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2645|回复: 3
收起左侧

[纯虐腹文] 拳王最終被徹底擊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4 11:2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亮的国家体育馆,正在酝酿着一场伟大的对决,黑压压的观众们填满了观众席,观众们引颈看着那一小方板正的拳台,等待着他们今晚的英雄出场。
/ L8 }+ V( G/ U* J$ q! a) h9 Z" K' V那是全亚洲,甚至是全地球的最强拳手,野兽吴志勇。
5 e6 ^- R: ^# f1 M) ~! r在十年前,前拳王金平贤被打败而早早隐退后,就再没有人能够阻挡这个拳台上的野兽,全战全胜的战绩让他成为了传奇。
2 v# H5 X( \% z0 N6 h而今天,就是传奇的最后一战。
4 r6 ^- {& e$ K. g9 Z' f9 }. o' l三十六岁的吴志勇,由于常年的高强度训练,身体仍然保持着年轻的活力,在不久前的测试中表面,他的身体年龄仍然停留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没有衰弱。
7 m; u6 |# b0 Z8 z6 x与其说没有衰弱,不如说现在的他正处于巅峰。- ^0 ~" e" o8 y- ]: P& f6 j
但是,处在巅峰的拳王,却选择在巅峰时隐退。+ O! K$ _! i. n/ m6 M8 y7 E# X
“与其狼狈地慢慢拖时间,不如让自己在最辉煌的时候画上漂亮的句点。”  M) A# C3 \8 R2 U! M$ `! U5 j
如此潇洒的态度和奇迹一般的战绩让观众们爱上了这个男人,入场票一票难求,比赛被无数媒体转播,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一场比赛,拳王的收官赛。
; V+ j$ q" B& w" Q没有人在乎比赛的对手是谁,是谁都不重要,也没有人考虑过胜负,在吴志勇的面前,对手只能失败。
# k- @1 [, [) Z( p# H! H; k6 f只有他是今晚的主角。# p3 C/ A' Q" Q$ |) }
“他出来了!”" f& ^* w2 _# B) p- x# E/ |% Z8 I. N
伴随吴志勇的出场,全场陷入欢呼,披着拳击战袍的拳王向全场挥手,没被遮挡住的身体展现出的是完美的肌肉,日复一日的训练让他常年保持极低的体脂,肌肉坚固而有弹性,比十年前刚参赛的青涩样子看起来更加坚固,仿佛有了一丝顽石钢铁的质感,魁梧的身躯能够震慑任何一个敌人,充满爆发力的壮硕身躯是他最好的武器和盔甲。1 u( ?1 o+ L$ S( e' n3 o0 n8 Z4 G" g
无法想象这个强者失败的一天,他就是凡人间的战神,出场的同时就决定了胜利。
5 K( J2 L0 y. s5 c  O0 C$ W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冷落了他的对手,只有主持人敷衍的介绍在麦克风里响着。/ t. S1 {/ n/ T" o; F
“黑方是19岁的欧文书,比起三十六岁的拳王小了整十五岁有余,接近拳王一般大了,哈哈,今天是他生涯的第一场比赛,刚好对应拳王的最后一场比赛,真是有趣的对手。”! M8 _8 r5 \; B8 c2 `* p
尽管这么说着,但是解说人和观众都心里觉得奇怪,怎么安排了这么个一次比赛都没打过的新人和拳王打,不过很快也就释怀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次就是个仪式性质的表演赛,估计是主办方想要捧红这个新人吧,和拳王打就算输了没也什么,反而是参与了最后拳王一场比赛的经历能让他身价大涨。: a6 a+ i( y7 c2 j: p, b
“比赛规则是每回合三分钟,回合间休息一分钟,只要不使用武器不击打要害以外没有其他规则限制,回合数是超长的十二分钟,各位观众,开始今晚的擂台狂欢吧!”, a3 t" N' a9 m# W7 i
伴随激昂的解说和音乐,红方和黑方选手各自从角柱走向擂台中心,碰了碰拳。
: _( \2 `! n' Z) c“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你。”一米八八,九十五公斤的魁梧拳王小声说:“公开比赛,没有阴招可以用了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说着,他露出凶狠的表情。5 [1 k8 S* {, {
“是的呢,我们堂堂正正地比一场。”一米八不到,只有六十五公斤的黑方选手欧文书露出无害的微笑,身上薄薄的肌肉紧实而流畅。1 A8 b- g& c4 V- F1 o
“我要在第一回合KO你。”聊下狠话,拳王摆出架势,观众们没有听见他们的小声对话,见比赛开始,兀自兴奋起来。
4 k( U. |8 i- F% v/ O, U% T7 Z0 D0 X" V敲钟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几乎是押着敲钟声,吴志勇打出快而有力的直拳,欧文书急忙后闪,拳头带风从他眼前半寸处险险擦过,但刚躲开第一拳,拳王凶狠的第二拳就已经到了眼前。
  L$ v) {6 u8 D- T“哇哦,才一开始拳王就打出了他拿手的高速组合拳,新人似乎招架不住啊,是要第一回合结束比赛吗?”
+ J% M* @' N' I! u0 C5 u欧文书及时用双手挡住了那一拳,却整个人被巨力撞倒。' v6 [* m' Z9 |7 P
“起来!”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发出野兽般洪亮的怒吼,观众也跟着发出了欢呼,高喊吴志勇的名字。1 y! l: ?8 A" b( b5 P8 I
“吴志勇!吴志勇!吴志勇!”" n/ X" V5 G# f
在全场的欢呼声中,吴志勇居高凌下地看着小了自己十几岁的黑方拳手从地面站起来。
1 ~8 n# @) a! E“我决定了,一下子把你打败也太便宜你了。”吴志勇低着头对还在爬起的对手说:“为了观众们不扫兴,我们打满十二回合吧。”
( l; ~: S3 U/ g% k) _, q说完,吴志勇转身,对着四周的观众们挥手,欧文书趁机从背后扑过来。
; j, O, D" J7 i: M$ s" x“太慢了。”: l7 v/ @& Z' }8 h
吴志勇用与他身形体量完全不符的灵巧转身闪开,新人不放弃一般连环出拳,却全部落空。$ L4 c  ^' O8 b3 i- j) Y# ^
“喝啊!”新人奋力挥出最后一拳,伴随击中的闷响,新人惊喜的抬头,看见自己的拳头打在拳王壮硕的胸肌上。! C* L) }  `2 I1 ~% H/ z
但是没用。
* q6 J# Q/ ]/ [0 P) h8 C; d/ a拳王排开他的手回击,红色拳套打中对手的锁骨,巨大的力道再次把他击倒,而自己被打中的胸口连发红都没有。9 b; X5 ?5 v2 e* }$ \
观众再度欢呼起来,这就是他们崇拜的吴志勇,不可撼动的身体和无坚不摧的拳头,真正的拳王。5 o% L7 h- A7 {0 f
在这样拳王虐新手一样的比赛中,时间过去了三个回合。9 L- X0 `7 M6 i) v
第四个回合的铃声打响了。; }& ~' m: Z( E1 m% t
黑方的选手微喘着气,原本偏白的皮肤因为运动而发红,额头上出了薄汗,反观吴志勇呼吸平稳,一滴汗也没流,完全不像在进行一场拳赛。: d5 h8 N( J. w+ A7 [# g
“就这么一下一下推不倒翁似乎有点无聊,真是的,为了让你能够坚持到最后,还不能用力过猛。”面对喘气的欧文书,吴志勇这么说着,一脸胜券在握戏耍对方的表情,感到终于大仇得报,内心燃烧了十年的暗火逐渐变成喜悦,嘴角也不由自主露出笑容。) ]3 N' [! L  b2 B( _
拳王最后的的一场告别赛被打成了力量的炫耀赛。
! W* X9 n, b4 _5 T2 ^“的确是……有些无聊呢。”喘着气的欧文书突然开口,微笑着直视吴志勇的眼睛。1 I" h; {  g! A/ f+ |: H) e
“你!”感到自己受到了挑衅,明明是自己完全的优势,却被对方这样直视双眼。" |9 ~$ x* z  {# B' |, D/ I
猛烈击出一拳,直接打向了年轻拳手的脑袋。4 G. c5 ^& `3 R# P' e$ L
啪,拳套击中物体的闷响,被击中的却不是欧文书,而是……吴志勇的手腕。. N% n7 b1 R5 L# i7 S8 F
“什!”8 h7 I: c+ p6 ]* I& r
拳王惊讶地看着自己出拳的手腕被新人快而准的一记左拳击中,被打偏向一边,还来不及反应,新人的右拳就狠狠打中了他的侧脸,是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巨大力道。' G1 r' I8 W% o8 d# S
嗡——
6 V$ j. q; R- T0 \* W脑子里一阵鸣响,拳王的头歪向一边,但下一秒就反应过来,狠狠回以一个勾拳。- d( k9 J8 K$ `) V* e& Z- Z+ g3 Z
啪!- f8 Q) @( Q1 M! _% ]6 o5 o
又是同样的的一个闷响,出拳再次被截住,手肘内侧挨了一拳的吴志勇前臂因为惯性,划了个圆弧向内打,撞上了自己的鼻子。
3 o1 Z( K+ w, y4 S) p9 y1 _鼻子被打中的酸涩感让吴志勇飚出两三滴眼泪,视线也变得模糊,欧文书趁机贴近,一个上钩拳把吴志勇的头打得上仰,露出下巴。
0 C/ Z- j! S+ U: Z: \( Z) i# o这个力道,这小子一直隐藏了实力吗?他一直在耍我?+ D( }* n  n/ f+ J* J% Q' i; z
这样的想法充斥吴志勇的脑海,他强行摆正身体,重拳打向欧文书,但是再一次,新人准确的用打中了他的手腕。
9 M! ?  f3 [8 B8 s# g“唔。”. X4 P/ b, H6 M* \  _' a# |
被截击的拳头往上擦过了欧文书的头发,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再度贴近的新人把一个重拳打上了吴志勇的腋下,吴志勇终于发现了不对,对方不但隐藏了力量,而且还能完美地截住自己的攻击。
8 U5 B3 u+ B) j“怎么回事。”
4 D/ {. H6 v! U+ E; U; l吴志勇自言自语,更加猛烈地疯狂出拳。0 h: y. w3 o' `' Q8 C4 \! N4 p; A
嘭嘭嘭嘭!
