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1278|回复: 1
收起左侧

[已完结] 老大的悲慘下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2 13: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暴龙老大高高坐在他热爱的「龙椅」上,龙椅就是一张炎有按摩的靠背椅,他喜欢称呼为「龙椅」。
) h0 S8 ^9 Y$ D! E 这时的他,因为昨晚跟另一角头老大「恶虎」挣抢地盘,而且大获全胜,甚至把恶虎给埋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跟他并列称「雄」,所以他高兴的大开庆功宴,让手下亲信几十人一起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d5 T5 r) L9 Z8 b
席间,他又不改往日豪情,身上衣服一撕扯,露出全身的键子肉,再用力一拉,身上的柔道裤也被拉扯下来,露出他雄壮巨根,足有18公分长,甚至因为喝了酒助了酒兴,整根鸡巴在怒昂着,…。
  a8 O. C5 _3 ~: |$ _" X6 ^- ^「哈哈哈!小子们!让你们欣赏老子的『龙抬头』,哈哈哈…」说着,他比出几个健美姿势,展现出他高人一等的块块肌键。全场的手下,很捧场的露出欣赏的眼光,甚至有两三位大胆的手下,上前往他的鸡巴摸去。其实这好像是公式般,因为就算不主动去摸,老大也会叫人上前摸玩他的巨根鸡巴。( h5 j' H; `" p8 q  w- y: j
老大双腿夸开肩膀宽,双手插在腰上,低头盯着几双往自己鸡巴伸来并握住鸡巴的手掌,整根鸡巴上,血脉浮现,像极庙口前的盘龙石柱,一股兴奋感由心而生,忍不住仰天大吼一声:「草!爽呀!」接受就看到马眼流出晶萤淫水。$ j; A# G! c0 ~* ^+ A+ ~
每个手下虽然瞪大了眼,但心里却有点怕怕,因为可以想见,接下来可能某一位手下就将受到这根巨根的欺凌。5 r* F8 H5 X6 D. Y, B
忽然有个手下,个小却一付胸有成竹的对老大说:「老大!今天是您全面占领版图的日子,也该让我们感受一下不一样的刺激吧?」8 v0 X9 Y- |  W2 N7 N' K; d
「哦!什么不一样的刺激?…你说来听听」其实老大是真的今天特别高兴才问了一句,换做平日,根本不让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见出现,他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没人敢反对,也不让人有反对的声音出现。( o5 v+ d! D/ U7 z, l; s# S! o
「老大,我是这么想的,平时看到老大您的雄壮威武,神挡杀神的气势,总觉得那些都还不是老大您的极限,所以今天我们这些手下想要让老大展现一下不同的威风。」" u* f3 o: m+ Z* N4 @
「噢!你们觉得是这样吗?」「是的!是…是的!」手下七嘴八舌的回应老大的问话,当然也有哄抬老大气势的马屁意味。/ b3 G) _( u4 o# p) M4 Q% e
老大听到手下这么说,心中也一股股的刺激着心中那个豪气「好!那你说,要我怎样表现?」老大回头问那个小个子手下,其实这个手下叫星仔,是他几年前认识的,过程不重要,而是事后星仔为他的事业版图出了很多点子,要不然他版图没有现在的规模,所以基本上,星仔等于是他身边的军师一样。3 K5 w& ?4 J2 Q' ~# O
