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2192|回复: 0
收起左侧

[纯虐腹文] 地牢刑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4 08:58: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比利站在投手位置上,机敏地捕捉着蹲在击球手后面他的伙伴马克.布莱德的向他发出的信号,他微微晃了晃身,点了一下头,猛地投了过去。球象射出的箭飞过了击球手,当裁判叫分时,比利已经露出了笑容。“你出局了。” “再上一个吧,”比利想着,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汗。阳光照亮了他那金色的头发,脏兮兮地搭在前额上,但他并不想规整一下它们。他觉得很棒,过去几个月在警察学院中的艰苦训练终于结束了,在星期天的毕业典礼前,就是该好好地玩玩了。比利的身体曾经并不是这么棒,但想要在毕业班中拿第一名就要强迫自己,甚至要超过忍耐的极限。比利顺利地做到了,而同时这也给了他一个令人惊异的身体:那6英尺1英寸游泳健将般的身体永远都紧绷绷的,结实的肌肉疙瘩仿佛是用绳索勒出来的。他那宽阔的肩膀向下逐渐变窄,六块轮廓分明的腹肌令所有的朋友都羡慕不已。他的双臂坚硬,又圆又大的肌肉疙瘩覆盖在强壮的胳膊上,甚至他的女朋友珍妮都称之为“所看过的最让人惊奇的泡泡”。他的腿又长又壮,还有那让他自豪的宽阔背肌能震撼任何人的意志,使他看起来就象是一个远古的神。珍妮和她所有的朋友都是那么地喜欢比利,而他那和善的性格,又使得23岁的他更完全象是一个中学的“小男孩”。塔尔博特专员坐在球手休息棚的旁边,注视着正为下一个击球手做着准备的比利。这个城市毒品泛滥,甚至已经渗透进了地方中学。他需要一名秘密警察打入那里并最终抓住那些毒贩子。虽然他还没有告诉比利,但他已经是他心中的人选了。棒球场的另一端,还有一双眼睛也在注视着比利。尼科.萨瑞喜欢棒球。但他自己却玩不了,而且他知道象这样坐在看台上会有什么样的潜在危险,但他真是爱看这些年轻警察们的游戏。尼科的身高 5英尺10英寸,虽然多数人认为他那断了鼻子的脸还是很英俊的,但他对这些都毫不在意。更何况,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一个年轻的、单纯的、而且还是“直”的警察的漂亮更有吸引力吗?尼科的发迹是建立在危险上的,城镇中最大的毒品供应商当然是最危险的,而且还是被人们深深诅咒的。他注视着眼前的年轻身影并慢慢地进入了幻想:那是关于抓到他们,并把他们弄进家里地下室中刚刚弄好的地牢里,听他们的尖叫和乞求仁慈的低三下四的求饶声。他的焦点正是那个迷人的“金发男孩”。“或许他有爱尔兰的血统,”尼科想到。明亮的肌肤,令人惊奇的蓝色眼睛,还有那金色的头发,在加上那让人难以置信的躯体... ...这时他又看到那个黑头发的接球手挥动着强壮的胳膊抛出球去,然后飞快地跑向另一垒,“得分了”尼科感到口有些干,心也仿佛在赛跑一样狂跳不止。“又是个该挨操的身体,这个肌肉男孩也是让人受不了。”他对自己笑了笑。“真他妈该很狠地弄他, 噢,狗屎,还有那个投球手,最好一起操他们俩个。” 比利飞快地跑完全场,其他的队友此时已排成一排,比赛结束了。看台上的观众开始离开,但是尼科必须得继续待几分钟等待他的“兴致”平息下去。他看见微笑着的“金发神”始终被那个强壮的黑发接球手拥抱着。尼科转过身并且走开,没有看到那个警察专员正走向比利并挥手致意:“嘿,家伙。”他说道:“整理好之后到我办公室,我有点事要和你说。”