# O2 Q2 O4 V. e6 v- ~腕部、手肘、腋下,手臂上的关节一次次受击,把吴志勇的猛击打偏扭转,而每一次打偏后,欧文书都会趁着那一小刻空隙,往肋下、肝脏等疼痛但不违规的部位。9 I, j) G  m8 M4 j! }4 n8 C
“混蛋!”怒斥着出拳的吴志勇有些失去理智,当他再度把拳头打向欧文书的鼻子时,这一回合的时间到了。/ G7 j2 ^4 I- |  O
吴志勇逼迫自己在离对手笔尖几厘米远的位置停住了拳头,瞪着对方像一头蛮牛那样愤怒地喘着粗气。
2 p+ m: m; {; B6 ^/ q! _% G在这一拳之前,他已经被截偏了不下百拳,对方四两拨千斤地化解他的重拳,并且还不断在身上打下疼痛但不致命的拳头,吴志勇觉得欧文书就像烦人的苍蝇,打不中,而且还不停撩拨自己愤怒的神经。5 w4 x# r0 Z# e  h" z; D: T( k
“冷静,冷静。”在中场休息时替他按摩的徒弟和助手劝说道,他们察觉到了吴志勇情绪上的异常。. w6 d3 G1 G) {6 n0 T: f" G+ i
“对方能够……挡住你的拳头,这次不要轻易出拳,改为防守反击。”站在身后的教练道,他有不好的预感,对方与其说善于防御,倒不如说是预知了吴志勇的攻击,这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3 N1 D" ]* `1 n+ M, p9 _, \
“我知道。”
+ C& v9 z# x8 P/ P* I% g第五回合的钟声敲响,吴志勇丢下这一句话,几步跨到擂台中央。' k9 N7 U" i2 y5 _4 ]! d/ `
这次拳王谨慎起来,举起双拳挡在面前,用防御代替了主动进攻,但是他的内心却十分不情愿,他渴望用自己的重拳打爆那个可恶新人的头,而不是这样憋屈地防御。
+ ]8 X* m2 {) E  Q5 \' e观众们反而激动起来,尽管一些吴志勇脑残粉不满,但比起一味的倚强凌弱,大多数观众更喜欢看有来有回的战斗。
( ]  h0 e5 ~2 E: A  j- _& O欧文书快速逼近出拳,吴志勇则是防御躲闪,他抓住欧文书攻击的间隙出拳,但是欧文书却忽然停止了攻击,改为朝左边出拳,再一次打中了吴志勇挥出的右臂的臂弯,紧接着顺势打中因为右臂偏离而露出的右侧腋下。! z2 f$ k6 k3 ^) D1 H# L
“呃。”
! F, \' B4 z. _" ~1 [+ K吴志勇右侧腋下被击打地酸麻发痛,这次不止是旁观的教练,连他自己也发现了,在他才刚刚冒出出拳的想法时,欧文书就已经改变了攻击方向。2 l; o; u5 X  ]4 I
“很奇怪是吗?”欧文书看着拳王诧异的双眼,耳语般低声说:“其实原因很简单哦。”. _' U& O2 O- v9 a' `& ]7 K
再度击偏了一拳。
- k6 I* ^! a3 Y) C6 h“我们花了很久研究你的录像。”
; d( `4 O$ Q8 e# h$ ]* t) V! Q趁破绽接近,冲肋下打了一拳。8 S; i! _7 K! i4 ^
“训练的时候,比赛的时候,教学的时候。”& l8 F. W. c  |4 p. y" h4 q7 h% r
再度一拳直冲面庞逼吴志勇防御。( z* ^7 s& q! t- w2 n1 ]* }0 a! L
“所以你出拳习惯的每一个角度,应对的反应,每一个攻击或者防御时习惯的小动作和破绽,我们都很清楚。”
3 }2 F7 Y# F) ^, o- W! w向左侧打出一拳,却只是虚晃一招,吴志勇下意识转变了防御的动作,右边露出了一个小破绽,欧文书顺利地用上钩拳打偏拳王防御的手臂,然后打在他的右侧腋下,一阵剧烈的酸麻。
5 I) n( O& O9 j/ z- {“别开玩笑了!”吴志勇被激怒,大喝一声,愤怒地攻击,但是,拳头并没有挥出来,刚才被打中腋下的右手,此刻正虚垂着,但他的身体已经惯性向前。' H8 k  J" z" E/ U0 h9 U
“比如你愤怒时会出右拳,所以我提前打穴位麻痹你的右臂。”7 c$ M2 v7 @) K: ?, E4 `# k" ~
欧文书悠闲而迅疾地举起拳头,这次是一个左勾拳,却貌似向着空气打去。! ~3 E, l7 D: M/ N
“再比如你出重拳时,为了加大力度,身体会下意识的大幅度前倾。”
) j& Z5 H' _9 g  J, C8 B话音未落,吴志勇的身体已经向前进入新人的射程,本该挥空的拳头,十分准确地命中了吴志勇的太阳穴,就像是吴志勇自己把脸送上来打一样。
# V: V: J! s/ E8 y! T' b' o由于右臂麻痹无法打出,只有身体惯性前倾,撞上了欧文书的勾拳。
; K( n7 S! Q4 \  k- Z- ]$ S! T被重拳打中的脑袋牵着身体向右边倒去。. ^4 \  {( v, k9 U
满场哗然,他们看着拳王在被打开防御的手臂后,居然傻愣愣地把脑袋凑上去给人打。) B4 S1 J, o6 e  d5 g  ?& q, L
这是什么,表演赛的戏码吗?
( Y  h: A( q! C2 ]# j“唔呃。”  ]3 I  s3 R5 }: [+ ?5 Q) `+ V
吴志勇脚步沉重的站稳,一瞬间的眩晕让他有些木然,但在站稳身体的瞬间又一拳打中了他的下巴,只听见咔嘣一声令人牙酸的上下颌击撞击的声响,吴志勇身体向后仰着。
! v3 E9 ^) b: `* s! @7 o# Q& |. K3 S他仰着脖子下意识后退,但是再一次的,就像预知一样,欧文书的脚提前伸到了他的左腿后面,把他轻易绊倒。
& k2 {& `! Y$ p: k3 A, C“受创后退时喜欢先迈左腿。”欧文书的声音如附骨之蛆:“你知道吗,我们甚至还针对你的战术研究了一套拳法。”$ l7 V( a0 l5 i  t
紧跟着吴志勇后倒的身体,欧文书一脚踩下,甚至在他倒地之前,新人拳手的脚跟就踏上了拳王的小腹。+ ?" \3 m7 e8 _  L
“呃啊!”2 Z& D& j2 k3 c4 V* X
身体倒地的反震和脚踩下的力度相撞在一起,前后夹击下让拳王卡车胎一样的腹肌微微下凹,让拳王痛叫出声,脑袋里的嗡嗡让他一时间错过了起身的机会。) P1 p- N4 G; M- w! m* U- ^" Y
咚咚咚又是三下连踩,欧文书完全不放过任何进攻时机,抓住一切空隙击打拳王的身体,吴志勇腹部被连踩数下,赶忙抱着肚子滚向一边,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但落脚点再次提前被新人拳手抽了一个鞭腿。
% i" R' N  a4 N. o( ?) v) ], A& a* G双脚还未落地就被踢歪,起身失败的吴志勇再度摔倒,被欧文书一个原地空翻,膝盖重击在腹部。
& \$ z! c4 [! i) }+ `把膝盖按在吴志勇的腹部,欧文书以这个极其贴近对方的姿势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耳语道:“名字叫杀勇拳。”: Z8 x* j  |' X& n# W
“噢哇唔唔!”4 V! {7 S4 p9 W) C" E" ~
拳王被膝盖撞得蜷起双腿,把欧文书推开快速翻滚到边绳,扶着边绳站起。: l0 B4 J6 f, b- @; \* f
就在此时,第五回合结束的钟声敲响。
  e( n& z* ]7 ]' u+ B6 f恶狠狠瞪着新人,吴志勇回到自己的角柱。5 K, |- i% u1 ]5 C( I/ j
杀勇拳……开什么玩笑,是要杀我吗?
