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楼主: bigsuperz
收起左侧

[连载中] 《齐国传》 虐脐/古代/长篇 作者:BigsuperZ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14 16:4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期待更新

点评

催更,自己不更新跑来看别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2-6-14 22:15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4 22: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阙行 发表于 2022-6-14 16:41
- ?) G% T+ N! E4 ^+ d& X喜欢,期待更新

5 w9 f0 K% w4 N! u* A* j催更,自己不更新跑来看别人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5 00: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阙行 发表于 2022-6-14 16:41/ q, [( |& f2 j' m' g5 g4 |0 K+ x
喜欢,期待更新

2 w2 F* \/ C* V* m大佬,您更新了吗?$ m- t1 U5 e4 a; b" F$ C4 \# J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16 22: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回
却说这顾风是断断不可能让白镇跟自己行这脐根之交的,在那火红的根头刚要触碰到顾风脐眼口的一瞬,顾风精气涌上双肩,手腕一翻双臂一推,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再次把白镇震出十米。这白镇还不罢休,从地上爬起,嚣叫着再度跑来。顾风运气,用右脚在地上画起阵法,左手竖起小指,嘴里念道:“轩辕起,九天动,神阙开,定。”一阵狂风吹起,顾风左臂一甩,伸出小指,正巧白镇冲来,那小指不偏不倚正插入白镇的脐口,贴着逼仄的脐壁,毫无阻挡地直通脐心。狂风和白镇都霎时定住了,连散落在空中的叶子和激荡的水花也定格住。只见他身子微微颤动两下,嘴里说着不明的话,眼睛一闭,直挺挺向后倒了去,顾风忙去接,白镇就正倒在顾风的臂弯里,火根还举得老高。顾风叹了叹气,刚才自己使出的是定脐之术,从神阙下的动脉打入功力,让浑身精血缓流,这才让白镇直接昏睡过去。过了半晌,白镇这火根还高挺着。顾风细想来,这混小子今日这番胡闹,多是火气太盛的缘故,这样憋着也不是办法,便给他用指头告一告消乏,不在话下。
却说已近薄暮时分,庙里已经开伙了,只不见顾风和白镇的踪影。这李达心里疑惑,往寺庙门口寻去,之间苕帚歪倒在墙根,水桶倾覆在一旁,那水渍都已干涸了。这顾风一向勤勉,怎的今日轮到他洒扫庭除,却不见了踪影?李达越想,心里越是疑惑。既不在寺里,那这顾风可能去的便只剩润脐洞一处了。李达除了寺门,寻着一棵树就登了上去,踏着落日余晖,树叶照得火红一片,只像是飞驰在火上。
不多时,李达便到了润脐洞。这白镇正昏睡着,顾风正替他洗着身子呢。只听背后人声传来:“我倒想你们二人去哪了,原来来这里混玩?”顾风回头一看,只见李达就站在他们身后,头发上沾着水珠,露着扁圆而深的脐眼,也存着点儿积水,正往外缓缓流着。
“何曾玩了,白兄弟喝醉了,我带他来这醒酒来。”
“可曾吃过饭了?”李达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问道。
“还没吃。”
李达皱了皱眉:“你先随我回寺,一来你是方丈眼前儿的红人儿,你不在寺里时间长了,方丈要起疑。再者你也回去把饭吃了,顺道儿给这小子也带份来。”李达用手指了指昏睡在一旁的白镇。
顾风想了想,指着白镇道:“我只怕我走了,他一会儿倒醒了。”
李达扬了扬眉毛:“一来我看这小子醉得不轻,一时半刻醒不过来。二来就算醒过来又如何?他要是认路,一会儿也就回庙里去了;他要是不认路,只教他在这儿等着。”
顾风寻思这李达说得有理,不知道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许多,便和李达回了庙。
谁成想,顾风李达前脚儿刚离开,这白镇后脚儿就醒来了。他揉了揉双眼,脑袋里只记得残破的片段。他只记得自己被带来这洞里,一时性起把顾风按在地上,要行那脐根之交。又加上自己的火根隐隐地酸痛,地上还到处可见湿凉的白斑,脑子里倒凭空脑补出不少。这白镇拍着自己大腿叫道:“那顾风素日待我同弟弟一般照顾,我今日如何就做了这等糊涂事了?”又寻了四周不见人影,便想着这顾风定是恼了他了,不愿再见他了,自己还有何脸面回去见他?不如下山,死活凭自己去罢了!一时泪流不止。穿好衣服出了洞,伴着朦胧的月影,踏着林叶就下了山,不在话下。
/ d# F  M: V9 I* g' P9 I7 ]6 ~9 ?