「老大,大家都知道你身强体壮…」说着,星仔把手放在老大全身的键子肉上,轻轻的抚摸,指甲轻轻的刮过老大厚实坚挺的胸膛,滑过老大又黑又大乳头,让老大全身忍不住的颤了一下,巨大的鸡巴也翘了一翘,轻轻「哼!」了一声。「但是因为老大您的威严,大家也不敢放肆的摸玩您的健美胴体,并稍有不对,您就会翻脸受罚,今天…想委屈老大,让我们放肆的玩老大一把,让大家尽兴。也让老大得到最高的享受。」7 k$ D6 b* |3 E% @
「哈哈哈!好呀!今天我高兴,你说要我怎样做?」( q# S" L$ F" T( H  U8 @
星仔说「今天我们要反过来试试老大。」# c! C; A' l9 _
老大被引起好奇说「反过来?怎样反?说清楚!」" M; }) t) w/ H. r
星仔说「平常都是在老大威严下,被老大插玩后面,今天…」
: a2 i: D6 \* h8 I) y3 a2 d/ I老大牛眼一瞪「你是不是太放肆了?难道你想草老大我…」& I7 I% [% e; }
星仔看到老大的反应,马上说「不!不!老大您误会了,我是想说玩老大的身体不过玩的比较重些,比如捏老大的乳头,撸老大的鸡巴,手法重些,主要是想看老大在过程中,肌肉不时突显的威猛感」8 W5 {  }% @7 }0 T# P, ~, f
老大想了一下点点头「这样还可以,那就来吧」
, P- [( u( w4 L* p; B* w' S星仔马上说「之前我们不敢下重点就是怕老大忍不住,一下子就反手把我们给削了。所以我到一个方法,可以让老大得到极限的刺激,也可以让我们玩的安心」
- L/ M$ `1 c; K5 \# D: X1 f( u「嗯!什么方法?」
1 i( l6 C& \) Q0 l0 N+ B「就是今天要委屈老大,让我们把你先绑上,这样老大才可以达到您的极限感受,我们也玩的安心」
! }8 }! q3 e0 f「这样呀!」老大想了一下,心中也一时有些冲动,男人嘛!受点痛没什么?再说这也能表现自己英雄本色「好吧!你说怎么绑?」
: x0 j* I) y3 Q) @/ S# v「老大!要不…我们去地下室玩吧。」
5 ^+ @) z. e" h地下室是老大设的一个刑拷室,有时要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难免会要用到这些东西。
" Y/ C6 F3 W. l# E4 |) N8 ]「好!今天老大我就放开身体让你们玩,你们想咋玩就咋玩,老大是真汉子,随你们玩。不过…你们要不玩爽老子,老子不会放过你们哦,嘿嘿嘿!」4 i& v# v4 h1 k1 ~8 b  T* ~" L
老大看看这群手下,没有一个比的上他的身体素质的,难免有些看轻这群手下,心中也有所期待。( A: d# |2 ~8 o3 J! k8 y8 A4 \1 }
2 a& ~  y( n  }6 e5 @/ N4 o0 h
地下室,一个大大的「X」立地架在一面铁墙上,铁墙的对面却是一整面的镜墙,完全反照着铁墙上的一景一物,如果是被刑求的人,完全可以看到自己被刑求的一举一动。$ E; g& ]" u" ?7 T+ e% J8 s
铁墙的另一面,上面挂满了形形色色的刑具,鞭、炼、夹、…,可见这个刑室的残酷,只要被上了刑架,那真是生死由人了。+ Z8 ~  |. u4 b
老大带头还是全裸的踏入刑室,后面跟着五个手下,因为室小,所以最后只有五人跟在老大的身后进入刑室,老大巨昂的粗根,底下两粒鸡蛋大的睪丸随着他的步伐左右摇摆着,老大却神态自若的走向「X」架前。' X3 G8 D: D, _
随即把手脚张开,四肢紧贴「X」架而立,老大望着对面镜墙反射的自己,一身粗勇无比,混身粗犷骠悍的气息,让老大对自己都满眼的中意,硬汉当如此样。
/ _) `- Q" G' c8 ]9 m9 \0 l3 A: H接着看着星仔带领四位他心中满意的手下,把架子上的皮环扣在自己的四肢的腕上,还加重一层铁环扣上,这下子老大完全被锁死在架子上。4 t: F7 }; [. Y. w. c  }4 L( A- `) ^