1 e9 y6 ]6 F) t: }5 m2 d. Z大口喘气的吴志勇恨不得下一回合就干掉对方,教练却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冷静:“理智点,对方一定是研究了你的比赛视频,针对你来的,冷静,这样下去不行,你接下来要改变进攻的习惯,放心,除了这些小聪明,其他的他都不如你,只要你冷静下来就能取胜。”
, h$ M3 p# `, z是的,不过是些雕虫小技而已,那家伙除了这些小伎俩还能干什么,自己这么多年还没碰到几个难缠的对手吗,现在可是在堂堂正正的赛场上,不许他用那些阴招,他还能比那些北美冠军们厉害到哪去吗?
# A9 a1 M3 x$ H' g7 Z  m6 e吴志勇点点头,助手则赶紧按摩他的腹肌和右臂腋下,帮助他恢复为下回合做好准备。9 _# d2 q, ^7 c5 C3 R$ t% C
“没事,就刚才突然麻了一下,真邪乎。”他活动一下右手对助手说。
  G4 q5 q' D8 w+ w' I% U) [4 n拳王被绊倒让观众们有些哗然。
  j3 y* E/ K( M! A“他绊倒了吴志勇两次诶,有点本事。”
/ B# p  L, z. F0 z; t/ y+ S“确实啊,怪不得主办方要捧他。”+ q* j* ?( _) ?5 ]; l" p: F
什么东西。吴志勇有些孩子气地想,不就是绊倒,脚勾一下的事情,有什么了不起。% J# e* H1 j# z! V4 L
我也绊给你们看。
2 B* K1 `: V0 ~+ e' p# \) q吴志勇活动一下恢复行动力的右臂,用力碰了碰拳套发出嘭嘭声,起身走向擂台中心。  A$ k9 {1 A1 c
比赛再次开始,但与刚才不同的是,拳王再一次改变了进攻策略,他像是放弃以往磨练出的技术,完全靠本能攻击,还故意使出了以往几乎不用的腿法。
" q# X# n( Y7 j* ^5 Q# I这调动了观众们的胃口,好奇心让他更加注意台上的战斗。  l5 _$ c/ y$ E2 x& j1 E
手刀一样的劈击,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踢出的鞭腿,毫无节奏可言的全新攻击方式让欧文书看上去一时间应对不及而有些无措,观众们则是被这有趣的表演调动起来。, {3 W! n, Q: x) Y, @
虽然命中率和杀伤力有所下降,但是却有效破解了对方诡异的招数。
7 H" w3 o3 p, ~7 e* o+ g8 {杀勇拳吗?可笑。
. r4 Q' V. O" P+ D! P吴志勇再度一个角度刁钻的勾拳,趁对方慌乱退避的间隙蹲下身一个扫堂腿。2 g  f; D. u7 d9 b: b) j- W
什么都没扫到。% A5 f8 `7 S" E
对方不见了?5 o5 J4 o$ o. P( o8 |. q
吴志勇看着面前突然空白的擂台一愣,但观众们看的很清楚,在吴志勇下蹲使出扫堂腿,视线偏离的一刹那,新人就像是提前预知了一样在那一瞬间巧妙地高高跳起,越过了吴志勇下蹲的身体。, U3 p* j1 D( G3 [" A& U
“在上面!”观众们大喊,但已经来不及了,半空中的欧文书踩着因为失去目标而愣神的拳王的脑袋二次起跳,而拳王则被踩着脑袋按在地上。
$ b( \, [: h0 R7 R! V“咔唔嗷嗷嗷嗷啊啊!!”
, c) b+ l8 s, y: }7 ]0 k( `0 j二次起跳的新人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把膝盖重击在拳王腰间的脊柱上。. D8 D9 L" f, G6 E
腰部所遭到的冲击让趴倒在地的吴志勇身体反弓起来,他翻过身侧躺着,戴着拳套的粗壮胳膊按在后腰伤处,欧文书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提脚就是几个鞭腿打在因为反弓身子而袒露的腹肌和方正壮硕的胸肌上。
; e1 t1 U! f. R“以为改变战术就能破解我们的拳法?可笑,我说了,我们研究的不是你的招式,而是你本身,你身体最本能的动作,放弃挣扎吧,你的一切动作都被我们看穿了。”一边踢脚下的人,新人一边低头说着。% h* ]- n: ]- ]6 ?9 a! X0 H
“咳哦!唔咳喔!”! C0 H3 ]( T0 H$ g8 c
吴志勇想要再度翻身起来,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脚被新人一脚缠住,动弹不得,咚咚咚不断地声音在耳边回响,粗壮的双臂无法挡住全身,吴志勇只能尽可能护住面部,但是腰腹部的疼痛却让他抓狂。
1 {  q! w! a3 a3 x  }. L( K& J4 ^他长臂横扫向新人的下盘,新人撤步躲开,却抓住机会一个下位踢暴击在吴志勇的脑袋。
: I! b2 Q) D3 ]! Z/ m# r5 A# v. z“唔哦……”; T7 l* N; o2 N# d; L6 a2 X
嘭,被绊倒的拳王脑子被一腿踢偏,整个身体在地上像时针一样转了半圈,接着一个大脚踩进吴志勇的腹肌里,拳王的转眼一瞬间翻白,身体本能打开踩着腹肌的脚,翻滚出新人的攻击范围,但是天旋地转下让他看不清对手的攻击从何而来。
; ?! e8 v1 n+ N2 e9 E6 l他只能靠着角顶着攻击,强逼着自己站起,然后怒喝一声挥拳逼退对方。3 z6 k! X0 t: c- z) R
只能一手扶腰一手护住头的拳王在地上被新人像个靶子一样踢的情景让观众捏了把汗,但是当看到吴志勇顶着攻击强硬站起,一拳把对手逼退时,他们又被拳王振奋了,全场高喊吴志勇的名字。
$ _% I8 p& H6 d! O; V+ U1 B' t: Z吴志勇却不如他们所想的那样从容,尽管硬抗着攻击站了起来,但是腰部却还在隐隐作痛,腹部一片红,眼前眩晕模糊。
! U& N2 M) ]' b  v+ N" P- k尤其是腰部的扯痛感,这次是真伤着了。
8 f7 j* Y0 ?4 q$ y! A他还没从眩晕中恢复,追不上对方,只能严密地防御,他不留痕迹地扶了扶腰,却被欧文书敏锐地注意到了,新人露出阴笑,再度攻上去。. }! T& H: A$ K3 z% j# U) B6 m) M
腰部的疼痛影响了吴志勇的速度,嗡鸣的大脑让他拳头准头大失,连出两拳都被闪开后,他一脚鞭腿踢向欧文书,但是新人却后发先至,拳王的腿才走了半程,他就已经一脚踩进了拳王的腹肌。
  A" `! R' B1 h6 t“唔咕。”' D  J) @( w3 p% B* U4 K6 @! S
这一腿居然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拳王后退一步,来不及多想,新人则趁其速度被腰痛牵制乘胜追击,脚下不断抽打拳王的下盘,拳王那木桩一样结实的双腿被抽得脚步混乱,连带的攻击也东倒西歪,似乎自己的每一步都能被对方预料到。
' b4 G- |5 z. d% }) A* ?拳王打出了脾气,怒喝一声又一次打出右手重拳,新人鬼魅般一侧身,身体前倾的吴志勇便把后背暴露了出来。7 K/ O  Q* j, p
“哇咔啊啊啊!”* ^) A* n3 U! P9 I7 Y
受伤的腰又挨了一肘,腰部一软的吴志勇险些向前扑倒,好不容易稳住自己,他回身一个回旋脚,但新人又比他快了一秒,同样的一个回旋脚踢入他的腹肌,而被打断攻击的拳王一脚踢歪到地面,发出一声巨响。# L  D" T  a4 Q7 d/ B* k# R
“用不擅长的腿法对付擅长腿法的我,你是在小瞧我吗?教练?”6 o% S5 P! ]& Z" w7 |, K7 y/ w
教练这个词勾起了吴志勇的不良回忆,他捂着肚子后撤一步,回想起那天自己被对方用镁粉迷住眼睛,用杠铃片虐打至昏迷的惨象。/ R6 @9 v; a' c+ |# a# x
双眼爆发出怒火,吴志勇才刚站稳,新人躬身又贴近了他,对着他的后腰一个反手拳,在他吃痛的瞬间往他怀里高高顶入一个膝盖,拳王弓着身子后退,但紧接着腹肌的一记直踹让他弯下腰,原来在他后退的一瞬间,新人折起的腿就像弹簧刀一样飞快弹出,踹进拳王的腹肌里。
' B) i* A5 r# f0 e  `, N2 K“咕唔……咔噢呕呕呕!”