却说这齐以仁虐杀了沈郡王和何太医仍不能解气,下令诛杀二人九族,数百人连坐。女的斩首,男的一屡剖开肚脐眼,扯出肠子,把肠子连人挂在城门上示众。这些男的不能即死,只能受着剧痛,感受着腹内生出蛆虫,哀嚎连连,有的人更是三天三夜才断了气,满城腥气冲天,城里人无不战栗。这事以后,齐以仁一连发了好几天的脾气,宫廷的捣脐棍都弄折了十几根。大臣上朝都低沉着头,脸色发白,冷汗直冒,生怕有哪点得罪了齐以仁。就说这兵部尚书李轩,年三十二,皮肤黝黑,膀大腰圆,一颗菱形黑脐横在腹部中央,脐眼未经开发,是又深又紧,只因在齐以仁说话的时候咳嗽了两声,便被齐以仁斥有不臣之心,让他在朝廷上向文武百官请脐。下令文武百官都要重重地捅他的脐眼,凡有不用力者,与他同罪。这李轩平日素来正气,免不得得罪些奸佞小人。一般的大臣不过把手指插进去一下就拿出来,可偏有的人趁这个机会报复李轩,看着他阴险地笑着,先是手指在脐眼口撩拨搔弄,再画着圈儿地往里探入,之后猛地插进去,一根手指恨不得把李轩戳个对穿,那指甲还狠狠地抠着李轩的脐心,仿佛要把那脐心抠掉一般。李轩吃痛,脸上青筋爆出却不敢出声,这请脐时要是出声喊疼,可是要剖脐的大罪过。光是疼倒也算了,只是这捅脐只有上级捅下级的份,李轩位高权重,肚脐眼统共没几个人捅过,可如今朝廷文武百官都捅了他的肚脐,更有那些靠着捐钱买官来的,自己原来正眼都不瞧一眼的人,如今倒也来捅他的肚脐眼儿了,这是摆明了的侮辱。一圈下来,李轩的肚脐眼红肿不说,血也混着脐液流了下来,他也不敢去擦,就先用手扒开肚脐,给齐以仁看他那通红渗血的脐心,跪着给齐以仁磕头到:“微臣知错。”齐以仁这才饶了他。
这日上朝,齐以仁忽地看向那勘察院侍郎道:“朕都快忘了,元宵节那两个恶徒,到底抓到没有?”这勘察院侍郎哪敢说还没抓到,若惹得龙颜大怒,只怕是要当场要把肚脐眼捣烂,只觉双腿发软,登时跪在地上,胡乱扯谎道:“抓到了,抓到了。正押在大牢里审着呢。”齐以仁看他这模样,心里倒生出三分疑惑,勘察院侍郎不敢抬头,冷汗直冒。只听齐以仁说道:“朕不过问你句话,你慌慌张张地做什么?既已抓到,那就后天拉到市口杀了吧。朕要让他们最痛苦的死去。”齐以仁说着,顿了一顿,话锋一转:“可你若是诓骗朕,后天杀的就是你和你的全家。”
勘察院侍郎忙磕头道:“微臣不敢,臣要有半句虚言,愿意千针刺脐、万刃割脐!”