老大稍稍挣扎了一下,真的很紧,完全被锁死,对面镜子的硬汉,因为猛力挣扎,全身的键子肉一块块的突起,肌肉上的血脉像蚯蚓般的浮在键子肉上,肚子上的六块腹块,排列两行,中间的腹沟显得深沉好看。看着、看着,老大忽然觉得自己爱上自己了,鸡巴涨的快爆了一样的兴奋着。2 |2 J5 A" u. R% e8 T0 d
「草!你们这些小子,快点,老子准备好了,来吧,老子看你能把老子咋样?老子都接着。」( k6 ]$ P, ?# H7 \9 g
老大双眼一瞪,怒吼一声,准备接受手下这些小子的洗礼。他有期待,希望今天有不一样的享受。- L. z- v! p9 U- Q
星仔没有说话,默默的看了老大一眼,可惜老大沉浸在自我的兴奋当中,没有看到星仔眼中闪过的一丝狠毒眼神。( A7 U; P: r# z: f1 B5 ]3 O
星仔,先示意一位手下,把皮鞭取过来,接着就往老子的雄体鞭下「啪!啪!」那位手下受老大平日淫威影响,手起鞭落不敢打的很用力。/ R$ I$ r2 F5 L- D* h; T" k1 T
第一下打在老大的胸腹,老大感觉没有想像中的疼痛,「草!没吃饭吗?不痛不痒的,给老大打大力点。如果不让老子舒服你就等着老子以后咋样对付你。」  ]+ S; Z! I" j, g3 C* x$ F
那位抽鞭的手下一听,紧了紧握着的鞭子「啪!…啪!…」手中的鞭子挥动着,看着老大的反应,渐渐用力着…。一鞭鞭打在老大的胸腹,老大一开始还面无表情的享受着,可是手力渐增,一条条的鞭痕开始出现在老大的胸腹间,老大开始感觉痛了,但是在手下面前他能忍着,渐渐的老大全身冒汗,痛的有点颤抖,忽然只听老大「啊!」的一声,全身四肢抽搐,因为手下鞭打之间,一时没注意,往老大的鸡巴鞭了下去,甚至鞭尾还回削到老大的睪丸,就算是铜皮铁骨,也受不了这一下的疼痛,老大想弯下身子,但四肢被绑紧,只能仰天吼了一声「啊!」
! ^# h  n1 V4 {5 \这一下那个手下身体抖了一下不敢再打了,星仔看了他一眼,叫过另一个人过来,往他手中塞进一个巨大的龙凤巨烛,点上蜡烛,蜡油狂滴,星仔眼神一瞄,那个手下会意,把正滴着的蜡油就往老大一直昂着的鸡巴滴了下去。- k: k3 s2 k% k, w
「呜!呜!…」老大被蜡油滴的缩着下体,但是在「X」架上,根本无处可躲,只能看着一滴滴的红色蜡油把整根粗大鸡巴给滴满,老大忍着不叫出声,但是忍不住的呜咽。不过奇怪的是鸡巴前的马眼却不停的流出淫液。老大满身是汗,健壮的肌肉闪着黝黑亮光,老大偶而也会看向对面的镜墙,只要看着,他的痛苦好像就会减轻一点的兴奋起来,那个硬汉的痛苦反而让他有种快感。* h- u7 J. i6 x
至此他好像真的得到了极限的满足。. J6 I6 t* a  w; t9 v
当老大的鸡巴被整个盖住时手下停下了滴蜡的行动,老大觉得他真的享受了,所以他开口「爽呀!你们这些小子,今天让老子爽到了,有赏,哈哈哈!」老大看着五个手下,觉得心满意足。
  p9 }- V, }  m7 c- y这时星仔开口说「老大,这只是半套,还有呢。」
, ?1 \; E+ \$ o6 @9 a「哦!你还想怎样整老子,放马过来,老子接着,来吧!」老大刚刚经历不算变态,凭老大的身体素质,还没什么影响。6 x4 R9 h) ^4 v" c$ C
「老大,刚刚是前奏而已。哈哈!现在要请老大翻个身。」
/ |# V  R7 p2 W: K' F% E" e! m「翻身?好!来吧!」老大无所谓的豪气喊着。% ?" g/ D+ w+ z3 n! x6 O2 u9 {4 y/ C
一人把老大四肢的扣子解开,请老大翻过背面,再把老大的四肢扣上,皮扣铁扣,紧紧扣住,这时老大喊「草,这样老子就看不到自己威猛的样子了。」
# N8 _2 i6 N/ X  T0 F: m' }「老大,不用看,你细细的感受反而更有一翻不同的滋味」
0 h) G4 t, ]0 i' L8 V! I8 Y「哦!是吗?那老子倒要试试了,来吧!今天老子就随你了。」) ~% o: T; B+ }8 d  Z5 S- c' V- t) \