比利点头答应,走到场边,寻找着人群中的珍妮,却不知道不久后他的生活将会有永远的改变。第二章(九月下旬)他们已经很快地接受了比利并没有任何问题,伪造的证明和委托书连学校的管理部门都蒙骗了过去,而且在几个星期后,他已经接触到了校园里所有的的“经销商”了。这连他自己都有些感到惊讶,在他充分地表现了他非凡的足球才能后, 他马上就成为学校中的明星,并且还和成功地接近了那几个卖毒品的小头目。“我现在已经接近他们了。”比利对塔尔博特专员说道,这是九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他们信赖我,而且和我很合得来。”“告诉我关于他们的一切。”塔尔博特身子向后斜倚在圈椅里。“嗯”比利开始说道:“乍得.马丁是学生足球队的队长之一,他在学院上学并不是为了完成学业。他的父母已离婚了,他跟了他的酒鬼父亲。他是个大块头,身材魁梧,但不动脑子,经常欺负校里的学生。”比利眨了眨眼睛,“现在该说拉里.科罗斯比格,他是乍得的同学,有着另外的故事,也是另外的一辆“大坦克”。我曾在健身房中见过他,身上的肌肉我还从未在别人身上看到过,让乍得都感到无话可说。拉里又极其的聪明,而是一个收养子的事实使得他的人品十分的卑劣。他们两个经常以比萨店的工作为掩护,在那里能接触到大量的孩子。”“那第三个男孩是谁?”比利笑了笑:“如果你看到这些家伙就不会把他们叫男孩了,长官。要知道,他俩都已经19岁了,而且是身高6英尺2英寸肌肉发达的大块头。第三个家伙,布瑞特.卡塔,我想他是从中东的什么地方移民来的,他大约20岁,身材不同于那两个家伙,瘦高结实,壮的象头公牛。”比利叹了口气:“而且他比那两个更加卑鄙。”“他们现在真的很信任你?”比利点了点头:“完全信任。我想我所做的不会叫他们挑出什么。但是”他耸了耸宽厚的肩膀,“我什么时候结束他们的这些小把戏。”塔尔博特摇了摇头:“现在不行,我们要抓的是最主要的人物。你逮捕这些小家伙没有用,他们会再找新的人手代替他们。坚持隐藏在他们内部,以便提供更多的情报。”这已经发生在两星期前,而现在,一个炎热的深秋夜晚,比利刚帮刚乍得和拉里关上了比萨店的门。 “这死热的天。”乍得嘟囔着,搽了搽满脸的汗水,手里拿着个自蔚器。比利瞥了一眼他那健壮的肌肉,这个家伙似乎永远不知道疲惫。   “操,”拉里打了个响指,说道:“我们不能找个凉快的地方乐一乐吗?”乍得扬起了眉毛,“尼科那里?”“为什么不呢?家伙。”“怎么样?”乍得怂恿着比利。   “比利?”拉里看着他的金发朋友,“不想去找找乐子,你不是男人吗?”比利点点头,“我听你们的。”乍得那小牛腿似的胳膊搭在比利的肩上,“想开点,有时应该赚的额外的钱。”“我不知道,”乍得叫道:“是不是先向尼科请示一下。”拉里瞥了瞥嘴,“用不着,布瑞特不是已经在那里了吗?快去那里一起聚聚。”乍得耸了耸肩,“就这么办。”“就这么办。”拉里锁上了门,嬉闹地击打着比利的手臂,引导着他和乍得走向停在路边的汽车。第三章汽车沿着公路快速地地行驶,不知穿过了多少街区,然后又经过了无数条交织纵横的乡间道路。8位的高音喇叭放出的震耳音乐灌满了整个汽车,比利的脑海中此时也是在飞驰电掣。“一定是他,老板先生!我必须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千万不要露出马脚。只要知道了他的藏身所在,报告专员后就能组织一次袭击行动。稳住!稳住!”比利甚至感觉到汗水在后背上流淌。一个半小时后,拉里把车子在一个巨大的铁门前停了下来。比利惊异地看者这个巨大的铁门和里面延伸着的宽宽的车道。“是谁?”门上的监视器传出了询问。“是我们。”拉里说道:“我们还带来了个新朋友。”“说出暗号。”“哦!比利,镇静!镇静!”比利暗暗告戒自己。