1 P4 p; _
2 o7 P! {$ o. }$ c" Z5 \, S' O
子铭仰天,他第一次流下了男儿泪。. d- c% ?2 }) d! @' X/ e2 ?3 {
% F7 v$ P# R% ~* d$ i( c. [7 \
秋风卷起了金州的残叶,似乎正在述说这个故事注定悲壮的尾章。- r* H4 R1 k9 U
6 y& P0 P8 |  q7 y( a

* c2 j! ?" d. J/ y# p& Y& [
% O. I% J# f6 M) ~
4 C; N) u7 \# {& k9 E…………6 S# j7 K/ j2 R4 C& C* v
! _' y: v# n4 z
5 j2 D$ X( A7 g0 n% b8 |
& O0 \" T5 d0 J1 G; ?& ~& t7 I5 D6 J
+ \5 b0 ]$ w. R% F4 R

( ]( r7 A2 o4 M2 ~35岁的迪蒙,加尔兹之盾M分队的队长,性格内敛,沉默阴贽。至于他弟弟迪欧的失踪,他一点都不怪子铭。他知道战场无情,他们中的每一个人终有一天会终结在哪个无人所致的角落。但他只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3 A( K3 l7 E- L7 A5 Q& |

* C  Y% H  C; Y' `1 K当子铭醒来的时候,发现迪蒙正站在他的身边。忽然想到迪欧的状况,子铭猛得起身,却忽然腹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瞬间又把他拉回了修复台上。1 \( x3 C! W2 e+ V; s# m
0 ^  C& d- ?' i7 c
迪蒙张开健壮的双臂,粗大的双掌张开一把捧住子铭腋下,手臂一使力,猛地将子铭从床上凌空捧了起来。而后迪蒙左手手掌张开按住子铭耸起的胸膛,猛地把子铭整个人都按在了水泥墙上。% ]1 y; H$ `  m) @: j
* w( \  t4 J( ^
“韩子铭,我问你,我弟弟迪欧在哪里?”1 y' h  V. Y) j' J" T3 f  w
0 I" |/ u# V- x/ @8 H, G4 M: |) O
“迪蒙,迪欧被帝国带走了,我力战不敌。”0 a/ ?2 ]* K4 H: K: f! Y

) U1 x! Z( G- f; p) Z7 g' q迪蒙听到子铭的回答,他左手疯狂地牢牢地按住子铭饱满的胸膛,似乎要把手指都陷进子铭的胸肌之中。而他的右手——号称拥有战队最强右直拳,早已是青筋暴起。
* e% N6 a2 n% P8 g
6 g) Z* h0 N' z& o“韩子铭,你不是很强么?不是号称可以以一敌十吗?什么叫不敌?”
  A6 p# A. h8 `! a: z& m( j0 ~% O4 q' _" a) f; s' r
迪蒙颤抖着,他遒劲硕大的肌肉在粗壮的手臂上暴开,棱角分明的右拳蓄满了仇恨的力量,就像一枚要发射的重磅导弹一般直直地锁定着子铭的腹部。这个重创的腹部,虽然八块腹肌已经恢复到块块凸起,但是腹肌淡淡柔和的曲线而不是先前遒劲突起的状态,表明了它们依然还不堪一击。6 ~) S' S7 v4 I7 B

! m) R9 a7 d' B% X说着,迪蒙快如电光的铁拳猛然砸在子铭的肚脐上。子铭柔软的中腹瞬间毫无抵抗的凹陷了进去。
( D. V) y# S8 K
: n3 D' {- H5 t0 \) n$ @/ g+ I) h/ P“呃!!!!!!!”1 q2 r; n2 x8 d* V2 m4 j