老大看不到手下在身后做什么?不过就在他刚说完,他就感觉肛口一紧,一个异物塞入了他的肛里。! _3 {* z* {  B  ]4 O% d, j7 s/ [  d
「哇草!谁搞老子的屁眼?给老子拿掉,草!老子是男子汉猛男,你们敢给老子玩肛,老子毙了你!」老子屁股一夹紧,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一个堂堂黑帮老大,被搞屁眼,这要传出去,什么面子都没了
0 p( c* V: @* E「老大,你刚刚不是亲口说随我们怎么玩的吗?老大,男子汉,说话算话。」+ F8 B5 O% V6 S+ l" C
「你…你们…」老大一时无法反驳,只好忍着了。可是接着一阵震动,从老大被塞的异物传来,震动着老大的肛,再传到老大的小肠,肚子…,一开始是麻,然后…「啊!~」从来没有的感受让老大再也忍不住的呻吟出来。那是…又麻又爽的感觉,老大忍不住的想张开双腿,就在这时,第二个异物又塞了进去,「啊!~~~」老大觉得他的肠道满满的,不停的震动,让他鸡巴不停的往前顶着架子
, _/ }! ]( F! Z! G7 `0 l3 a) O在他顶着架子的时候,屁股翘起,就在这时,第三个异物又塞了进来,「啊!」老大双腿用力的伸着,双拳握的紧紧的,这是他从来没有感受的刺激,痛并快乐的感觉就是如此吧,终于在老大自觉受不了,忍不住的时候,老大的鸡巴一挺,浓浓的白浆从马眼喷射而出。. ~+ k: t: B" A4 c$ m

& Q  X! Y( q0 ]" Z老大这次的喷射让他又爽又满满的羞耻。一个老大被玩肛到喷射,
0 G+ A$ l/ p( L( V& v* ]3 A「好了,可以了,老子满足了,把我解开吧!」老大感受喷射杀架子上的精液不停的跟腹肌在磨擦着,这种感觉很特别。, {: K7 V0 z# ^$ [
「不!老大!还没完呢。」星仔这时开口,并把老大肛里的三颗跳蛋猛力的抽取了出来。「啊!」刚射出的敏感,让老大自主的尽量张开双腿,可是抽动的刺激还是让老大又一阵酥麻的叫了出来。
: M. ^0 ?; z6 R( T3 L* T* p「好了,别再玩了,老子爽到了。」老大口气转硬的要他们把自己解开。& G8 ]2 h" H9 d6 `' Z, S. o9 ^, m
「老大,你是爽到了,可是我们还没爽呢?」老大听出了星仔口气的转变,有点吃惊「你们这是给老子设套吗?」4 }: \" p0 H  y4 a5 U8 x) [
「老大,我们慢慢来,会让你享受不断的…」说着,只听「噗滋!」一声,一根鸡巴插入了老大的肛里。
  h& G" V3 N; }# j「啊!你们找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老大感受的后面被抽插的羞辱,强硬的怒吼着。& R. `. D* Z4 ?# w" k* e& |
可是五人好像是说好的,没有人理会老大的吼叫,鸡巴在老大的肛里不停的抽插,然后…又换上了一根…再然后,又换上了一根…;老大从之前的享受到现在的痛苦,他感觉自己的肛被抽红抽肿了,甚至好像快烂了,甚至他感觉在五人快速的抽插中,他的直肠都被拉扯出来了,整个直肠头都感觉像是外露了
% x3 y5 v7 h  U9 a* K7 g- y 老大从来没想过他一个勇猛健壮的汉子,有一天会被人强奸,甚至是轮奸,而且是自己一直看不上眼的手下。
! v3 i: l& O% v" z6 \ 老大感受到肛口的麻痛感,想像中的肠头被草到拉出体外,一个猛凶恶狠的汉子被这样的草到快窒息,心中极度的羞耻,可是当他感觉有股温浆射进他体内的时候,却又让他极度的兴奋,随着一股股温浆的侵入,他又忍不住的硬挺鸡巴,再次喷射了他的男人精华,「啊~~~!啊~~~!啊~~~」这次老大没有忍住嘶吼,反而仰天放肆的嚎叫出来,再次把他浓浓的精液射在了架子上,也再次磨在在他的鸡巴毛上,甚至他感觉连小腹都有着粘液。喷射的霎那,他全身键子肉再次喷张,垒垒如瘤的展示他的全身张力