拉里大声地说出暗号后,随着啪的一声,铁门打开了。拉里把车开进了院中,“哐当”一声铁门在比利的身后关闭了。  拉里把车停在门前,三个年轻男人离开了汽车,乍得按响了门铃,片刻之后门打开了。“嘿,狗屎。”布瑞特站在门里打着招呼,他没穿衬衫,橄榄色的光滑皮肤上满是汗水。乍得和他拥抱了一下,赶忙退了回来,“操,你简直是头淌汗的猪。不用说你他妈又挨干了。”布瑞特笑了笑,露出了一口完美洁白的牙;“去你的,你个后面,尼科只是和我闹闹。”“我敢和你打赌。”拉里拍着他的屁股把他赶进屋。“嘿,伙计。”布瑞特一边打着招呼,一边用胳臂搂住了比利,“让我们去见尼科吧。你真是个棒家伙,尼科会喜欢你的。”“而且我打赌你也会喜欢他的。”乍得说完,三个男孩都笑了起来。一个警报惊雷般在年轻的缉毒警察的脑海中爆炸了,但此时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四个小伙子走进了最前面的门厅。“尼科在哪?”拉里问道。一个声音从右边的房间了传出来:“把你们的屁股留在这吧。”比利被三个小伙子簇拥着,和乍得、拉里一同被布瑞特领进了一个巨大的房间。房间的左边有一个很大的酒吧台,旁边散放着几吧椅子,三个健身垫铺在房间中间的地板上。一个男人背对着他们,站在吧台里。他的上身也没有穿衬衣,湿淋淋的汗水覆盖在他的后背上。“你们这几个家伙停车的时候,我正在干布瑞特的小后面。”尼科转过身,手重拿着一瓶啤酒。“嗨,尼科,”拉里说道:“这就是我曾和你说过的伙计,他叫比利。”比利向他面前这个正在注视他的高大男人伸出了手,而尼科却仿佛时间凝固了一般楞楞地看着比利,而比利的脑海中似乎又触觉到了危险的信号。最后,尼科转过身把啤酒放在吧台上,当他再一次转过身的时候,一支可怕的手枪已经指在比利的头上。“操,怎么了。”尼科仍然注视着比利,向拉里吼道:“这个家伙也是你的朋友,你这愚蠢的狗屎,他是一个他妈的缉毒警察!”“胡说,”乍得喊道:“这怎么可能。”尼科铁灰着脸:“你他妈还还怀疑个屁。”他转向了比利:“警官,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你是什么。”比利的反应几乎是本能的,他假装闪向尼科的左边,并趁他不备震掉了他手中的枪。然后他迅速地扑了上去,用粗壮的手臂紧紧勒在了这个毒品头目的脖子上。“你们不动我不会伤害他。”比利慢慢退步到门前,尼科也踉踉跄跄地被拽了过去。乍得和拉里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警察在向外撤退,而布瑞特的唇边此时却泛起了一丝邪恶的笑容。比利在继续移动前似乎感到在他身后要发生什么,一只枪这时已经砸在他的后脑勺上,他便大张着身体倒在了敌人的脚下。英俊的年轻警官试图摇摇晃晃地支起身体,但又是向后跌倒了下去。他仰着头看见尼科、拉里、布瑞特和乍得在注视着他,旁边则站着一个魁伟的黑人。“晚安,漂亮的小伙子。”他说着话的时候,他那硕大的拳头已经击在比利的下颚上。尼科继续注视着已经失去知觉的比利,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感觉到鸡鸡在裤裆里逐渐加长,“好小伙子,”他笑着说道:“你给我带来了一个多么完美的礼物。”“你是不是疯了,老板?”拉里问道。“疯了?”这个毒品头目说道:“开始真感觉到有那么一点,可是... ...”他弯下身接开了比利的T恤,看着比利那光滑的晒成茶褐色的肌肤和疙疙瘩瘩的肌肉,“这正是我所希望得到的。”“对上帝发誓,我们真不知道他是个他妈的缉毒警察。”拉里说道,然后他马上变得愤怒无比,怒吼道:“我想干暴他的屁股,这个该死的骗子警察。”他一把扯掉了自己的衬衫,露出了强壮的胸膛。