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楼主: bigsuperz
收起左侧

[连载中] 《齐国传》 虐脐/古代/长篇 作者:BigsuperZ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2-4 09: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再开新作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4 17: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虐脐内容了,谢谢!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4 23: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新作!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16 22:34: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终于开这篇古代的啦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17 07: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谢谢分享!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4-7 21:45: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更更更更更更更更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4-13 12:22: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文还会更新吗,写的好好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29 16: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回

北山上,两个身影掠过。李达和顾风背着男孩,靠着轻功很快回到了山上。寺院里已经熄了灯了。二人把男孩背到禅室,点了蜡烛,把男孩放到地上。定睛一看,男孩的肚脐眼已经紫黑,想是那一下被黑甲侍卫封了神阙穴。这神阙穴被封,人体内的经络便运化不开,精血郁结于此,若不尽快治疗,这伤怕是能要了男孩的性命。
顾风向李达摆了摆手:“你先回去,这里我来处置。”李达也想留下来帮忙,但是看顾风执意要求,便出了禅房,关了门。
顾风脱光自己的衣服,让自己一丝不挂,然后又去脱男孩的衣服。露出男孩粉红的乳头,狭小深邃的脐眼,平坦的小腹,硕大的阳具。顾风盘坐在地上,把男孩也固定到和自己一样的位置,然后两只手拉起男孩的手,握住男孩的两根食指,缓缓地将男孩拉近自己,把男孩的两根手指慢慢地塞入自己的肚脐眼当中。冰凉的触感刺激着脐壁,但顾风已成长太多,这点难受已不算什么。接着,他又想将自己的手指也插进男孩的脐眼中,可是光是右手食指的插入,就已经感受到了男孩脐眼的幽深逼仄,两边的脐道不停地摩擦着手指,直到触摸到男孩最深处的脐心,手指也能感受到脐心的纹理,这时,整个脐眼已经被这一只手指填满,任在怎么拨弄也断断不可能再容纳下一根手指。若两根手指无法同时插入,那就行不成闭环,也无法用功力逼出脐毒了。顾风只好换种方法,取出一根细长的银针,把银针插进自己的肚脐眼里,长长的银针狠狠地插入脐心的嫩肉,就算是顾风也不禁抖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肚脐眼对准男孩的小脐眼,慢慢地贴近,直到银针也插进男孩的脐眼里。男孩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微微弯曲的睫毛轻动,看起来诱人极了。二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顾风开始集气发力,一股股热浪冲击着男孩的脐心,肚脐眼周围的紫黑慢慢变淡、消失。过了良久,顾风才把银针拔了出来,自己和男孩的脐心都微微渗血了。虽然脐毒已除,脐穴已开,但是男孩依旧身体冰凉、十分虚弱。顾风抱起男孩,带他回到自己的床上,给他盖好被子,自己则脱了上衣,环抱着他,用身体为他取暖。
深夜,男孩的手脚又不老实了,手指向前不知道在摸索什么。直到感受到一个洞穴的入口,就缓缓地将手指伸了进去。四面是富有纹理的褶皱,伸向尽头的道路随着呼吸声一张一合,吮吸着手指,尽头是一个小小的漩涡状纹理。肚脐的异样让顾风惊醒,他看到男孩闭着眼,说着梦话:“好深…好温暖…”顾风无奈,环抱着男孩更紧了,看着男孩完美的侧颜,浓密的眉毛,微卷的睫毛,再次陷入梦乡。
0 O3 v+ {- I9 Q9 m/ M
却说元宵灯会上黑甲侍卫被杀一事惊动了齐以仁。这黑甲侍卫是圣上的御卫兵,杀了黑甲侍卫,无异于朝着齐以仁吐唾沫,更遑论是大庭广众之下虐杀黑甲侍卫。这使得他龙颜大怒,吩咐手下查了多次,却没一点消息。也难怪,顾风是“已死之人”,而李达又是“不存在之人”,二人匿于固本寺多年,没有消息也是正常。
这天,勘察院侍郎又被召到圣前,手捧一卷卷轴。齐以仁正用玉杯喝着茶水,勘察院侍郎行了礼,“报告大人,还是没有那二人的消息和行踪。”
啪!玉杯摔碎在地,四分五裂。
“谁为朕沏的茶水?”