; j! s* h7 E& E& x) ~" S* C接连不断的腹踢让吴志勇只觉得一股大力挤压着自己的腹腔,他小口吐出一点口水,弯腰弓背,心下却咯噔一下。
# q- \7 v- J+ s- o这个侧踢……回想起十年前自己打败前亚洲拳王的那一场比赛,那几乎将他生生踢晕的重炮侧踢。
7 i3 z- ?2 a/ ~+ d# D* h3 i! c0 s" H4 }新人的腿法如此迅疾,如指臂使,就像是当年那个靠腿法独步天下的前亚洲拳王。5 r' \9 _5 s3 h6 h; b
他抱着肚子,视线缓缓前移,看见了欧文书的背后,属于他的休息角柱边,有着一个带着兜帽的不起眼男人,男人抬起头,露出兜帽下的脸,那是十年前被自己打败后就隐退杳无踪迹的前任亚洲拳王——金平贤。6 |4 G0 D/ [3 b' I4 d% ?- x
原来所谓的我们是指他们两个吗,戏弄自己的孩子和被自己打败隐退的拳王联手了,吴志勇心里冒出一股荒谬感,躬这身子的拳王抬着头盯着角柱,有些发愣。
0 B; L! x, X8 J( U! C“你们……”  D, @6 W( Z' |$ e# b2 U  O/ K
欧文书还在用脚蹬着自己的肚子,低声侃侃而谈。
9 ]7 K) N7 K2 ?& a* u" ^- N5 l. K“你才注意到吗?所谓的我们,我和我现在的教练。”4 w  W& S% N* S& Q
嗙的一拳打在微愣着的拳王脑门上,拉回他的视线,吴志勇摇晃一下站稳,又被一记侧踹踢得身体深弓起来,新人用脚趾顶着拳王的胃,抱臂微笑。
+ i: h+ I# X8 n. G; ~# H8 m! N4 U“这就是你最怕的,重炮拳王曾经用过的腿法。你已经完全被我们看穿了,如果现在放弃,还不会输的那么……”
' i1 q0 ?2 Q+ `$ C“别开玩笑了!”
" E9 D/ \5 g, r% G4 V# O拳王突然暴起抱住了蹬着自己的腿,吴志勇身体有些轻颤,但是用惊人的意志力忍住头部的阵阵晕眩和腰腹部的疼痛站着,控制住了欧文书的行动,而被牵制单腿的新人只能单腿跳着稳定身体。9 C4 X- `, X5 W2 t" h/ D
我就是这样打败你的教练的,就用同样的招数打败你好了。
5 x# w9 `' K5 m( g# T& j这么想着,吴志勇把手肘对着欧文书的膝弯砸下去。
  g* Y" b5 }& y' t“这次看你怎么挡!”
; K5 t% s4 O! }/ K  ?嘭!
1 R/ W* t7 U9 l5 @5 T重击声响彻方形的擂台,观众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台上的现状,一瞬间,嘈杂的观众席陷入了寂静,就连主持人都停止了解说。
3 W6 ]( ^1 J/ ]: ?' ]8 L; ^倒下的居然是拳王吴志勇。$ |' q3 t" R% s0 o. D% c
只见被抱住一条腿,即将被吴志勇一肘打伤膝盖的欧文书就着腿被抱住的姿势,单腿高高跃起,在半空中横着身子,赶在自己膝弯被打中的前一刻,旋身踢向拳王的脑袋。; E9 A0 u* U9 a8 k
“唔嗯!”
: c; @% C- {1 T1 S# u4 R3 o完全出乎意料的攻击,拳王闷哼一声,头深深歪向一边,欧文书顺势把还抱在拳王怀里的腿一蹬,吴志勇便直着眼睛,木愣愣地倒下了,但攻击并没有就此停止,转身落地的欧文书迅速踏着边绳跳上角柱,然后高高跃起,在空中一个后空翻。! P) ?* {+ D& |; t
与此同时,比赛钟声响起。
' F. M: I3 P. \; n: M" c咚——!
* v1 L- R3 E* Q& u! M& y: {# M“笨蛋,你以为我们没有想过应对措施吗?”0 J. j- ?# x6 [6 Y  ^5 }* m' b
“哇噢噢噢噢噢呕呕!!咕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 A6 ]+ p3 t1 s  @$ g: E. S& L9 }沉重落地声的同时欧文书的脚跟重重踩进吴志勇厚实无比的腹肌块,他低头小声地说出这句话,拳王的惨叫声在突然寂静的体育场显得尤为明显。
& B# O% h7 \* i% g7 t; [: K% A1 H拳王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痉挛,口水从嘴角流到地上,寂静的观众们这才仿佛被惨叫拉回了注意力,开始噪杂地讨论起来。2 u; _* |2 s3 C& t" }* i  |
“这是怎么回事?拳王被击倒了?不是绊倒?”& E% k) b6 D) v- C7 O
“是表演吧表演。”
+ l# c5 V% l6 ^' [* q0 \3 [7 M“为了体现拳王的不易吧?”3 I% ~4 `4 n8 n$ X0 X
而裁判席也在激烈地讨论着。) U8 O! R( s/ K! G1 u; Q
“他刚才是在钟响后攻击的算犯规吧?之前回合红方也及时停止拳头了啊。”4 J+ e0 o5 `# j% d
“可是钟响的时候他在半空中,根本停不下来吧。”) d6 u2 R" F# b9 B8 e6 X% `
“算了,给个警告算了。”
' }& |5 g8 ]- |# U6 l在嘈杂声中,吴志勇艰难地捂着肚子站起,微颤着走到自己的角柱靠上去,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秒,助理们只能抓紧时间按摩放松吴志勇紧张痉挛的肌肉。
- @; o* B& I" @/ Y6 I9 d9 M“那个小子什么来头,他看穿了你全部的攻击。”教练焦急询问:“他刚才和你说了什么?”( |; |( _, _" H% }7 E7 ^) [
吴志勇却只是瞪着发红的双眼死盯着对面角柱的几人,一言不发。/ j1 P. y; U' y8 N9 u5 E* R; H& V
“说话呀。”教练急了,他意识到这次的状况多么紧急,一个看穿了吴志勇全部攻击并且心狠手辣的对手,即使是个新人也不容小觑。
" s9 r5 M$ y# M9 G8 }* Z不对,这怎么会是个简单的新人呢,手段完完全全就是针对吴志勇而来,要在拳王的最后一场比赛,当众打垮他,这是多么恶毒的算计。' N: J8 v& n9 s# o8 S$ Q
而在对面角柱,欧文书也在低声交谈。9 }- j' C& b. O1 e( Z3 h
“用你教我的腿法踢进他的身体里,我干的还行吧,教练。”
7 x- I9 @9 I. g7 D) p/ N8 K“这套拳法明明有一大半都是你的功劳,从遇见你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终有一天能报仇,在他最辉煌的时候把他踩进泥里,就像他曾经对我做的那样……哈哈,杀勇拳,杀勇拳,就让他的荣耀葬送在这套拳法下吧。”金平贤神经质地低笑着,用毒蛇一样的目光盯着拳王。
$ _2 o4 D1 }& V8 {: V与这个视线想对,让吴志勇无意识全身肌肉一紧,继而更加狂怒起来。
4 R/ z! U& y4 a& S“你腰伤到了,打保守一点。”教练还在唠叨,吴志勇却呛道:“一直保守我还怎么赢!”5 p% _! @+ F8 r# Q  j6 i$ T
金平贤盯着他,突然做了个割脖子的表情,吴志勇觉得自己脑袋都要气炸了,下一秒钟声响起,拳王就带着自己那一身虬结肌肉的魁梧身躯直接就冲上擂台。
' V) t5 g* @+ W" U4 [; s' [他们两个,冲着我来的吗?  ^) t' M2 }1 O/ X- R6 J. D
那我就跟你们斗到底!来呀!4 Q  w  n+ v: W. ]
失去理智的吴志勇完全没有意识到,金平贤掐在时间结束的前一秒激怒他,完全就是一场计谋。
* M9 k1 p% r: E5 w) \. q第七回合开始,猛兽一样充上擂台的吴志勇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大开大合,完全不考虑战术和技术,靠着可怕的力气和体格取胜的时候。
7 q+ w2 f& ~# y- I9 D" O他是在遇见了金平贤,被他的技术折服后才开始训练技术的,现在,金平贤的一个动作,却让他丢下了所有技法。8 i0 l7 J! V7 O% ?; u
“喝啊啊啊!”