& y  m# c% H; M' z, v% j子铭的身躯被牢牢地按在墙上,他完全的放松了腹部的防御,坦然的接受了这铁拳和墙壁对他腹部的夹击。
1 T, Y$ I) q  Y7 I  r9 l! C, T* N0 K' @# s
迪蒙没有想到子铭的腹部触感如此柔软,他的拳头竟然完全埋入到子铭的腹中,手指上凹凸有致的关节深深地陷在子铭的中腹里,挤压着子铭受伤的内脏,感受着内脏的跳动与痉挛。那种子铭腹中特有的柔软触感,几乎让迪蒙有点欲罢不能,如果发力再往里顶进去,应该能触碰到子铭的龙骨了,这是迪蒙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地方。
1 N, ~( }" c; Z) g' A! v6 Y  ~
% i; v3 b$ E: h, `4 S, E“为什么不用腹肌抵抗?”  g6 i7 S$ p$ r" j8 L
% r6 G0 L: E" j! ]( o/ }
子铭吃力地笑了笑,说道:“迪欧的事……你揍我吧,我不抵抗。”' O7 v) n2 H3 w/ w5 W) z
5 n  M# Z# [1 V" q! M
现在的子铭,就是一个天然的完美人肉沙包。要打穿韩子铭的腹部,对于迪蒙来说就是分分钟的事。他做梦也想用自己的拳头顶穿子铭的铁腹。- ?) W6 C) y( Q) ]5 X- w7 q

: t9 m' Q7 Q; k9 \) ?; f“哼,你不抵抗?你受得住吗?”
7 t4 s. F& r1 l/ E# |9 j/ a
8 N/ u  L& v: O! A: \4 s5 s9 \说着,迪蒙又是一记可以打穿20公分砖墙的铁拳轰然而至,依然不偏不倚地轰在子铭的肚脐上。: ]' F+ q9 ]- W7 W/ j( h  X

" P6 L$ f7 A" ~“呃!!!!!!!!”" F. O! k2 k' ?; W, ?! Y9 _

$ {) T  i( Q6 r* T拳头、手腕都彻底陷进了子铭腹中,迪蒙的拳底感觉到子铭腹中一片柔软。子铭的伤痕累累中腹再次重伤。剧烈的疼痛让子铭眉峰紧紧皱了起来,浑身躺下了油滑的汗水。肚脐深深地陷入腹中,让子铭腹中翻江倒海,但男子汉的忍耐力让他生生的忍住了吐意。- z/ J& L: u8 z1 f- _8 x* z5 v