这勘察院侍郎名舒杰,年二十六,原是这城里赫赫有名的捕快,身手轻巧敏捷,容貌刚毅帅气,又靠着家里给朝廷里打点着,升迁如登青云梯一般,坐到了今天勘察院侍郎的位置。
这舒杰并非没认真查,只是光凭两张肚脐眼儿的画像,找遍了城内也找不出人来。下了朝回了勘察院,想着自己命不久矣,便两眼垂泪,不住叹气,只想不如找个清净地了结了自己算了,也免得日后肚脐苦痛。这一旁的亲近小厮见了,问道:“大人何故这般长吁短叹?”舒杰指着那两张卷轴,叹道:“这二人找了半年,愣是半点消息也没有。如今皇上要拉去问斩,交不出来人,吾命休矣!”
这小厮倒是头脑机敏,便言道:“大人,皇上要你便去寻,寻来了不就得了?”
这舒杰一时没听懂小厮的言外之意,指着小厮便怒斥道:“要是我能寻来,还在这与你费口舌?这一两张肚脐眼儿的像,我给你,你能寻来?好歹死的不是你,便在这儿同我混说,看我笑话。我要死,也先把你斩了,剖了你的肚脐眼!”说罢便叫人要剖了这小厮。这小厮忙跪下叫冤道:“小的听明白了。大人觉得光凭这两张肚脐眼儿的画像难找,这就好了,皇上也分辨不来,不过寻来两个差不多的,斩了便了事了。”
这舒杰皱眉道:“只是这满城搜遍了也不曾见这一样的肚脐。皇帝眼神奇准,要被发现了糊弄他,那我一定不得好死。”
这小厮笑道:“不一样便弄成一样的,不就得了?不瞒大人说,我老舅在城里做这给脐眼修形的生意,是个顶有名的修脐师傅。咱只消把他请来,再抓来俩差不多的,保准瞒天过海。”因又趴在他耳边言语了几句。
舒杰脸上阴霾尽消,站起身来狠狠地拍了拍这小厮的肩膀:“不枉我平日待你好!快把令舅公请来!我这就带人去寻两个人来!”
舒杰当下就亲自领着十几勘察院捕役快马加鞭往外城赶去。这内城的人家大多是有钱或是有权的,舒杰不敢造次,但这外城多是平民百姓,就是抓来两个斩了,想来也不妨事。家里人来闹事,或给点银两,再不济的就一律带走打死,想也不能闹出什么风波。
只见一行人马到了外城,扮作是来进货的贾商,手持通缉令上的两个肚脐眼儿画像,伺机盯着这街上男子的肚脐寻找。舒杰坐在路边脚店的门槛上,看着捕役在路上东张西望,东窜西窜的,心里窃喜:“多亏圣上的英明政策,让天下男人都露着肚脐眼,可是帮了我大忙!”正想着,忽听右边巷子里传来打闹声,舒杰忙赶过去。只见一捕役和一男子打了起来,这男子皮肤白净,容貌英俊,更生得一颗深邃浑圆的脐眼,只是不如那通缉令上的大,但倒也有八九分相像了。这男子还把舒杰当救星呢,只喊着:“妈的,大哥快携我制住了他,这厮无缘无故要来绑我。”只见舒杰一个箭步上去,配合着捕役抓住那男子的手腕就把他翻按在了地上。那男子重重摔在地上,只不住地大骂,还想挣脱时,几个麻利的捕役早就赶来了,把这男子绑了起来,打昏过去。
一行人都是正派样貌,却行着这歹人之事。前拥后挤地把他扔到马车上,却只听身后一个男声传来:“你们这群人在这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绑人伤人,我便要找捕役来拿了你们。”舒杰等人往后看去,只见一皮肤黝黑的男子背着光站在巷口,背着光亮,看不甚清晰,话方说完就往扭头跑去。这舒杰本是有点本领在身上的,袖口常藏一粗麻细绳方便拿人。只见舒杰右手一抖,一头握在自己手中,另一头竟如箭般飞了出去,像是听得懂人话一般缠住那男人的双腿。舒杰猛地一拽,那男子直接摔了个狗啃屎,直直地被拉回到舒杰面前。