" q0 Q  L4 k$ R1 R! ^一拳一个怒吼,热血的野兽带着无法对抗的气场猛攻新人,新人像是被他吓退了,开始满擂台躲闪。  I% h  S& w5 p3 x) H% g) @5 S% @
“那个傻瓜。”教练着急起来:“还有六个回合,他这样浪费体力,还以为自己还是十年前的小伙子吗?”9 K% n& s3 k) J1 ]# A% k
金平贤则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着狂战士一样战斗的吴志勇,然后看着他被打败,就像是十年前的那场比赛,逆转了一样。( A& K1 K$ L' ?% @* g# g
是的,新人的躲避看上去慌张,但是却十分准确,躲开了所有攻击。
( u5 M- G) f, m8 b. m$ G比起有经验的战士,疯狂的野兽更好看穿。" h7 F3 f6 D7 c4 ?
“你知道吗,你在旋转脚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的脚要往哪里落,你肩膀颤动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的拳头要往哪里打。”
3 d5 n0 Y  P! g# e; r, u3 y" |语言干扰着对手,看着越来越愤怒的,由于过大动作开始微喘的吴志勇,欧文书知道时机到了,他引诱吴志勇到了擂台边缘,突然后退一步。$ y  `0 R8 [9 H- R
吴志勇奋起直追,浑身的力量往前压,打出极其迅猛的一拳。
% Z4 q, f4 n& E. F5 R+ o/ l% [“我们发现,其实你本质上是个好战的疯子……”欧文书灵巧地侧身,脚下一勾,重心前倾的拳王失去平衡,冲向了擂台边绳。
7 V3 s/ s+ r' t$ t在一众观众的惊呼声中,吴志勇撞上边绳,前倾的上半身从中高两根绳子只见穿过,胯骨却被中绳勒住,整个有着宽厚胸肌和饱满腹肌的上半身以胯骨为中心往下栽,绕着中绳翻了个倒栽葱,从中下绳之间栽回擂台内,但他的上半身并没有完全进来,虽然上半身的大部分连同脑袋栽回擂台里头,右半边胳膊和肩膀卡在外面,肩膀在下绳上架着,而双腿则一条搭在上绳上,另一条折叠穿出缝隙,挂在擂台之外。
, e  j2 v& L# r% G# x“你愤怒的时候视野极其狭窄,眼里只有对手,没有其他,这时的你完全失去了一个拳手的基本素质,实在是太好对付了。”
& W6 R# v8 O2 C. d7 t, [, u3 C$ x吴志勇一懵,天旋地转下就发现自己面朝擂台倒挂在了边绳上,边绳弹性很好,把挂在上面的吴志勇紧紧勒住,拳王在自己最熟悉的拳台上,像蛛网上的昆虫一样挣扎不得。
5 p  i7 H6 G! B8 B" ^欧文书膝盖微蹲,摆出蓄力的姿势,吴志勇见状更加大力挣扎,但已经来不及了,蓄力后,又准又狠的一个侧踹踢在了吴志勇的肚子上,拳王的身体被踢得折起,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最前排的观众席当中,护齿直接被打的喷出来,落在擂台的一角。
/ T  A4 z, Q( l4 K  ~* |: V观众四散逃开,拳王大字摔在折凳折椅之间,受伤的腰背疼顶在凳子上,疼的他连呼吸都在颤抖,身体痛苦的蜷缩起来。
4 G& \. B3 o: f4 B% S) S7 u2 Y四散的观众们快速聚拢过来,好奇地拍打拳王肌肉隆起的雄伟身躯,吴志勇有一瞬间觉得身体快散架了,他挣扎地想要爬起,躲避着拦住自己拍他他身体的观众,有些观众似乎为了在拳王面前证明自己的力气,下手极重,但身为拳击选手他只能忍耐,忽然他觉得胯下伸过来一只手,接着就是一股剧痛从要害处袭来,居然有观众浑水摸鱼,袭击他的要害。  f% B( ^2 q$ K4 [
吴志勇疼得双膝一软,差点跪下,只能逃一样地快速爬上擂台。( i' E; ~- J2 W% E  T0 g
裁判们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都傻了,只能默认暂停比赛,等他回到擂台后,再继续比赛。& p9 U2 |% X; |7 F9 w0 K" e" d
吴志勇经过这么一摔,气势整个扑灭了不少,欧文书则越战越勇,拳头直击拳王。' u4 K. x: w7 c5 e. T' h
腹部和下体疼痛,膝盖发软的拳王且战且退,新人压了一头,身体和头部连续遭到击打,经历过那蓄力一脚的腹肌整片发红,偶尔挥出的拳头也被灵活闪过,形式肉眼可见的转为劣势。: \; V# c0 w* L# P
拳王的职业生涯迎来了最大危机。
- T: g! |& D! n$ R& M# j* d4 N+ [咚!咚!嘭!
) a7 ]7 W! n# e; `% @: Q抓住吴志勇的肩膀往他怀里送去一个膝顶,趁他双手放在腹肌前防御的时候往他的脑袋给上一拳,拳王的脑袋歪向一边,在一拳打入他双臂间的缝隙,直捣胃部。
8 p) b' H5 l5 j! ?/ L2 n“咳啊!”, l2 H- ~" Q$ X) A$ u  N
“觉悟吧,拳王。”新人冷笑着挥出拳头,陷入窘境的拳王看着朝自己而来的黑色拳套,突然沉静下来。
9 K$ A) ]' S( j- S- b" K那是一个苦修多年的修习者,在生死一瞬间的顿悟。
: X/ k: u# [  a9 n0 Y0 _& p% {嘭!, |: h4 x$ K, ]+ u4 a
拳套交击的巨响砰然响起,观众们看到了奇迹般的一幕,穷途末路的拳王极其迅速的抬起拳头,和新人的拳在半空中相撞。% {  D- h7 b. k" g- I( b
“这是……”新人喃喃,接着腹部就挨了拳王的重拳,他捂着肚子蹲下,裁判马上开始数秒,而拳王此刻的脸上,没有愤怒和疯狂,只有一片沉着和坚毅。
4 p1 V! n7 j1 i' l$ C再度逆转。5 |5 w3 {* v$ B2 ?6 d. B; N9 F
观众们仿佛看了一场大戏,欢呼起来,高喊吴志勇的名字。
$ l/ i5 l# L0 C( e! D  s6 C“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识破了我的招数吗?”五秒后新人站起,拉开距离看着自己的对手。% k2 i9 J8 {/ ]" a7 `
“只是基本功而已,反应球,你训练过这个吧。”0 ~" J1 m* }# T* m0 }3 @$ n" J
“把我的拳头当成飞来的网球打开吗。”新人感到可怕,这是要多么快的反应力和强大领悟力,才能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破解自己的杀勇拳。2 A4 z; F1 c( ?$ a' R
“毕竟我的攻击已经不怎么奏效了,只能等你自己露出破绽。可惜,杀勇拳杀不了我了呢。”吴志勇说完,迈步逼近欧文书。
. u1 u5 Q8 z1 M. Z6 i* v7 Q7 W新人拳手没有料想到这样的情况,只能被逼的一步步后退,拳王蓄势待发,高速的拳头撞开欧文书的攻击,等待时机反击。! Q2 \" u5 e: q/ y
新人被拳王逼到了角落,吴志勇像是渐渐把握了节奏,拳速越来越快,拳法没有太多变化,但却更快更准,没有多余动作,与对方不同,吴志勇并不是猜中新人的动作,而是在对方出手后,凭借非人的拳速和反应力做到的奇迹,新人的拳头被快而准的拳头打开,出腿也被拦截,渐渐被逼到了角落。  v- T' m! _' n3 I7 _6 G
被逼到的角落的欧文书背部碰到角柱,才发现自己退无可退了,这一瞬的走神,拳王硕大的重拳已经逼上了面门。, w4 w& ^1 \% |' k3 I" v
铛铛铛。
: K# W( z; R! ?/ ^" y- p- b: i3 o! M钟声救了新人一命。
$ @$ _% G. o1 a) r1 \/ K$ M拳王转身回到角柱,而新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 e& g* G5 j* Y6 ]0 |“他已经比我强了。”黑方角柱,金平贤有些咬牙切齿地说。
8 h; G3 u( T; M6 P# R5 P4 N7 ]0 O6 W新人坐下,默不出声。
2 ?  L. L( c2 ?“那么只能赌一把了。”金平贤小声朝新人嘀咕几声,指了指擂台的一角。
* G, V8 A) r6 y0 R/ N另一边,助理和学徒用崇拜地眼神看着吴志勇,那至简至快的拳头在他们眼里就像是大侠的武学秘籍,只有经过无数训练和拥有无比的天赋才能够打出那么快的拳。
. a# ^( l6 ~2 ^! S“勇哥,你怎么做到的?”