- b6 Z9 I4 I9 ~, I7 T  _& r# i  I“韩子铭,你以为你很男人?”. R0 @; y( \' |+ Z! v. n6 v: w0 T
* B+ j, V* g: w3 U) e
“迪蒙,呃,你有种,就打穿我!”" T4 W  U3 v5 l! P% n+ w  w
  r% g0 f) B! o+ P( @/ X$ l* W  A
子铭因为体脂极低,并不属于身体特别厚实的类型,他的肚子仅有二十公分厚,比起铠武充满肉感的身躯要略显单薄几分。源于他腹肌的坚实精装,使得子铭的腹部几乎从来不被攻陷。但是一旦肚子失去腹肌的防御变得柔软以后,这个薄薄的肚子要比铠武的腹部容易捣穿得多。
# B% N$ J" j8 J! h+ \8 l1 k
& I/ j  b& G4 L5 D/ T3 Q“打穿你?现在的你,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但有屁用?打死你就可以换来我弟弟吗?”
  P, ~6 q2 n: S' {2 H9 w& W3 r- }3 ?1 U! Y  T$ n4 X5 J! M
说着,迪蒙旋转着将铁拳狠狠地顶入子铭中腹的深处。子铭重伤后柔软的腹部哪里能顶得住迪蒙的铁拳。迪蒙手臂上的肌肉爆裂般地膨胀着,推动着拳头陷入子铭腹部越来越深……
0 o% Y# m; q% C$ q3 a
- l- k6 W- \% r8 r9 u十公分……十五公分……迪蒙几乎把半个小臂全部塞进了子铭中腹之内,他能感觉到子铭腹中柔软的抵抗越来越强烈。5 V+ P* H' f9 s& P+ E) T
, _# y$ \+ T: m; a$ J8 R
“呃!!!!”; ]) U5 w7 _  H7 ~. I) z* _- p
“哦!!!!!”( n6 l8 L& R* o( b/ a
“呃!!!!!”
7 {0 ~, b" W( L" P& M" f; t" f. H6 M% b4 x6 U
随着铁拳旋转着深入,子铭的柔肠被铁拳一根根地搅断,他忍不住痛吟着,等待着迪蒙的拳头深入并触碰到他后背的那一刻。
0 N. P# b9 O; |- s, X# U" j& w2 Z5 {; W+ ?6 w3 \
但是迪蒙却并不急着,他推动着慢慢地一点一点的深入,一点一点越来越有力的碾压着子铭的腹肌和内脏,这种腹中被持续碾压的痛苦成倍的放大了。子铭紧皱着双眉,咬牙坚持着,全身油汗爆出,汗水从头发、下颌、手臂上滴滴而下。
% i  s* F! m2 g& b* V' L; ]; u: G1 T" x
5分钟……
' ?! r9 l/ |" D  w& U10分钟……
" E3 J% X7 y2 s6 b% n$ w' H, j15分钟……
0 _) y5 w2 w/ v0 K2 e
) a" \+ R! @$ P: F7 \  Q( Q20分钟后,迪蒙终于把子铭的腹部顶到了一个极限深度,任凭迪蒙粗壮的手臂如何施加推力,他的拳头在子铭腹中无法再深入一分一毫了。那是他平生第一次用拳头探入子铭的腹部如此之深,那一刻,迪蒙感觉到了子铭神阙穴中那个坚硬的凸起,那是子铭的核心——这是迪蒙第一次亲手触碰到了子铭的核,这个东西也是迪蒙一直想要轰碎的东西,不知道为何,他完全没有这个动机,只是单纯得想轰碎它,这像是他命中宿命的克星一般。! |, j/ f7 i$ [! ^. t" D1 c3 G
) A+ O; ~6 ?1 _" |+ {( `2 Q! E
“迪蒙,呃,我的核,呃啊!”& H/ ^9 S8 e5 ]4 F
3 A1 y1 u9 C% w& Q
“是个男人。”0 I* p/ J/ ]3 c( t# J, b
( @4 O0 O, O/ d/ m) H
子铭闻言,笑了一笑,一股淡黄色的胃液终于从他的嘴角涌了出来,子铭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双臂也无力的垂了下来。这力透肚腹的一拳,将他这几天略微有点恢复的腹部再次顶成内伤。迪蒙左手托起子铭的下巴,子铭嘴角躺下的口水、胃液把迪蒙的手掌粘得黄白一片。迪蒙轻蔑地看着苦苦忍痛着的子铭,如同在欣赏自己精心打磨的一件了不起的艺术品。/ F$ M" m# {1 e5 a3 O
  o  {6 S- ^  H3 p5 L