尼科微笑着用手抚摩着拉里那健美的胸肌,“你将会占有他的,我保证!”尼科一边解开拉里牛仔裤裤上的拉链,一边用舌头舔着拉里的嘴唇,并感觉到拉里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尼科的手攥住了拉里那粗大的家伙,不断地轻轻摩擦它,并如愿地感觉到它在自己的手中慢慢长大。“你将会占有他!”“他排在我后面,我先来!”乍得也一把扯下了衬衫并扔在椅子上,踢掉了运动鞋,愤怒地拍打着自己的胸膛。“这个该挨操的缉毒警察,我要狠狠地干他一顿。”布瑞特一边笑着一边慢慢脱掉他那黑色的牛仔裤,他那细长的鸡鸡早已经象个士兵似的挺立着。他赤裸的脚踢弄着比利那张开的身体,使得已经失去知觉的缉毒警察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布瑞特的微笑变成了冷笑:“我不在乎排在第几,但是我要把他那漂亮的小屁股操出屎来。”他看着失去知觉的比利。“我总是让着他们,因为我们是朋友,但现在。”布瑞特邪恶地笑了笑,“一切都结束了。”他用力地踢了一脚比利的身体。“现在,男孩们,”尼科笑着说,“你们都有幸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尽情地满足。”尼科脱掉了汗淋淋的短裤赤裸地站在无助的警察身边,然后跪下身,把年轻警察的头抬放在他的腿上。他能感觉到这个年轻警察的金色头发上散发的热气,而那几个家伙看到他们的老板把他渐渐变大的鸡鸡凑近了失去知觉的警察的脸时都不由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将受到什么样的伤害,而且是最深重的伤害。”他慢慢贴近了比利的脸,并把嘴凑在比利的唇上,“你的屁股是我的。”尼科在比利那半张的唇边喃喃地耳语,然后拿着他的鸡鸡在比利那毫无抵抗的双唇上来回地摩擦。“你如果不含住它,它不会感到爽的。”尼科叹了口气,“不过,快了,”尼科挺起身把中指插进了警察半开的嘴中一小会,警察无知觉地吸允了几下。尼科感觉到了年轻警察那温暖湿润的呼吸仿佛要融化了他,他拔出了手指并快意地笑了。“你他妈真是迷人。”尼科站起身对着旁边那个高大的黑人说道:“强尼,抬起我们的客人。”那个黑巨人默默地笑了笑,那原本英俊的相貌因为暴露的牙齿而显得异常的凶恶。他举若无物地扛起了丧失知觉的年轻警察,就仿佛抓起了一个布娃娃。比利的头软绵绵地搭在黑巨人的后背上,金色的头发向下垂着。“先生们”尼科说道:“全脱光吧!”所有的人都脱光了衣服,全身赤裸地站立。一想到那即将到来的美妙夜晚 ,三个健壮的肌肉都禁不住地发热和绷紧。“现在让我们的警察先生好好地表演给我们看吧,要知道那是多么让人疯狂啊!”尼科的脸阴冷冷的,“强尼,把我们年轻英俊的朋友带到地牢里去。”四个赤裸裸的男人,挺着那硬梆梆的几乎要爆炸了的鸡鸡跟随着扛着失去知觉的比利的强尼走下了楼梯。“现在”尼科说道,他的手臂搭在布瑞特的肩头,“一切都开始了!”第四章难以忍受的炎热围绕着比利,在这八月下午的炽热阳光下,他想应该马上返回到自己的垒位上。但...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他用力地试了试,感觉到根本无法移动他的双臂。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嗨,尼科,我感觉他正在醒过来。”“我知道这个声音。”比利想,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它。“嗨,比利!嗨,比利男孩!”