0 J6 s0 J* o, e; r( C也不知道是不是五个人都射在他体内,他已经无力去感觉了,他喷了两次,体力有些下滑,但还是不停的对着五人嘶吼「你们等着,等着,老子一定搞死你们,一定,一定。」
; v+ g4 p* Z. g6 i+ |+ x$ S* Y& g& D「老大!你人都还在我们手里,你现在威胁我们,你觉得后果你承受的起吗?」1 C6 q6 L# F) q6 H$ w
「你们…你们想对老子怎样?竟然敢奸老子。」老大怒眼,但是只有健壮的背部呈现在五人面前,没有人理会老大的狰狞脸色。/ T1 ], v$ S+ Y- O5 L3 q( D( {
「老大!你感受到被强奸的感觉了吗?哈哈!你是否喜欢这样的感觉呀?」星仔轻轻的在老大耳边问着。( d* p8 \, t' O! p5 j
「你去死!敢这样对老子,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们。」老大被星仔的语言刺激的火暴如雷,可惜四肢被牢牢的绑紧,一点挣扎都没用。
+ d/ ]% E3 @( I4 Z( ]- I' f9 q「老大!你是不是觉得很痛苦?呵!一定是很痛苦吧?不然你怎会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哈哈哈!我也让你感受一下被强奸的滋味,你这是报应,报应!」星仔咬牙切齿的对着老大激动嘶吼着。
9 c/ L, `6 n) F「报应!哈哈!老子不信报应,老子不信这套,你给我好好的记着,老子一定搞死你。」# t! l+ p" x. F5 u+ r
「老大,也许你觉得这不是报应,但是你知道吗?我等这机会等了有三年了,三年了,三年我在你身边出策出力,就是为了得到你的信任,然后找这样一个机会?」" y7 U. P3 C; ~! W; k! `, H" @6 O
「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老大一下子心中一颤,三年就等一个机会,这得要多大的忍耐跟多大的仇恨。" b6 b: ^$ i4 {" |9 {# h6 o
「老大,也许你并不记得,或着说你做过太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你根本就不在意了,三年前,你强奸了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女生,你让她羞愧的跳楼自杀,那个女孩的哥哥为了找你理论,却被你找人给活活用车撞死,你还记得吗?记得吗?」星仔边说,眼泪却不觉的流了下来。- z6 h! t7 ~0 j5 I. K, F, u- a5 g
「那两个人,一个是我姐姐,一个是我哥哥,你…现在理解了吗?」8 a6 z# T/ y, E4 p- o" Z
「啊!这…这…没这回事!」老大在这被绑定的当下,只能否认这些事。
$ o0 E0 x! V3 a, P2 l' o「没用的,你也不用否认,今天我们还是好好的玩玩这场游戏吧。」5 K/ B8 o' W, t& D- w# g/ h" Y+ |
说着,星仔蹲了下来,直面老大被草的裂开又有点直肠外露的肛,狠狠的把整只手掌插入了老大的肛里…。
; }# y5 t1 ~0 B9 g- p「啊~~~~!啊~~~!」肛口撕裂的痛,加上感觉肠子被撑破的痛,让老大忍不住的惨号出声,牙都快被咬碎了。老大忍不住用头去撞架子,每当老大有点习惯这样的巨痛时,星仔的手掌就往老大的肚子插深一点,「啊~~~!啊~~~!~~~」老大痛的快昏过去,但平时训练出来的强健体魄却让老大还维持着清醒。这样反而加深了老大的惨痛,只能不停的嘶喊惨叫「啊!~~~啊!~~~啊!~~~~~~」老大能感觉到一只手在自己肚子里的挠动还有拉扯,红色血液,顺着老大粗壮又树干的大腿流下,老大只能嘶吼惨叫然后就是不停的抽搐全身颤抖。