“哼,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吗,韩子铭队长?”9 X( ]% Y- P! M- D
( x, n# ~( Y9 A1 p) q' T4 a
迪蒙松开顶在子铭深腹中的重拳,子铭的身体沿着墙壁慢慢划下了下去。
* U9 ~2 N9 P) E! U. }2 S- f+ p8 q5 q: e1 f, F) v1 ]
在子铭即将触碰到地面的那一刻,突然迪蒙的右拳爆发出惊人的能量,一记力量恐怖到超越人类极限的上勾拳猛然而至,撕裂空气带着火星的铁拳猛然轰进子铭微挺的下腹下侧并一击告穿,铁拳轰击到子铭龙骨后掉头向上,沿着子铭的龙骨向上碾压,直接一路碾入到子铭的中腹肚脐,并狠狠地把子铭的肚脐和核心顶在龙骨上。
1 D! U. |$ e3 u2 I" Y
' m& Y7 e, I; n1 P“呃啊!!!!!!!!!!!!!!!”
% ~3 P# H3 B" }$ ~# \5 Z* ^% D& ~
子铭雄烈的痛吼出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迪蒙的铁拳一举击穿他下腹后从下腹到中腹一路碾穿,拳锋的凸起一路撕裂了子铭的第七第八块腹肌,彻底碾断了子铭下腹中腹内阻碍铁拳自下而上贯穿的根根柔肠,并彻底击穿了子铭的精关——这是子铭承受过的最重的一拳。
! E4 ]% n5 y5 L4 o6 t' i
: H+ f0 K- N7 }: ]& a“阳伤拳。”迪蒙阴沉地说道。
3 n  A4 P; ]0 c5 N' u* U3 ^. m: r, H$ Z8 n, N1 \* `1 \
“噗!!!!!!!!!!”
3 Q: A3 u: g* V& j
8 `) j" E, U' S顿时子铭的雄根猛烈地喷射出了巨量的黄白浓浆,被一击便爆浆而出膏状的精华,猛烈地喷射到迪蒙的铁拳、手臂和胸口。迪蒙再是一拳轰进子铭的肚脐,子铭“呃”的一声腹部顿时凹陷,子铭又是一股量大浆浓的精华喷射而出。7 }$ L# D% J0 R
$ M2 Y" f8 j8 a, Q. q: j
而迪蒙此时已经陷入了疯狂,迪蒙这种不受控制的莫名的疯狂来源于何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疯狂支配着他的意志,他的眼睛变成了深红色,恶魔一样的力量,他一拳一拳无情地轰击着子铭的肚脐,任凭子铭炙热浓稠的精华一股一股喷射在他的身上,像是在挂上一个个战胜了了不得的对手的勋章。
+ i) S$ J. C, c' I! K9 j7 c9 }% e' q  F% U4 a8 @+ C8 @
“呃!!!”
; L) p; n' z5 I- O“呃啊!!!!!”+ v" G& @3 S, O# w! m
“哦……”
; D) R$ W* U" T" M# T  H“呃……呃……”
$ `  F$ g/ n9 [“呃啊!!!!!!!”" `  v0 D* ~/ C- ]  p5 T- e0 m+ `
“哦!!!!”3 {1 ]  t) M' S, Y. D% d4 F
……
, l7 [% B# C* ^2 E. |' a
; \  I; M0 z4 ~( Q% H迪蒙每一记重拳,就像陷进一块柔软的海绵里,子铭不停的呻吟着,柔软的腹部一次次的深深凹陷着,本就重伤的腹部承受了迪蒙每一拳炸裂开来的爆炸般的力量,一会儿,子铭的肚脐就喷出了白色的肠液,子铭的嘴角也涌出了暗红色的浓血……
% ?. g; o. {9 x, ]3 O) ?, T6 l! S2 w3 J! u. q
在子铭一声声“呃……呃……”的呻吟中,他又陷入了那个梦境。
* z* ~, Y9 \/ {# I4 \
. ~: f" f0 H6 |3 j% o# B* C$ G9 @' F5 p/ k/ w
………………
: S: t2 k* ~+ ~0 ]% `! A, ~; f4 X) T
; L0 w' a& O  Q8 Q" L3 |! m! q) G
苍鹰在暮霭沉沉的天穹上盘旋。
7 Q8 h" b& \8 I7 ]' r1 {% c' a( ?; Q  A. o
金州城外,火光冲天,疯狂的屠戮从城内蔓延到了城外。而城中苦苦等待子铭的她,或许已经在炼狱中消散了吧。
0 z! N9 t- g. |2 X0 m( A& l$ B" u) {' W
“莉亚……”子铭低语着。' X- C) f$ q/ H# a5 x- g