声音是那么温和,那么轻柔,但是掴打着他脸的那只手就不那么轻柔了。比利猛地睁开了眼睛,神志象被冲击钻顶进了内脏般马上清醒了过来。乍得和拉里全身赤裸裸的,健壮的肌肉上因为布满了汗水而滑腻腻的,两人那硕大的鸡巴正油光正亮地指向他。他们站在他的面前,手里都攥着瓶啤酒。“嘿!挨操的,欢迎醒过来。”拉里大饮了一口啤酒,在嘴里漱了漱吐到了比利的脸上。“你妈的,我们相信了你。”“放松点,拉里。”房间的另一端,尼科和一个男人站在那里,那个人比利在昏迷前曾看见过。]“还有我也在这里,老朋友。”比利把头转向另一侧,看见布瑞特斜倚着墙,挺着油亮的巨大的长家伙斜着眼看着他。比利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惶恐,但受过的良好警察教育又提醒着他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他再一次试图移动身体却发现他已经被绑在了一个竖立着的椅子上。他仍然穿着他的T恤,穿着鞋子,袜子和牛仔裤却已经不见了,“乔拳师”牌的短裤下光裸着双腿。“知道吗?”尼科走向了疲惫不堪的比利,说道:“如果我不是一个喜爱棒球的狂热者,就不会知道你是谁了。六月份我看了你在干卧底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尼科走到了挣扎着的年轻警察身边,完下腰,用手慢慢地抚摩着比利那光滑的大腿肌肉,“当时我就对你非常地感兴趣。”他的手揉捏着比利那仿佛绳索勒出来的大腿肌肉,微笑地拨弄着上面被汗水覆盖着的明亮的金色体毛。比利尽量挪动着双腿以希望远离尼科的手指,却是怎么也无法摆脱。尼科伸手探进了比利的拳击短裤,开始撩拨他的鸟蛋。比利不断地喘着粗气。之前只有珍妮才曾经触碰过他那个部位。尼科此时也在喘着粗气,“这就是我曾经梦想得到的比利,一个被抓获的年轻警察,象你这样,噢,就象你这样,然后被狠狠的折磨。”他的手继续轻柔地玩弄着比利的鸟蛋。比利用力地挣扎着,但绳索把他紧紧地固定在椅子上,使得他的每一块肌肉都扭曲变形。“噢,好的,宝贝,用力扭,我喜欢看你的肌肉鼓梆梆的。”尼科扒开比利的拳击短裤并拽出了他那软塌塌的鸡鸡,“但是你不会有任何的乐子。”他在手上吐了口唾液以用来润滑,然后开始摩擦比利的鸡鸡头。“噢!不,上帝,不要!”比利低声地呻吟着,却引来尼科的一阵讥笑:“噢!是的,上帝,这仅仅是开个头。我们有的是乐子要让你受受。不过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你的长官都知道我们哪些事情,嘿,为什么不当个好孩子来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一切。”比利健壮的肌肉被绳索勒得紧紧的,T恤由于被汗水浸透而贴在身体上,双腿和胳膊上也油光光的。“你很热吗?”尼科问道,“我关闭了所有的空调,因为我喜欢看见我的玩物满身汗水。这样我们都会热燥燥的。”拉里一边嘲笑着一边喝了口啤酒,骂道:“我要操你,你这个恶心的杂种。”比利愤怒地吼了一声,却遭到了尼科的又一次讥笑。“不光是操你,”尼科说道:“相信我,我们将要,将要折磨你,让你受到更多的你曾经想都想不到的痛苦,一次一次地修理你,用尽各种手段,而且不光仅仅是今天晚上,也许是整个星期,我们都会轮流操你的美丽的小后面。只要你不说,这样的事会一直继续下去。怎么样,不想告诉我们什么吗?”比利的大脑在飞速地思考,他必须要离开这个疯狂之地。但有什么办法呢?不知是谁把他的双臂捆绑到椅子上的,而且技术发挥的如此之高,使得他的手臂丝毫也动不了。但是他的腿却并没有被绑住。如果尼科的脑袋再靠近一点,我就死死地夹住它。