舒杰把这男子翻过身来细看,只见这男子年二十四五,像是习武之家,肌肉结实,腹肌明显,长得浓眉大眼,一脸正气。舒杰朝那裸露的脐眼看去,那脐眼硕大椭圆,却不甚深邃,倒是即似李达肚脐眼的模样,只是还需再深邃些。舒杰只叫道苍天有眼,得来全不费功夫,倒有这蠢人送命上门,一时也绑了起来。那男子还叫呢:“你们这群贼人,等捕役寻到你们,非把你们头都砍了。”舒杰掏出令牌,黑铁上铸着“勘察院侍郎”字样,笑道:“捕役?我乃勘察院侍郎,全天下的捕役都归我管,我倒看谁能救你。”那男子瞪着眼,还未来得及说话,便教人打昏了过去,一行人把两人扔上马车,往回赶去。
说起这勘察院,是皇上钦设的专管侦破重大刑案、捉拿案犯、逼讯口供、定罪处刑之机构,各地的衙门、巡捕房都听从这勘察院的命令。却说不多时,这一行人马就回了勘察院,为避人耳目,只从西角门把车轿都抬了进去,把二人扔进讯刑房里铐在铁椅上,并排而坐。这勘察院的讯刑房在齐国可是赫赫有名,天下的酷刑没有勘察院讯刑手不知道的,也没有这讯刑房里做不出来的,无论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强盗,只要在这讯刑房的铁椅一坐,出来保准哭爹喊娘、认罪认罚、改过自新。
此时已是戌时,天色已经尽黑。舒杰身着一身黑衣,胸口是铁线和黑线编织的斑斓猛虎,左右两侧各绣一麒麟神兽,衣服只劫到胸口,下面垂着黑色薄纱,幽深闭塞的肚脐眼在薄纱下朦胧,看不甚分明。当下舒杰带着四个讯刑手便进了这讯刑房,这四位可是勘察院的四煞,下手极毒,心肠狠辣,在他们手下的罪犯没有能熬过半个时辰的。
舒杰在一高大金虎木椅上坐下,令四煞点起房里的蜡烛,只看二人还昏着,又命打两盆冷水给他们浇下。只见四煞中的二人提了两桶冰水进来,劈头盖脸整个浇扣在二人脑袋上。二人霎时惊醒,只慌乱地蹬腿叫着。之间舒杰粗眉一横,左右四煞立刻掐住二人脖子,力道之大好似能直接掰断二人的脖颈。二人呼吸不畅,脸色青紫,知道几乎断了气方才收手。舒杰也不言语,只让这二人自行会意。二人喘着粗气,右边那个皮肤黝黑、脐似李达再不敢出声了,只有左边那个白净的还喊着要放他出去,只见舒杰从面前的签筒中抽出一根令签,直甩在面前的地上,因言道:“掌嘴二十”。令签落地的清脆声刚响,那白净的男子霎时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巴掌,差点一掌将他扇晕过去。紧接着是剩下的十九巴掌。等挨完这二十巴掌,白净男子双颊红肿,把头一仰,一大口血就吐在了地上。两人都不敢出声了,这才定睛看了眼这讯刑室,灯火惨淡,面前一紫檀木高案,舒杰就坐在案后,上挂一黑木雕刻的虎头像,右边一整面墙则挂满了各类刀枪斧、夹子,上面还血迹斑斑,让人不由得战栗。
“姓甚名谁?”舒杰手里摆弄着那两张脐眼图,声音低沉阴冷。
左侧那个白净的男子先开口了:“我…我姓陈名木,本是南边申城做纺织生意陈家的二儿子,如今到京城来是来京城赶考的,今日之事定有误会……”话未说完,又结实地挨了两个嘴巴。只听舒杰说道:“问你什么你便说什么,再说屁话,说一句我割你一块肉。”这陈木只觉得天旋地转,连连点头。
舒杰又抬眼看向右边那个黝黑健硕的男子,男子低着头答道说:“我姓金,名升。”
“是哪里甚么人?”舒杰问道。
“我是本地金家次子,从小是习武的。”金升答道,不敢多说一个字。
舒杰饶有兴致地看向两人。
“你们二人,之前就认识吗?”