一旁的小太监慌慌张张地跑来跪下叩首,声音颤抖道:“回皇上,是奴才去沏的……”
齐以仁微微后仰,漆黑的眼瞳转了转,冷冰冰地盯着台下的小太监。“茶都凉了,可见你并不用心。来人,上刑。”
从殿外轻步跑来两名黑甲侍卫,抓住太监的两臂,把他向后翻去,让太监仰面朝上,身着的齐肋的衣服,露出一扁圆肚脐眼。那太监忙扭动腰腹,求情到:“皇上饶命,奴才知错了,奴才真的不敢了皇上。”但齐以仁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太监左侧的黑甲侍卫掏出一长硬木棍,名为“捣脐棍”,直直的插向太监平坦腹部上的脐眼。扑哧一声刺入脐中,那太监顿时口冒鲜血。不等他喘息,那棍子拔了出来,随后又狠狠地捣了进去。如此往复,力道越来越大。起初,那太监还大叫求饶,到后来就只剩下微弱的喘息声。那肚脐眼四周都被捣得出血,脐下的肠子和血管也都被捣烂。那太监抽搐两下,睁大了眼睛看着在一旁跪着的勘察院侍郎,不动了。
勘察院侍郎看的心惊肉跳,肌肉紧绷,冷汗微渗。那太监的尸体被几名黑甲侍卫拖了出去,在大殿上拖拽出长长的血迹。几个奴才在一旁默不作声地擦拭着。侍郎咽了口唾沫:“微臣知罪。微臣请脐,请陛下捅刺微臣贱脐。”说罢双腿跪着向前挪移,直到阶前,低着头,不敢仰视。
齐以仁冷笑一声,扶着龙椅站了起来。缓缓踱步下阶,走到勘察院侍郎面前,伸出右手食指。勘察院侍郎深吸一口气,双手轻握圣上的手,那冰凉的触感不禁让他双腿发颤。他仰起身,慢慢地把那根手指塞入自己裸露在外的脐眼里,他的脐眼幽深闭塞,伸入一根手指已属勉强。齐以仁的指甲刮弄着他的脐壁。他眉头一横,使劲将那手指插入自己肚脐的最深处。平时和同僚见面不过是互相摸一摸肚脐外部,这最深最敏感的脐心处好似从未被人探访过。此时的他疼痛难忍,脐眼一张一合,连呼吸都在颤抖。他拿出卷轴,接着向齐以仁汇报道:“陛下…呃…我们搜寻了…周围的所有居民…唔…没有找到这两人。”那手指突然一使劲,狠狠地抠住侍郎的脐心,侍郎疼的脚趾都在用力。“呃啊!…但是陛下,有人看到了…他们两个贱人肚脐的样子…让人印象…呃…印象深刻,我已经给您画出来了…呃”。侍郎拿出怀里揣着的卷轴,双手乘上。那塞在肚脐眼里的手指总算安分了下来,转着圈的骚弄着侍郎的脐壁,慢慢地拔了出来。
齐以仁接过卷轴,缓缓打开。那上面的人没有脸,但能看到健硕的腹肌和诱人的脐眼。一个硕大,一个椭圆,二人的脐眼都深遂至极,实乃人间尤物。连齐以仁看了都眼馋十分。齐以仁清清嗓子,背过身去,缓缓走上台阶:“算你有点用。把这图挂到各个城池的城门上,让侍卫严加检查,一旦发现有这样肚脐的人,务必绑了押过来。你跪安吧。”
勘察院侍郎终于送下一口气。赶忙行了礼,退出去了。

- o- w# h& r5 v7 U& M
到了晌午时分,男孩才缓缓睁开眼。惊觉自己身处于一张陌生的床上,四周的环境也是陌生无比,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见窗外绿叶摇曳,阳光和煦,方才定了定神。伸手摸了摸昨日深受重伤的肚脐,只剩些许的刺痛。顾风和李达晨练刚回来,见他醒了,忙取来饭菜招呼。
男孩受此重伤,损耗了大半的元气。只觉饥肠辘辘。看到饭菜,立马狼吞虎咽,大快朵颐起来。不多时便把桌上的饭菜扫了个干干净净,露着的肚子也稍稍鼓了起来。顾风定睛看去,男孩的脐眼已深邃圆润如初,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饭吃完了,男孩又提着喝了一壶的水,方才满意的打了个饱嗝。他挺着鼓鼓的肚子靠在床上,鼻梁高耸,睫毛微弯,定睛朝顾风和李达笑了笑,薄唇轻启:“是你们二人救了我?”