但是尼科读懂了比利的心思,他摁住了比利摆动的腿并面对着他坐到了他赤裸的大腿上。汗水顺着尼科光裸的后背和屁股流下来并弄湿了比利的拳击短裤。这个男人的身体又热又重,压得比利气喘吁吁。尼科的脸向慢慢贴近比利:“你提示了我,警官,狗屎,你真的能做到吗,你不过是个被绑住的漂亮的警察宝贝。”他的双臂环搂住比利的脖子,他的脸如此之近地靠近比利,以至于胡茬都几乎触碰到了比利的脸。“让我们热吻一下,哼,警官?这个吻是为即将要捅你的人。”比利极力地扭动着脑袋,但是两只强壮的黑手突然从比利的脑后伸出来并死死地把它固定住,而乍得则捏住了比利的鼻孔。年轻的缉毒警察试图不张开他的嘴,但只过了一小会他就不得不张开嘴喘气,同时也感觉到尼科那热乎乎的嘴已经在他的上面。尼科的手亲热地拉扯抚摩着比利的头发,同时比利也已经感觉到尼科那坚硬的鸡鸡正来回摩擦着他那已被汗水浸透的T恤。“过来亲我吧!”尼科紧贴着比利那试图躲避他喘着粗气的嘴喃喃说着:“亲我啊,挨操的。”比利用尽最后的力气挪开了双腿,使尼科直挺挺地摔落在地上。乍得和拉里马上冲上前去。但是尼科制止住了他们。他看看比利,眼睛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不亲,好小子。”他向强尼点了一下头,比利感觉到捆着他的绳索正在被割断。“我看看你能做些什么。”尼科冷冷地说道。但当最后一根绳子落到地上,比利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他一把推开拉里,并向门口冲去。刹那间,拉里和乍得就追上了他。他们两个那强壮有力流淌着一身臭汗的足球运动员的身体一下子就扭住了比利,并打倒了他。比利艰苦地反抗着,时而抓拉里那滑溜溜的手臂,时而推乍得那汗淋淋的胸膛,但这两个足球后卫实在过于强壮,不一会就把他仰面朝天地翻过了身,并且死死地把住了他那扭曲暴涨的肌肉。尼科冷冷地看着警察被徒劳无助、四肢大展地按在地上。“该好好地调教他。”尼科说道。两个足球队员拖起了年轻警察,他的双手被死死地紧箍在他的身后。此时空气中除了争斗者的沉重喘吸外已是死一般的寂静。尼科走上前,微笑地看着比利,这个年轻人的T恤从最上面已经撕裂开来,破碎的布条仿佛飘带一样垂在他的胳膊上。尼科站在比利面前羡慕地看着这个汗水淋漓的躯体,他由于双手被反扭在身后使得那向前突挺的胸膛看上去更加的迷人,那布满汗水的光滑肌肤下紧包着的肌肉甚至还在微微颤动。“当你在球场上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脑海里把你扒光了。”尼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比利的胸肌上画着圆圈,“但是我从没想到它会着这么出色。”他的手又攥成了拳头轻轻地捶击着比利那漂亮的胸膛上的坚硬肌肉。比利再一次试图积聚起全身的力量,刚想使自己的手臂得到解脱,但马上就又被猛扭到身后。拉里用另一只手抓着比利的头发以控制他的头,并嘟囔道:“不要乱动,漂亮男孩,你现在属于我们,而且我们马上就要插暴你的后面。”当比利重新被拉直了身体,尼科的嘴已经落在了比利的||||乳头上,时而咬,时而舔... ...当他的兴致越来越高时,他的手向下伸向了年轻警察的拳击短裤试图抓住他的鸟蛋。比利,已经顾不得拉里对他的警告,再一次试图摆脱束缚,但两个强壮的足球队长又轻松地控制住了他,他们热乎乎的呼吸喷在了他的脖子上。尼科还在疯狂舔咬着比利的||||乳头,而布瑞特正站在他老板的身后。这个邪恶的漂亮男人用手上下撸动着已经充血的荫茎,一边捕捉着比利的眼神,一边淫荡地向他舔着舌头,然后说道:“这根鸡鸡就要插进你的小甜后面,狠狠地操你。”