金升摇头:“大人,我和他今日初见,之前不曾见过。”
舒杰听闻这话,只给四煞使了个颜色,最右边那个讯刑手手拿一钳子走了过来。金升看着他,只觉得身上发颤。只见那个看了看金升椭圆的肚脐眼,拿起钳子,一口气捅了进去。那钳子头部正夹住金升的脐心,钳子中部狠狠地撑着金升的脐壁两侧,金升疼地大叫,却被结结实实地给了一巴掌,他便只好捂着嘴,不敢吱声。
“再说。”
金升颤抖着说道:“大人,我们真的不曾见过……”只听那不字一出,夹着脐心的钳子使劲夹合,又旋转着拧着那最脆弱的脐心。金升只觉得自己的脐心要被拧断了,疼得喘着粗气。
“你们是不是之前就认识了?”
“是了,是了。”金升胡乱地叫道,肚脐眼里的钳子这才泄了力。
旁边的陈木此时脸色煞白,不敢多说一句。舒杰一个眼神过来,那陈木连连点头,不敢丝毫怠慢。
“元宵节晚上杀御卫军的,可是你二人啊?”
二人听此言一出,都瞪大了眼睛,呼吸都不敢了。别的乱认了也就罢了,这可是掉脑袋的死罪啊!一旁的陈木先连忙摇头道:“大人!真不是我干的,大人明查啊!”
话未说完,只见右边的讯刑手从墙上取下一铁棍子,那头上还沾着斑斑血迹。讯刑手把那铁棍子就对准陈木那浑圆脐眼的中心,陈木还摇着头呢,那铁杵啪的一声只一下插到底。紧接着,讯刑手快速插拔着铁棍子,一次又一次像捣药一样撞击着肚脐的最深处再拔出,撞击脐底发出咚的一声,拔出来又啵的一下,两种声音交替发出。那腹部像是海上的浪涛,波浪起伏。只见陈木额头冒汗,仰着头,面色痛苦,喘着粗气叫道:“莫要再插了大人,大人,明查啊大人。”
“既说不是你,那贼人是谁?”舒杰一拍桌子,问道。
陈木慌忙喊着不知道,那铁棍子就插的更深了,真好似是一把长枪不偏不倚捅进这幽秘之地,要把人捅的脐开肠断。陈木整个腹部都凹了下去,和脊背几乎贴合。
“我肚脐眼要烂了…大人!”
陈木只觉得自己的脐底马上就要被戳穿,肠子也要被挤得爆开,痛得恨不得一头撞死。
“说不出贼人,我就捅烂你的肚脐眼,肠子拉出来喂狗。”舒杰吼道。那陈木仰着头,咬着牙,青筋爆出。腹肌分明的肚子也保护不了脆弱的肚脐眼。终于,他仰着脑袋喊道,铁了心,指着一旁的金升:
“是他!大人,是他干的……!”
陈木再难忍受这铁棍子在自己椭圆硕大的肚脐眼里横冲直撞,只胡乱攀咬着。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U, ?' j0 J( M3 M- f. S5 C
3 X( [( ?" E7 a' z+ q* L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7 00:03: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终于更新了,开心开心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7 11: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This one is so long 齐国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饶有兴致,期待下回分解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了好久终于见到更新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超棒,加油~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2-9-26 08:35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