$ P) |8 \! x$ S) R接着一个超出之前的巨阵传遍全身「噢!…啊!…」老大无意识的想把双腿张开,因为星仔的手从老大四肛快速抽了出来,手掌还抓住原本在老大肚子里的肠子…,这次的巨痛,老大再也忍不住的昏了过去…。! F$ y4 S$ {7 ]1 P
* |2 ^6 @% Q" p) n2 g1 j2 W" g
老大再次醒来,他发现他还是被绑在架子上,但是他在昏去的时候,被他们又翻回了正面,老大睁开昏昏的双眼,他看到了一个全身键子肉的硬汉被绑在架子上,刺激他双眼的一幕让他一下子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他努力的睁大眼。看着那个架子上的汉子,…其实他的目光移向那汉子绑在「X」架上张开的双腿,中间挂着一串红红的「绳子」,老大努力的看清楚,那不是绳子,那捣串被拉出体外的肠子。
( K3 B: a! @% w  q  p3 ~这个画面让他受到无限的刺激,他就像是看一个电影画面,看一个跟自己无关的画面,他一下子心中升起了兴奋感,身为一个硬汉就应该如的壮烈才对。所以当下,他原本在昏去的时候已经变软的鸡巴,再次硬挺了起来。4 w7 G- R5 Q* R
老大再看看周围,不知怎么,只剩星仔一个人在室里。* G$ t& [3 k/ s! v
「老大!哈哈!你厉害,这种时候,你的鸡巴还能硬成这样。看来你很享受呀!哈哈!」
8 @) G3 {9 t1 Q; R) e「星仔,你把老大我放了,咱们就当没这事,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怎样?我答应你不报复你们。」老大这时放低了姿态「而且我给你们一笔钱,就当我对你的赔偿,怎样?」
: ^2 [1 t+ p) Y8 B星仔冷冷的看着老大,一句话也没说,走到放刑具的桌面,拿起了一把螺丝起子,看着老大说「老大,我跟了你三年,我知道你的钱是怎么来的,你觉得我如果拿了那些钱,我能安心吗?」说着,一把抓起老大的巨硬鸡巴,二话不说,手中的螺丝起子就往老大鸡巴的马眼插了进去「啊!~~~」巨痛,让老大惨号,又全身猛烈的颤抖,老大低头看着被插入马眼的起子,努力的蹬着腿,下体往前顶着,好像这样可以把起子搞出马眼外减少惨痛。还不等老大开口,星仔一把又抽出了螺丝起子,再次的惨号「啊!~~~」血从马眼喷射而出,可惜这次喷的是红的不是白的,「吁!吁!」惨号过后,老大只剩大口的喘息声。
( b' J# N! i5 ?" o3 \' H) A% q, K「老大,知道我为什么支开他们四个吗?…因为接下来,我怕他们受不了。」
, r$ Q- E* e. ?5 w* m+ J: B说着,星仔又用手中的螺丝起子往老大的睪丸囊捅入「啊!~~~」除了不停的惨号,老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在一次次的残虐下,老大原本流挂在肛外的肠子,又涌出了不少,现在肠子都拖地上了。9 k4 I* p& A; W8 D; }
「星仔!…我知道!…你为了报仇…一定…不会…放过我,看在三年…相处的份上,你…给我…一个痛快」老大终于无法再次忍受非人的折磨了,语带哀求的跟星仔说。+ X9 ^' B  G3 U/ q5 j
「也是!我必竟不是像你一样的残忍,不过,我还是会让你惨死的。」% S6 l3 X- @+ K5 X
说着,不再开口,星仔默默的拿出一把手术刀,他一手托起老大两粒沉沉的睪丸,刀子轻轻的切开了睪丸囊,老大已经无力挣扎,就像一个旁观者,看着满己的白白卵蛋被挖出来,星仔放开手,两粒白白的睪丸吊在双腿间,跟肛里流出的肠子有着红白对比,白丸子,只有两条输精管连接吊着,老大只有抽搐,再也没力嘶吼。