尼科挺起身,一只手用力捶打着比利那被汗水和唾液湿润得滑溜溜的胸膛,另只手撸动着自己的家伙。但他沉重的喘息声突然停了下来,“不,”马上他大声地自言自语道:“不,不能光这样,我们有更多的乐子要玩。”他冲着乍得、拉里和布瑞特挥了挥手:“把我们的漂亮男孩吊起来。”比利被连拽代踢地拖到了一根从天棚上垂下的长铁链旁,他们刚松开他的手,比利就狠打乍得的肩膀一下。乍得疼得哼了一声,但拉里和布瑞特马上就制服了比利。愤怒的乍得狠狠的两记重拳击在比利的腹部,这两记痛彻心肺的重拳使得他们很容易就把比利的双手铐进了铁链上的手铐中。当他们再松开比利的身体时,他那下坠的身体已经被拉得紧绷绷地吊在在了铁链上。他的双手被高高地铐在了头顶,汗水湿透了他那健壮的身体,拳击短裤也由于向下的滑落而暴露出了一小擢荫毛,丰满的圆屁股也露出了上面一半,看得几个人眼睛直冒光。几个人站在气喘吁吁的捕获物面前,尼科看了一眼乍得:“他的全部都属于你了。”带着阴冷的笑容,汗淋淋的打手慢慢走到被吊着的警察俘虏前,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料不到的动作,他紧紧地抱住了比利,两个油光光的肉体互相摩擦着。乍得扭动着身体紧紧地抱着挣扎着的比利,而比利也感觉到那个足球队长的巨大“家伙”已经死死地顶在他湿淋淋的拳击短裤上。比利极力地反抗这个让他难受不堪的身体,但似乎更增加了他的欲望。乍得那热乎乎的嘴凑到了比利的耳边,充满淫欲地喃喃着:“我喜欢干你这个挨操货,一遍一遍地操你。”乍得松开了比利,向后退了几步,并握紧毛烘烘的大拳头开始比比划划。年轻的警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眼看着拳头击打在自己身上。乍得似乎对这个“肉袋”的激|情越发的高涨,揍他的胸,揍他的肋。揍他侧腹... ...比利的每一声呻吟和惨叫,都使得他的攻击更加的凶狠。“哈,该操的,是的... ...”乍得嘟囔着,甚至他一边击打着痛苦不堪的年轻警察,他的硬鸡鸡上已经滴落出了些许的Jing液。比利试图猜测下一次打击的部位,但乍得却总是让会他意外,总是在那些最容易被伤害的地方给他一下子。拳头在他的身上飞舞,而他所能做的只有痛苦地呻吟。沉重的击打使得比利那光滑的肌肤块块淤红,而这更激起了乍得的激|情。“噢,操他妈的,真过瘾!”乍得兴奋地叫喊着,巨大的拳头雨点般地落在前后摇摆着的年轻无助的警察身体上。然后他又转到年轻警察的身后,用拳头重重地击打着他的双肩、后背和那包在短裤里的浑圆的屁股。“是的,宝贝。”乍得一边叫着,强有力的拳头继续雨点般地捶打着,“这他妈就是狠狠地操你。”其他的人一边笑哈哈地看这持续不断的殴打,一边手里摆弄着自己的鸡鸡。这真是再好玩不过的事情了。第五章乍得站在他那几乎全身赤裸的捕获物面前气喘吁吁。他已经击打了这个“肉袋”将近10分钟,而现在,他一支手拉扯着比利的身体而另支手摩擦着自己膨胀起来的鸡鸡,注视着比利痛苦的脸,“噢,挨操货。我就要射了。就要射在你着个警察猪的身上。”其他的人围在一旁观看着,看见乍得的身体开始绷紧,每一块汗漉漉的肌肉都绷得紧紧,这个年轻的肌肉男来回摇动着脑袋叫喊着:“噢!操。噢!我操。”他开始飞射出斑斑点点的Jing液,溅在比利的拳击短裤和腹部上。“操”他继续尖叫道:“神圣的性茭!”他浑身战栗着喷射出最后一滴Jing液,然后揪着比利的头发拉进了他的脸,然后在这个无助的警察的额头上狠狠地击了一下子。乍得走开一旁,喘着粗气地笑着,得意地看了站在旁边满含期待的拉里一眼。拉里看着尼科,“该轮到我了?”尼科点了点头。拉里走到头昏眼花浑浑噩噩的缉毒警察前,他那耷拉在高吊着的手腕下的脑袋艰难地微微摆动着。“你耍了我,操。你让我自始至终都觉得你很酷是吗... ...”