* J' Q4 |6 l. G! j“什么都没想,凭本能罢了。”吴志勇笑笑,短暂的休息后,站了起来,第八回合的钟声敲响了。+ A/ \# O: b' {8 B* q& N7 F9 }' P$ E
他突然的改变周围的人都注意到了,吴志勇从一个热血易怒的拳手,在一瞬间真正成长为了一个武学臻至化境的大师。; N: k$ N  e) `- k2 O6 j5 u
第八回合开始,吴志勇冷静而快速的出拳,而欧文书则改变了策略,开始边打边退,绕着拳台打转。1 ?0 _/ ^7 k: E$ l0 M4 h& C. a4 r/ M
像是在寻找什么位置。/ Z8 {3 `' F) S5 b
“怎么了?拖延时间吗?”吴志勇胜券在握,不再去怕他的诡计。再一次一拳擦过新人的锁骨,仅仅是擦伤就让新人疼的吸气,但是他这次却没有后退,而是站定紧接着出拳。$ r; d8 `1 J% l8 w
吴志勇一击重拳将其打开,力量大得让新人拳头发麻,但这一拳只是虚晃一招,后手重拳直逼吴志勇而去。- Z# w1 ?6 j& {( }* k! p
吴志勇巧妙地后退一步,但是,本该轻而易举地闪避却出现了变故。
: B) b! J& H2 `% f$ F他脚下一滑,失去了平衡,而脚下打滑的原因,是吴志勇后腿的脚步踩到了刚才他自己被一脚踹下擂台时,吐出来掉到角落的护齿。
2 H. S& i% l. {  X1 _: j4 V& ^失去平衡的吴志勇被新人拽住胳膊,用力一甩,像丢链球一样撞到角柱上,带伤的后腰与角柱一撞,疼的他咬牙一颤。  v  R3 M0 K( @5 u& n$ F
趁他吃痛,新人逼上去,和拳王贴在一起,用力往里推,像是在角力,可惜,若是真的角力,拳王完全不怕新人,但事实却是,新人用自己的身体和角柱挡住别人的视线,以便于自己把腿伸进拳王的腿间,挤压他的裆部要害。5 W7 L3 X2 T: J' o$ ~
“你以为自己很厉害?以为我的招数对你不管用了?告诉你,只要你还是你,我就能看穿你的动作。一力降十会吗?力量的绝对压制固然厉害可惜我只不过用了一个小小的陷阱,引导了你一个小小的动作,你就掉进圈套了。”
. u4 X, T! `1 K+ M+ N裁判看两人都压在角柱上后就开始数秒,十秒的时间从来没有在吴志勇的眼里这么漫长过,欧文书双手推着他的肩膀,腿就像是要他的命那样挤压裆部。
1 O5 P( N2 L; p0 b时间到,裁判让新人离开,新人满意的退后,活动了一下肩膀笑看吴志勇,而拳王的双腿已经疼软了,支撑不住颤抖的身体,只能靠在角柱上,双手搭住边绳稳定身体。
) P* b( u2 G. Q7 k5 v裁判见状,上去确认他的状态。
3 k, ?& I/ a! _" A4 F3 B- Y1 Z& t起来,不能瘫着,起来。吴志勇最自己说,颤颤巍巍的离开角柱,裁判宣布比赛继续。5 ^/ o/ h) {" Z' P# M. @
下一刻,新人就一拳砸在他脑袋上,然后一脚把他蹬回角柱。0 V: V" N: A- Q. H
“他为什么不防御?”观众惊讶道。
' T! ~* g. W/ I1 ~, J9 h: m1 v不是不防御,而是无力防御了。
* N& J. j/ m! P. T5 s/ D剧痛让拳王脱力,嘭嘭嘭连响不已,重拳不要钱一般打在他的脑袋上,靠角柱支撑身体的拳王脑子被打的一片空白,眩晕的双眼渗出泪水,上半身耷拉下来随着拳头左摇右晃,只有双腿靠在角柱上,与其形成夹角撑住身体。0 {2 W$ a1 m! ]! N
发现拳王无力反击后,欧文书更加卖力地拳击吴志勇的腋下个手臂关节,他已经见识到了拳王有多厉害,但他不会再给拳王机会了,他要拳打吴志勇的脑袋夺走他的意识,他要重击吴志勇的关节薄弱处,让他手臂受伤,无法出拳。
3 U5 C% c. v) }* u) m这样,面对这个拳王,他才能高枕无忧。
8 C, G7 W3 P& G+ k# u" o裁判阻止了几次,但是吴志勇倔强地表示自己还能打,尽管嗡鸣的脑袋已经让他几乎听不清裁判的问话了。8 W3 B" p  [) ?
这倔强正中欧文书的下怀,他就这样暴打了魁梧的拳王整整两分钟,直到回合结束。
' V" l8 b/ [( [# _+ U第八回合的钟声终于敲响,欧文书满意轻喘着气地走回角柱。3 w$ D" c! l( u, O
他有自信,经过这两分钟的倾泻式暴打,吴志勇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1 i% B3 B; |- [$ H' j& @" M拳王在角柱愣了好久,才摇摇晃晃地走回角柱,他的视线眩乱,脚步趔趄,像是瘫倒一样倒在角柱。+ K" L( Y% [5 a' x
那个人类极限的大师状态仅仅出现了几分钟,就因为重伤而败退,像烟云被重拳打散了。
; e& k  X" f* p  l$ g+ C教练在和裁判争吵没有及时清理拳台的过失责任,助手则急切地按摩吴志勇的肌肉,他凑得有些近,膝盖不小心压到了拳王的裆部,他立马就疼的浑身大颤,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人就像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
2 h& S9 Y5 Y* r) u' Y  ?0 ]助手连忙让开,他还想好好放松他崇拜的拳王的身体,但是时间已经到了。! W* D; U! w/ Q# x0 U
第九回合开始了。
* e+ a4 r. ^/ c8 f7 I步伐虚软地上了台,拳王大喘着气看着对手,欧文书轻浮地笑着,直接出拳。
3 R. y1 l. d$ x0 J拳王回以一拳,红色与黑色的拳套在空中相撞,但出乎所有人意料,截击失败了。
$ r; ?6 Q, H8 v6 T- _% g/ g黑拳直接以绝对的力量优势把截击的红拳撞开,势头不减地打在拳王的脸上,打得他脚步沉重地后腿几步,靠到了边绳,拳王借助边绳的反弹力往前,再出一拳,双拳相撞,欧文书的拳头再一次硬生生挤退了吴志勇的拳头,打在他的鼻梁上。
! I( O. w$ v; ^, ^喜爱拳王的观众们紧张地大喊,拳王则自言自语般喃喃。6 P* S6 J/ ^! N& C& e
“我的拳头……输给了……”
- {! K0 B- ^# [6 X0 _, l拳王摇摇脑袋,站直身子,接着就被一个掏心拳打弯了腰。; U) I( |2 ?* k7 n7 u
“喔唔唔呃呃……嗝噢……”
4 l5 V7 W) z! }“是的,你的拳头被我击败了,你就要输给我了。”
1 L2 h0 P* P: t' s4 P拳王抬起疼痛不已的手臂,打向新人,这个力气已经无法撼动新人了,但欧文书还是配合地做出躲避的动作,拳王双手撑住膝盖缓解疼痛和晕眩。" m" s& T4 o, O- M  s
周围观众的加油声在他耳边响起,教练在角柱后面拍打擂台地面大喊着让他提起精神,头顶的大灯亮的眩目,吴志勇回头,看向观众和教练。
4 E) X! g3 r) F4 V) Z5 g5 p: a他不能输,他身上压着拳王的荣耀和观众的期待。* \& {: F" O) A- s  R9 V+ O1 q" p
他不能输!