/ C2 U  b- f& t$ N& N/ f* p( v然后他看着星仔用手术刀,切开了他时常引以为傲的腹部,刀子从他六块肌的正中间滑过,老大看着腹肌慢慢的裂开,星仔力度拿捏的很好,只是切开肌肉,完全没有伤到肚里的肠脏,而老大训练有素的腹肌还保持着他的张力,所以裂的很慢。9 P( J9 E' u4 P% X; |# u: f
老大低着头,有种期待的刺激兴奋感,他好像有点期待能欣赏自己的肠子,所以就算鸡巴被螺丝起子捅刺受了重伤,还是不自觉得硬了起来。9 k% J8 {( i9 y# ]
就在他看着腹被剖开肠子外露的时候,他呼吸变的急促,那是一种如期待般的兴奋感。( T8 ^! B! p8 q8 o3 b
「老大!喜欢吗?」星仔问了一句。- D+ c8 M; _5 O" p2 C. v0 @/ l
「喜欢!」老大,头丽没抬,看着自己的肠子,没有意识的回答。「哦!星仔,你喜欢剖开老大的肚子吗?」老大反问。
" H  B# E# x$ O4 C「喜欢!」星仔也同样回答,然后星仔再次走到刑具桌,拿起了两把五爪耙,老大看着五爪耙,对着星仔说「星仔,快把老大的肚皮耙开,让老子仔仔细细的欣赏我的肠子。」! h8 S: R+ h. S% I9 |5 S
星仔没有说话,用两把五爪耙把老大的肚皮往两边耙开,「吁呀!」老大痛的喘口大气,「星仔,我被你剖开肚子了,你接下来要怎样?」
9 N6 T1 K% b3 B1 ^( X星仔没说话,双手插进老大的肚子,满满的一坨肠子被星仔掏在手里,老大,好像对痛感已经失去,没有很大的反应,反而很仔细的星仔的动作他看着星仔把自己的肠子掏出来,整个肚子变成一个空的腹腔,这时肠子从星仔的手中放下,整付肠子温暖的滑过老大的鸡巴,老大感觉好像被自己的肠子撸弄,一时,吊着的两粒白色睪丸上下抽动,然后一股白白的浓浆又从老大的马眼喷射而出,白浆还渗着红色的血液,老大这时很佩服自己,都被杀成这样了,自己还没断气,或许自己还想星仔是不是再接下来弄出什么?# H" Z3 K; Q, n9 r0 W) p2 G
星仔看着老大的鸡巴,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喷射,就是这个淫物害的姐姐哥哥丧命,于是星仔手起刀落,直接握住老大巨根往老大鸡巴的根部切了下去,「唰!」锋利的刀子,直接切在老大的鸡巴根,把鸡巴跟睪斥一起给割了。' }5 v5 h; M( ^
「呵呵呵!」老大口中涌着血水,轻轻的呵笑着,想不到一个人人害怕,凶狠无双的硬汉,最后连自己的鸡巴都保不住。眼看着老大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星仔最后拿出一根长长的建筑铁条,往老大的肛里捅了进去,老从空腹中看着铁条穿进肚子还往下顶,就在霎那,他感觉心脏刺痛,他知道铁条刺穿他的肚子,直接插入了他的心脏,他全身抽搐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挣命似的颤了两下,头一歪,死了,不过他的双眼还瞪似牛铃,死不暝目,也像是告诉世人,江湖路难行,做过的错事,早晚要还的(完)后续:老大一身的键子肉,尸体被煮食,就不再续写了
% Q' Y( o, L# b" P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发表于 2022-9-28 21: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修改文章标题格式,并保证为自己原创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2-10-6 18:33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