拉里的叫喊几乎带着哭腔,他伸出了他的大手搁着警察的短裤一把攥住了他的鸡鸡和蛋,他的脸凑近了比利,狞笑地看着警察那震惊和痛苦交织着的表情。“啊..啊..噢..啊...”比利试图不喊出声,但是痛苦的确太强烈了。拉里用力地拧着,“哼,挨操的?哦?你喜欢别人弄你的鸡鸡吗,警察男孩?”拉里攥紧了这个被疼痛折磨着的警察的鸟蛋, 而他的拳击短裤又向下滑落了一截。“不要让它的裤衩掉下来,拉里。”尼科叫道,“我要亲自把它扒掉。”“好的,老板。”拉里喘着粗气,“我会隔着裤衩弄他的鸟蛋。”拉里走道桌子前拿了一条厚厚的黑色皮带,然后绕到了那个无助的俘虏身后。他看着比利宽阔的后背,上面还在滴落着汗水,那结实的背阔肌充分地展开着,伴随着一声类似野兽的吼叫,他手中的皮带抽了下去。“嘿,比利男孩。”抽打,“你喜欢吗,这叫‘炒肉’?”抽打,“这个味道好极了,操你妈的。”抽打,“没人能救得了你那漂亮的屁股。”抽打。“你是我们的表子。”比利试图躲开那落下的皮带,每一块肌肉都在他健美的后背上剧烈地扭动,但他所能做到的只有呻吟了。布瑞特走到了这个刚被乍得拳打过并被正皮带猛抽着的身体旁,他的脸猛地靠近上去,并深埋在比利的腋窝里,他移动着他的脸品味着警察身上浓重的汗味。然后他退了回来,冷笑了一下,一脚踢向了警察的鸟蛋... ...乍得拿着一瓶啤酒高兴地看着被拷打的警察,他看见尼科走到了比利侧面的布瑞特身边。他一支手抱住了布瑞特,另一支手抚摸着他的鸡鸡,而布瑞特也扭动着身体摩擦着尼科,他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等待着轮到他去修理比利的机会。一直到尼科喝止前,拉里都在一下一下地用皮带抽打着比利,“好受吧!”“该操的”拉里叫喊着,“抽死你这这个杂种。”皮带继续一次次地落下。“拉里!”尼科喊道,“拉里!”但是年轻的足球队长变的如此狂暴以至于根本听不到他的叫喊,丝毫也没有停止。抽打!抽打!抽打!终于尼科把住了拉里那粗壮的手臂,使皮带停在了空中。“我说停止了!”拉里看着他,仿佛刚刚清醒过来,他看了看皮带,并放下了它。他摇着头,“很抱歉,老板,”他说道,“刚才我走了神儿,把这个挨操杂种弄狠了点。”尼科的手臂抱着拉里那宽厚的肩膀,说道:“我不是小心眼,但是你看,我们漂亮的男孩已经昏过去了。如果他感受不到在他身上发生的痛苦该多没意思啊,是不是?”拉里给了他老板一个友好的拥抱,然后走过去拿了瓶啤酒,“乍得,该我们了。”乍得晃动着手中的啤酒瓶走到比利面前,和拉里并排站在一起,“让我们把这个家伙叫醒吧!”乍得呲着牙笑着,并摇动着手中的瓶子。“一,二...三。”冰冷的啤酒下雨似的浇在昏迷的年轻缉毒警察的身上,并开始让他清醒过来。“欢迎回来。”尼科说道,然后他转向乍得和拉里:“但是,家伙们,啤酒是昂贵的,我们不应浪费它。”说完他便爬在比利那被拉展开的身体上舔着啤酒,另外那两个家伙也高兴地参加了这个行列,他们热乎乎的嘴卖力地舔吸并探寻着面前那个被由于吊着而大大伸展的健壮躯体。布瑞特把脸深埋进比利那湿透了的拳击短裤中,那混合着汗、肥皂、啤酒和比利的体味的味道让他深深陶醉。他的嘴隔着比利的短裤轻轻啃咬着他的鸟蛋。强烈的刺激甚至让比利很难控制住自己。“哦,不。”比利想着:“千万不要”但是已经太晚了。“噢!狗屎,”布瑞特大叫道:“我们漂亮男孩的家伙挺起来了。”吸舔和啃咬全部都停了下来,他们默默地站在比利面前看着他的拳击短裤前慢慢地支起了“小帐篷”。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3-2-2 02:59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