* L. w% O3 l/ T$ ?爆发出最后的力量,吴志勇狂吼着把重拳打向欧文书的脑袋,欧文书脚尖踮起,双腿绷如长弓,一个回旋,像一把利剑一样把脚尖刺向举着重拳向他扑来的吴志勇,刺进吴志勇发红的腹肌,噗嚓一下直直顶入。
& l& G+ k) Z) F6 a“咕呃……”! o: Z) w, F; x- E. G/ g  R3 x3 G! l
伴随重拳的怒吼戛然而止,只有嘴虚张,露出护齿,吴志勇的身体前倾着,拳头尽力前挥,却还是停在了侧身朝着他的欧文书的二十厘米远处。
. m. U/ \( Z0 n/ E身体已经无法再前进半寸了,无论手臂再怎么前伸,脚下再怎么用力,每前进一寸,都只会让对手的攻击更深入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切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 O, F# U' L. w1 |. A9 ]欧文书用同样的方式完成了金平贤的复仇。
2 y6 r# \5 Z4 ^* M5 Q' L* N保持着这个全力出拳的姿势,吴志勇怒瞪对手的双目变得茫然,视线缓缓下移,看向自己被捅进一整只脚尖的变形腹肌,他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发出咯呃的干瘪喉音。9 g; z# c* J& F8 i7 j7 T
“呃……”& j% @' z. R; R# _: `1 ]) O
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喉音,热汗从下巴滴到地上,满身饱满怒张的肌肉酥软下来,拳头垂落摇摆,吴志勇的不屈的双膝一软,身体前俯倒下,沉重的身躯却反被欧文书用脚支撑着,只能弯着脊背虚软的半站着,垂下的脑袋滴滴答答从口中流出口水。
9 E+ v/ @3 J. a, v4 _& s2 }被同样招数击溃的拳王像是块巨大的破布一样挂在新人的腿上,四肢垂软,重拳下垂摇晃着,绷紧的身体肌肉被重力拉长,失去了活力。
1 K  G# v+ w/ I+ n欧文书脚尖往前一推,吴志勇的身体摇晃着向后倒,身体离擂台地面越来越近。( E  K8 d, _+ W  A( \) ~/ t3 d- S
“打倒他!加油啊拳王!”
7 o' ]+ O/ M7 R  P5 `3 ]# w+ q耳边观众的支持强撑起了他的精神,身体即将歪倒的拳王迈开腿踩着擂台,以极其艰难地,跨马步一样的姿势稳固了身体,扭转身体挥出最后的重拳。
7 v5 y# P. ~) ^) i( o5 n“当初他就是这样打倒那个棒子的!”
, S* ~1 c% m( H- ~  W熟悉拳王的观众激动地对周围的人说。$ O5 n2 b0 g- w& z  h
陷入绝境,再绝地反击,夺下拳王的位置。' V$ l  J, `& k3 m( W
这次的安排实在是太让吴志勇的老粉丝们感动了。
0 f4 r) ?: y& L$ [% f; i是的,他们已经完全把这次比赛当初了一场表演,不然怎么可能会有新人把拳王打得如此狼狈呢?
. {$ J! p8 p7 \/ ~' c% L! C十年前绝地反击的重现,这将作为拳王最好的谢幕。9 M0 L7 k! x: ?6 D1 {
但台上浑身疼痛的,到达极限的拳王并不是在表演。/ w9 i! A8 {+ v8 t
嘭——!- s+ y* V7 W) `2 o: u
一声巨响让所有人再一次安静了。
6 g# o+ Z" a5 W1 I/ M. z暴起反击的拳王那可怖的劈金断玉的重拳,连新人的边都没擦到,就被一个上段踢踢中了下巴。" x8 I+ _* {" }1 N
象征拳王的红色重拳挥空了,高壮的身体被对比下显得瘦弱的新人用脚顶着下巴,无力站着,无意识流下的口水把他坚毅的下巴打湿了。& s0 s$ |2 a" a2 t6 c
“咕咯……”( O$ D  F; Z+ O$ {( _. ~
新人收腿,吴志勇就往前倒下了,新人却上前一步,赶在他倒下前,撞进他怀中,把重拳捣近他的腹肌里。
  H6 `7 Z3 d6 A* p# R* v, t拳王喷出一口水,身体已经无力站直,双腿已经颤抖到无法支撑沉重的身体,但他却被敌人打进腹中用拳头支撑着,无法倒下。
4 F+ T- `% Z3 s3 a# ~" V“我决定了,一下子把你打败也太便宜你了。”欧文书低着头对软在自己拳头上的拳王说出了同样的话:“为了观众们不扫兴,我们打满十二回合吧。为了让你能够坚持到最后,还不能用力过猛,真是有点扫兴啊。”' G7 `5 G# r/ b$ @$ u1 ^4 B8 Y
新人用拳打进腹肌里撑住拳王的肚子,拳王因为上身软着趴在新人身上,让新人很方便就能用肘撞击吴志勇的腰。
* e  K1 e, F8 F5 Y! C8 A5 a“喀哇啊啊啊啊啊啊!”! G. V" x/ _! o' U9 [
腰部是上下半身的连接,被重击下,吴志勇几乎感觉自己被打成了两截,腰上的伤让他连直起背都做不到,只能胡乱抡起粗壮的胳膊无力地拍打欧文书的身体。$ X6 y" t7 m& A' b  k7 X5 k
没有倒地裁判就不能数秒判决,被敌人支撑身体的拳王只能无助地被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敌人暴打,原本象征着扶持的支撑身体的动作,成了敌人能够不断暴打自己的理由。
; ^' [& x% _* c5 _腰部的重击后,是扶着肩膀的膝顶,吴志勇腹部紫红凹陷,铠甲一样的腹肌上,一阵阵剧痛几乎要让他昏厥。( B3 @9 S% g" [; [: q3 o
又是长达两分多钟的殴打后,钟声敲响了。* R5 u& b2 p, ^! Y# b2 z" X4 [
新人回头,把吴志勇随手丢在拳台上,二十多秒后,倒在地上呻吟的拳王才摇摇晃晃地,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回了自己的角柱。
/ j+ L+ i( `( z* y, p' q8 {/ A助理把冷水淋在吴志勇的头上帮助他清醒,教练担忧地询问他是不是要放弃,尽管他也知道,放弃对于拳王意味着什么。0 m" S# Q" E% ~, H  e
吴志勇倔强地摇头,教练急切道:“你看看你,你现在还能打吗,还有三个回合,你会被他活活打死的!”
9 L: n* s5 X/ X, a' F# o& F# X吴志勇还是摇头。1 I: |' l* r7 c$ R1 j/ Q- e
第十回合的钟声响了。
( n1 q8 d+ D4 L* }1 i. v8 D1 h吴志勇撑着边绳,几乎站立不起,还是助理扶了他一把,他才顺利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向擂台中心。
$ a7 z, G; W4 w$ @% r咚!
6 i  g+ k; t" M/ I7 b* @2 u% X咚!
5 l1 I6 g1 ?$ f3 q* w* f咚!, U( g; ^% |& {
咚!/ T! N) k2 f8 b+ l9 \$ B" Y
吴志勇成了活靶子,被新人一通暴打,而且,为了能够让比赛继续,他一直扶着拳王满身瘀伤的身子,不让他倒下。
4 J' U5 W3 g/ f# n. F) P" R# p, |如他所说,他要让拳王一直支撑到最后一个回合。
% D  C0 N/ O0 s" ?: T1 G拳王在无数崇拜者面前被殴打,但观众还在把这当成一场表演。; L  U4 m+ H, z8 z  n; a
“动起来啊!打死他!”
2 U1 l7 D- k/ z# q, [; l8 u“吴志勇,打他!”
: h* \+ _. V2 s! t但吴志勇已经没有动弹的力气了,他已经模糊的神智偶尔会被观众鼓舞而驱使他挥出一拳,但那万众期待的拳头却软如棉花,欧文书都不必躲避,打在身上毫无杀伤力,反而更好地暴露出肋下等部位,让新人狠狠痛打。
6 ?3 `+ Z6 H! \1 h# {$ S- x“怎么还不打回去!”
3 j2 w' m) Y5 S9 ]“打他呀!”