顾风笑笑,“我二人昨日看你被那黑甲侍卫锁了脐穴,中了脐毒,便将你带来寺里。不过,我看你倒是随遇而安,并不认生。”
男孩撇了撇嘴,深邃的眼眶下,明亮的眸子正望着顾风,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自幼便没了怙恃,早就习惯了奔走流浪,四海为家。有一餐就吃,没一餐就饿着。好不容易在这神雀城里拜了个做酸梅汤的师傅,给他看店,每月拿点例钱,却遇见几个不长眼的狗东西到这儿白吃白喝来了。”说到此处,男孩面露凶色,暗暗握紧双拳。
“那些人是谁?”顾风问道。
“昨天那几个白吃白喝的?”男孩诧异地望了望二人:“你们是何方人也,竟连这也不知道?那穿着露脐黑甲的,就是御卫军,是皇帝直属的精兵,在齐国里是大肆抢夺,无恶不作。人们看他们是皇上的精锐部队,也只能忍着。但凡有忤逆他们的,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顾风闻得此言,更是一头雾水:“什么齐国?什么皇上的精兵?小兄弟,不瞒你说,我来这庙中已六年,不曾闻过世间的事,你可否细细讲来?”
这回轮到男孩震惊了:“世间还真有你这样不闻窗外事的人?真是奇了!我从市井闲话听来,当今皇上名齐以仁,是前朝宰相齐民的独子,数年前携着御卫军屠了皇宫,把异党的官员全都灭门了,当上了皇帝!如今的皇帝可偏爱这男子的腹脐,好龙阳,只许我们穿此服,无论酷暑严寒都要露着肚脐眼儿。”说罢,用食指指了指自己露在外面的幽深肚脐眼。
顾风心里燃起了熊熊焰火。复仇的火苗从未在他心中熄灭,他必须报仇!
顾风的脸阴沉的可怕,李达看了也心中惴惴,对着男孩讪笑道:“行吧。一会儿在庙内吃完了午膳,我把你送下山去。”
男孩脸色一冷:“我不回去。你们让我在此处住下吧。”
李达又道:“你不回去,师傅岂不要急坏了?”
男孩微抬眼皮,看着李达:“我回去便是送死,那黑甲侍卫必然还在追杀我。况且我师傅根本不是诚心要教我手艺。那日他喝醉酒,亲口告诉我,他不过是看上我长得英俊,脐眼深邃,又无依无靠,拉回家里当个玩意儿。每天晚上他让我和他同睡一床,让我脱个精光,背对着他,左手环抱过来,用中指插进我的肚脐眼,右手撸弄我的下体。还有的时候他直接让我面朝着他,用他的阳具顶我的脐眼口。心血来潮了,还要用舌头钻进我的脐眼转几圈,整个脐壁都是口水。我一开始也拒绝,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在酸梅汤店里,也总有几个公子哥没事找事,非要把酸梅汤舀在我的肚脐眼里,再用嘴嘬出来,总是嘬得我脐眼通红,后来我恼了,打了几个,方才好些。我是千真万确的不想回去了,你们把我留在这儿吧。”
还未等李达说话,顾风先开口了:“你愿意留便留吧。你长得确实英俊,武功也不凡,是个好苗子,就在庙里修行吧。”
李达拽了拽顾风,贴耳小声说道:“咱们寺院地方就这么大,如今弟子众多,哪里还能容他啊?”
顾风抿了抿嘴,点点头,转身又看向男孩:“你既要留下,那你以后便和我睡一张床吧!”
李达皱了皱眉,脸上写满了迷惑:顾风你到底图什么呢?
男孩应得倒也快。“好啊!没问题。只是……”男孩顿了顿,用修长的手若有所思地捏了捏下巴:“不许晚上玩我的肚脐眼,行吗?”
顾风不禁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谁的手那么不老实,一直往我肚脐眼里钻呢。”
男孩愣了愣。昨天晚上好像是感觉指头侵入了某个硕大深邃的洞穴,随着呼吸一张一合,吸着他的手指。早起只以为是幻觉呢!看着顾风英俊刚毅的脸,还有那硕大圆润深邃的肚脐眼,当真是一个尤物!男孩搓了搓手指,心跳得厉害,脸红了起来。
顾风见他这般,笑着拍了拍他。“好啦,我的肚脐眼在这庙里修炼了几年了,钢针铁刃插进来我都不怕,还怕你这根手指?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我叫顾风,这位是李达,你呢?”