& b( f6 l/ P! |1 Q7 L) s他不可置信地看到血从嘴里吐了出来,下腹之中突然一阵钢铁的冰凉,他低头看去,一支尖锐的长矛从他后背贯穿了他的身体,带着自己热血的整个矛尖从他的下腹穿了出来。
& ?* [* l# B- a5 B; Y
- G* }  l5 h0 ?* C2 q“呃!!!!!!!”  d+ Y  \( G3 F6 A- {! z0 J

/ V# p' m  v6 r8 Z6 P4 H0 l* W! @4 a) E接着,第二支长矛也从身后插入他的身体,半支长矛又从他的下腹穿了出来,上面沾染的鲜血和肠液滴滴而下。
% {$ @$ l8 C' R# N+ J1 M7 S9 T' l+ b! y5 r- t
子铭慢慢跪了下来,他的眼神迷离了,他只见前方走来了一个高大魁梧的机械人,它与众不同的炎红色的盔甲散发的致命的危险,一杆子铭从未见过拳头粗的长长的钢矛慢慢地放了下来对准了子铭。他看到粗壮的杆身上用浮雕凸起雕刻的群龙盘踞了整个杆身——这跟盘龙仗似乎将要和子铭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成为他们共同的宿命。而当下,子铭只能束手待戮。- M+ [! t" D# t2 k* E# }
" Q7 ]1 k' r" O$ }
“莉亚,我要死在这里吗?我还没有去加尔兹要塞……”
8 v4 R* P& n2 W& @. i' V/ |* s4 y: K- ^5 }$ ^- o
“噗”的一声是长矛插入身体的声音。
* u0 |/ @2 f! u- k  n4 r$ d  E" ?( J
“呃啊!!!!!!!!!!”
  M: r  ~% Z) J. U  n9 q4 d; }9 N3 W4 L. h& G: `0 A
巨大的钢矛刺入了子铭的肚脐,而后整个锋刃全部插进子铭的腹中,机械人开始搅动着长矛,锋刃在子铭的中腹内翻搅切割着子铭的内脏。9 _4 M# E/ ?4 i! ?2 K

8 _9 a7 u, i; p( a“呃啊啊啊啊啊啊!!!!!!!!”
$ v' Q5 W/ h2 A# b! M4 W$ {3 [1 ~7 |" p' a7 z
子铭痛苦地吼了出来,他双手不禁握住了盘龙的杆身,试图阻止机械人无情的旋转,但是卑微的力量根本无济于事。
3 F0 w, d4 `' T5 O& ~( o! d- ?8 M5 s6 ?/ Q! \1 n
在翻搅了半分钟之后,机械人再一猛刺,钢矛从后腰穿透了出来,粗壮凸起的龙纹杆身也随之插入子铭的腹
,而后粘着鲜血和肠液的盘龙仗又从子铭后背贯穿出来,被牢牢地插进子铭身后的地里。子铭的躯体被定格在了这杆粗壮的长矛中央。
, g. V  N+ X' ?4 q! I: [  J  n
% i7 R5 T4 `2 Z+ b0 [" i: l- _“哦………”" T. L2 V. P1 G( Q
% Y% I4 G% x- Q/ ]' `+ [. c! J7 J
子铭单膝跪在地上,他被钉在了地面上。他垂下了头,大量的鲜血猛然喷了出来,染红了他御前侍卫战袍上那只展翅的苍鹰。: y; B5 j4 h8 [* b0 ?
3 }7 v$ Z3 l7 f! C* O/ {* s
在他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突然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他的肩膀,接着背后插穿他身躯的两杆长矛被人一把握住,并用力地的拔了出来。两把凸出在他下腹的矛尖猛然缩进他的腹中并从后腰抽了出来。3 s, m0 R3 }, ~2 h5 |
1 @" f8 F# g( R' D+ J$ C! d6 p$ x8 E
“哦!!!!哦!!!!”
2 d" A" g, n1 B6 D# n% i( X4 ^8 M) t; u  Q7 J; E% Z
子铭两声痛吟,随着长矛从他身躯上抽离,下腹的两个破口上喷出了鲜血。
1 M* Y( p2 @) K4 x4 h1 i7 P: U: G" s
子铭身上就只剩下贯穿中腹的那杆粗壮的盘龙龙纹长矛了。
3 H& I% v$ I) Q3 T  _. y* E8 T* B  s6 E2 D
“我从未见过如此粗壮华丽的长矛,这龙纹,啧啧,厉害了。”一个护卫装束的年轻人说到。* ]2 o. J, ^$ |" `# {
7 u! [) _$ M% f4 q# W1 C3 `3 ]
“这小子,真够走运,这是帝国的哪位王把自己的武器插进了这小子的腹部。这盘龙杆子要穿过他肚子拔出来,估计要爽死这小子了。”
+ }1 S% ~0 ^5 X+ m6 r4 a5 w3 a4 J# e( J' q3 ^* Y
这沉郁有力的声音,带着让人不得不信服和跟随的力量,是个老人吧。子铭想到。' Z. v4 W. d, @6 l( h* f