“我叫白镇。”男孩小声地说道。
顾风上前摸了摸白镇的头,和李达出去继续习武了。
# m( A- ~/ M4 H; y2 Y
却说齐以仁在养心殿内用过了晚膳,只觉晚风习习,便动了心要去莲海边散散步。当然,他也是期待着能遇上宁亲王的。宁亲王总是百般推辞不肯和齐以仁亲近,那白纱下的脐眼也像这莲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勾得齐以仁浑身燥热、心火难消。可他又不忍强暴地玩弄宁亲王的肚脐,那样对自己心尖上的人无异于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这宁亲王也估摸着是这世上唯一能让齐以仁敬畏几分、不敢恣意的人。
眼下几个太监在前面撑着黄罗盖伞,几个太监在后面举着扇子,齐以仁就在中间阔步走着,只闻得荷花的清香越来越近。定睛望去,那温水池里碧绿连天一片,不少的荷花绽放的格外妖艳,也有的只是淡淡的结了个花骨朵。齐以仁正赏得开心,互听不远处传来嬉笑声,他循声望去,倒不是宁亲王,而是个刚入宫的常在位,都唤他叫沈郡王。这沈郡王正同几个奴才在莲海旁戏水呢。沈郡王年方十七,乃当朝户部侍郎之子,长得一副好皮囊,好玩乐不好读书,他爹看他轻浮,也不是当官的料,便把他送进宫来,当皇帝身旁的知心人也是好的。此刻,他正用手捧出莲海里的温水,往天上洒去,池边聚集着氤氲的雾气,他头发上又沾着些水珠,倒像是出水芙蓉一般,天然去雕饰。他今日也穿了一件轻纱露脐服,这轻纱正随着一阵阵晚风飘荡。齐以仁早被迷的七荤八素,遣散了身旁众人便向沈郡王走去。
沈郡王没有察觉齐以仁走近,直到一双温暖的手隔着轻纱捂住了他的腹部。沈郡王的腹部不甚干练,有微微的肉,腹肌也只能看见一点。但正是因为微微的肉感,导致他的肚脐眼也格外的圆硕深邃。那隔着轻纱的手也不老实,摸弄两下找到了脐口,右手中指就转着圈的缓缓隔着轻纱塞了进去。入了一个指节还未到底。“爱卿,你的肚脐眼果真如看上去一般硕大深邃。朕很喜欢。”齐以仁伏在沈郡王耳畔轻轻地说。
“臣每晚都要用手指自扩脐眼……就为了让皇上插臣肚脐…呃…肚脐眼的时候,能更舒服一些。”
沈郡王的侍卫早都实相的退下了。齐以仁只觉下体湿热,内心燥热,撩起轻纱,直露那诱人的肚脐眼,再狠狠地把手指塞入他的脐眼。那塞在沈郡王脐眼里的手指中指的越来越厉害,先是不停地抽插,一次又一次地感受指尖和脐心的碰撞。然后在里面搅拌,力度大到好像要把脐心抠掉。沈郡王只觉得自己的脐眼要被撑爆了,痛苦地呻吟着,汗水打湿了整个额头。
齐以仁直到手指酸痛才把手伸出来。沈郡王仰躺在池边上,靠着白玉围栏,露着已经发红的肚脐眼,肚脐眼明显比先前扩大了几分。沈郡王喘了几口粗气,扭着性感的腰部,拽着齐以仁的手说:“皇上,这晚风都灌进臣的大肚脐眼里了,皇上帮臣暖暖好吗?”
齐以仁看着他性感迷乱的脸,笑了笑。“怎么暖?”
沈郡王仰起身,用饱经折磨的脐口蹭了蹭齐以仁的阳根。“用这里给臣暖一暖,好吗?”
齐以仁下体已是燥热许久。这会子被挑逗的早都不知东南西北了,解下腰带脱下裤子就露出硕大的阳根。然后按住沈郡王的手腕,把沈郡王仰面按在身下,阳根正对他暴露在外的圆硕脐口,然后身体靠近,狠狠地插了进去。
沈郡王只觉脐部一痛,身子一抖,然后收紧腹部,用肚脐眼狠狠的嗦住齐以仁的阳根,不停的挺着身子,让阳根触摸到脐眼最深处。
“皇上,插烂臣的大贱肚脐眼吧,皇上!”
沈郡王迷乱地喊道。齐以仁抽插得更猛了,整个肚脐眼一张一合,吞吐着硕大的阳器。沈郡王深深的喘息着。
最后一下!齐以仁这次直接趴在了沈郡王身上,那阳器把脐心推向最深处,几乎紧贴肋骨!一股白色的液体喷射而出,喷满了沈郡王的整个肚脐眼。齐以仁这才拔出阳器。沈郡王的脐眼现在大了两圈,像是一片白色的海洋一样。沈郡王浑身是汗,迷离地看向齐以仁:“皇上,臣的大肚脐眼果然暖和多了。今后这肚脐眼再着凉,还得让皇上帮我暖暖……”
齐以仁也笑了。“你自己把着脐眼里的东西清洗清洗。”
“臣才不要”沈郡王靠向齐以仁:“我这大肚脐眼里面的,都是宝贝~”
两人正颠鸾倒凤,却不知这几幕正被躲在阴暗处的小太监看了个分明,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9 a  X, u3 l3 u7 o/ x& _, G6 }! i

0 \" x/ b, q& X( \/ j5 Y3 |) c5 a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29 17:4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更了等了楼主好久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2-9-26 08:38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