2 X9 X# X; ^1 W7 S' t5 p; v那个年轻人来到子铭身前,他看着快要失去意识的子铭,笑嘻嘻地说道:7 d. \& h$ Q- F5 x8 k
( J$ e. N$ I* u0 S, z8 J7 U8 `. ]8 g' i
“嘿小哥,忍着点哈,
接下来要爽死,!”( }& ?5 e& C, H- a/ V  k' Y

6 W0 k/ r9 W. i2 g说着,他一把握住这杆无比粗壮的长矛的杆身,猛地一拉,把它从深陷的地里拔了出来,然后他一脚蹬在子铭的胸口,不快不慢地把拳头粗的杆身连带着锋刃从子铭的腹中慢慢开始抽离。
, H; [4 C; Y) i
1 t" Z" m# W& l& o! r. l0 ?“呃啊啊啊啊啊啊!!!!!!!”( @; }* O5 Q& g; i& t
  S5 l+ G- y/ I
布满凸起龙纹的铁杆每被拔出一段,子铭竟然忍不住射出一股白浆。染满了子铭热血的盘龙杆一段一段地被抽出子铭的腹部,子铭一段段的断肠也随着凸起的纹路被抽了出来。在最后的矛尖的锋刃要要通过子铭中腹的时候,年轻人顽皮地旋转了几下杆身,顿时,锋刃又在子铭中腹之中一顿无情的翻搅。; z) s/ f6 z( k. x9 N
. ~; z/ f- o* S% G/ u5 E
“呃啊!!!!!!!!”
2 u# U" h9 I  t0 O
3 q' t4 b! u. ]; h$ j; w子铭雄烈地吼了起来。大量的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而一股更加量大浓稠的黄白精柱也从下体爆射而出,一下被射出一米多高!. F$ l5 e) C1 b' C) d/ S6 a
. a  [0 m: x) P
“行了,别再玩这小子了,他是御前侍卫,到了加尔滋还有大用。”
) {" L  v( K- w' M: B- M! v) I: x1 z! ]
“嘻嘻,我只是想让他再爽爽,放心,这小子命硬着,还死不了。”' m2 V  a% Q2 `4 H- u: R# O+ c( }

$ \  r9 e! K3 n/ {6 y( A“行了,快点拔了,我们还要赶去加尔兹,把这小子和这杆盘龙杖都带上,别再弄伤他了。”! M/ @! R9 Q2 i; e* b( a
0 o: k% D2 N, o) W" P* P
“喏,摄政王殿下。”7 N' Y- [5 U! N  h/ A+ `

9 P0 {8 A# }/ _4 U! H3 X" `1 A老人身边一众护卫们齐声喏到。

) d9 b) V& Q5 W9 b% v" U) [1 f- N7 V
/ w) w8 B1 b( k0 P3 _) @7 m( t

( b( Z9 F& a- F2 O* d" R% g4 _3 A- p; n6 g. H8 }- v) o' ]+ `3 L
5 y/ L! W# B- X+ x5 M
3 r1 z9 G7 ]& f5 t% `

* P1 _9 l# M5 J6 I3 ]
& x) j. P3 u' C5 M8 v9 E
/ A) M2 e3 J. G8 W  R
, |3 {% `" O( ?) y- |: ^

2 y* l" @% p9 B7 \6 t第四章  完3 I$ b8 P/ S1 l1 x' o

# {, M) G& c; P9 r/ }9 B

3 L$ T" V  t+ b) g, k7 L+ W, W9 ~8 k3 ~4 ^, Y

评分

参与人数 1FJ币 +10 收起 理由
xiaoxiaoyao87 + 10 更新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8 23: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最近更的好勤啊期待新内容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8 23: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楼主准备建个群什么的吗?一来交流方便二防止论坛如果又崩了不至于失联

点评

可以加个Q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6-19 23:17
强烈同意!一定要有个应急的联络方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6-19 20:27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9 20: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空之城 发表于 2021-6-18 23:56
! `$ f+ t( x9 @8 t5 c- H6 [. R1 s话说楼主准备建个群什么的吗?一来交流方便二防止论坛如果又崩了不至于失联 ...

; e' C  K2 o& {) ~$ _强烈同意!一定要有个应急的联络方式) j/ H2 D# b; w6 Z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2-9-26 07:38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