" C9 r1 Z4 \6 _对不起……我可能……打不动了……4 O3 d) u& ?1 D3 a; M& n
第十回合的钟声敲响,吴志勇也伴随钟声倒下了。' s+ {' Q7 z! Y# j' E! \7 z5 H" P' i
欧文书“好心”地把倒在地上的吴志勇架起来,丢回了角柱。
3 S) j6 D" |7 p) ?% C9 y4 B0 r3 l助理和学徒看着惨烈的战况,急的快哭了,吴志勇一只眼睛微肿,摇了摇头。
8 c5 `+ I+ {0 z; M* x) X他不能认输,就算明知是失败,他也要撑到最后一刻。/ _0 K8 H/ i9 Y# }/ H
第十一回合,吴志勇还来不及走到擂台中心,迫不及待的欧文书就冲了上来,咚咚咚咚地把拳头打进这个壮汉的腹肌里。# K- \6 P# m# |  h2 P8 M
“嚓咕……噢哇唔……噢哇啊啊啊啊啊!”
- C$ R1 O( u& R- }# z欧文书眼睛迸射着残虐的光,他就在吴志勇休息的角柱,用不停歇的重拳把他钉在了角柱上,拳打之后是脚踢,欧文书双手抓住边绳,像个牢笼一样困住吴志勇,把脚尖整个踏进了吴志勇的腹内,吴志勇昂着头,全身随着踩踏抖动,口水和胃酸灌满口腔后随着两颊留下,而他的身体也一点点往下滑。
1 B+ `# a; I+ W. o  M% I见其要倒下,欧文书赶紧把手伸到他的腋下,把他举起来,然后抱住他的身体,由于距离太近,欧文书只能换踢踩为膝顶,吴志勇的肌肉手感真的非常好,欧文书抱着吴志勇的身体,感受着那富有弹性的厚实肌肉痉挛紧绷,强壮身躯在自己怀中颤抖,那浑厚的嗓音发出唔唔呃呃的呻吟,欧文书觉得畅快不已。
4 D% [$ Z  b9 G6 f+ E0 V% o3 {“为什么还不反击?”1 y6 C5 e' H5 j/ J1 y2 \
“这演的过头了吧。”9 W7 Q  ^2 t$ v2 p0 K8 X2 O
观众在嘈杂地讨论,欧文书低低笑着,在吴志勇耳边说:“这不是表演哦。”" @4 W3 k2 k: e& J% W( |# f) u& E% j# p
“呼……咕噜……哇……”
. _  D, D* w0 `) \, Q% l% o吴志勇两眼上翻,半张着嘴发出不成语句的呻吟,发现他张着嘴,担心他把护齿吐出来让这场实质上已经是殴打比赛暂停,欧文书用一个一只戴着拳套的手捂住吴志勇的嘴,另一只手继续抱住他,把无止境的膝撞送进他的肚子。
3 o  H8 i0 z$ ~' v/ f/ `8 ^第十一回合结束的钟声姗姗来迟,欧文书松开了吴志勇,看他瘫在角柱下,那饱满的腹肌已经变形,变得青紫而红肿,双目翻白向上,口鼻溢出的液体糊了一脸。
, v& d$ e4 S! L这就是拳王的雄伟模样。
7 t: S% R- |8 {看着吴志勇满身的伤痕,连触碰按摩都不敢,他们下定决心,要在下回合开始时投降。1 ?2 y/ G9 ?% L" j' N
最后一回合终于开始了,教练拉起白毛巾就要往上扔,但他却被吴志勇伸手拦住了。
/ D! v9 l) A; o8 G8 U$ J2 N“我要……坚持到最后……”
; ~9 i$ O% t% R( l  q摇摇晃晃地站起,吴志勇背着一身伤,像个战士一样走向擂台。
) G" E7 g% u$ D) ^教练一瞬间被他的坚持感动了,放下了手中的白毛巾。$ z, u2 J" j8 r  y. ]: F
下一秒。
& v: v' r4 L- |5 `% j/ @咚——!!
# J. g, }; W* Y/ E“嗷呃呃呃呃呃!!咳哈!咦咕哇啊啊啊啊啊啊!!!”0 Z* z* J# `1 m( f! J
掏心一拳贯穿腹肌掼入了吴志勇的心口,手腕连同半个小臂都已经消失在饱满的腹肌包裹中,黑色的拳头自下而上钻进肋骨间顶着横膈膜和心脏,吴志勇是第一次被一拳打到窒息,被压迫的心脏让拳王发出了可悲的哀鸣,扑通扑通的强健心跳在吴志勇的脉搏一突一突,隔着拳套和厚厚的肌肉在欧文书的拳尖一跳一跳,一个人的心跳,同是被两个人感受到了。
- z* [; o3 Q& E- d0 W1 W! a期待着最后一回合大逆转的观众傻了,看着一拳拳挨打的拳王,意识到了什么。
! G/ W; w, [; d2 ^1 x0 k搂住了吴志勇的脖子,欧文书贪婪地出拳,把重拳送进已经软化的腹肌,从肝脏到胃,一寸寸挤压击打。6 X% j2 p& C: U" B7 m$ R" D
“最后一击,结束吧,冠军。”
/ d1 i# B2 |, |' i; l0 }& i这么说着,欧文书下蹲,然后从下而上贯穿了吴志勇的腹肌,把那一大块由八小块腹肌组成的铠甲腹肌,以几乎可以触及脊椎的深度打凹,漆黑的拳套像个怪物钻进拳王的肚子,嵌在里面。# r( U. d+ B( @0 Q+ ]$ N
“嗝哇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咕哒咕哒哒!嘟噜嘟噜!啪嚓嚓!”$ {4 x) b) p/ v! z
惨烈地暴吐起来,拳王的口中大呕特呕着红黄白黑相间的呕吐物,然后身体彻底软下,肌肉被重力拉长挂着。
" Z6 ]; {* }: |& O  B欧文书在半蹲时就已经把拳王打吐了,但他强硬地要完成整个勾拳,继续上顶。1 J: X4 K4 ]5 y: t' o4 s* W
吴志勇的身子就这样,以腹部的拳为中心,被顶了起来,雄健的腿挂着晃荡,有着圆头脚趾的大脚板脚跟离地,脚尖与地面似有似无的接触着,红色的拳套垂下,再也举不起来打出哪怕是一拳,倔强不屈的脑袋低下,滴滴答答滴着胃水。
' U3 H" M5 m5 h& N% l拳台王者被击败了。& ?6 c# _- c2 Z. c1 q9 p) r9 V
欧文书收手,把九十五公交的雄躯丢下,肌肉紧张的拳王保持着这个俯身弓背的动作像是石像一样硬挺倒下,沾满了自己呕吐物的他像癫痫一样痉挛着。
; J3 q: E5 l: ^裁判看傻了,没有读秒,在欧文书的提醒下,才声音发颤地大喊读秒。
% ~* t: x6 o! i6 F4 `8 S1 ]  B“十、九、八、七……”: x/ [- j& V  H" j5 ~2 }- A
拳王身体动了一下,似乎是听见读秒后,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但他的身体却无法支撑自己的任何想法了。) }$ N+ k7 J; {  _
“六、五、四、三……”3 M1 V8 m" Z, ^( @* ~
拳王嘴巴不可察觉地张了张,发出无意义的伊伊呜呜,他似乎是想要呐喊吧,可惜,他以为的呐喊实际上细如蚊蚋,他在读尽力开口,这个动作却只是让自己咳嗽不已。1 w: e, }; j* E8 d# _
“二、一。”* T, f0 q; _# T5 e2 X( h
钟声鸣响,胜负已分。3 A4 j+ F- l, U( D" [9 j# Y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拳王被重伤KO,再起不能。. x6 [) m( y$ Z, S" w0 P9 T
欧文书听着比赛结果,享受着全场的寂静和胜利的荣光,几秒后,他走过去,把拳王烂软如泥的身躯像扛麻袋一样扛起来,拳王两头朝下地被扛在肩膀上,无法动弹,然后那新人再一用力,拳王就被新人抓住脖子和跨间,高高举起,围绕拳台走了一圈,向所有观众展示着。
7 V- K& O& j" p展示拳王重创破落的身体,那曾经被无数人羡慕的身体。7 T% e8 V: K" _/ Q+ `# z
最后,欧文书踏上角柱,把拳王丢下拳台,丢到了了观众席当中,重重砸在地上。3 T6 U. s1 w0 @* |% ?+ P& b
不可一世的吴志勇丢掉王者之名,从拳台跌下,跌落谷底。
) ]# b8 ^$ a. h& A观众傻乎乎看着瘫在他们中间昏迷的拳王,无人动弹,直到突然一人跑到倒下的拳王边,愤怒地踩踏着他的肚子和脸,怒斥:“你这个废物,我押了十万块押你赢,现在全没了。”
2 u; g" F: D6 a4 e这个人的动作仿佛是导火索,观众席炸开了,赌输了钱的人群殴昏迷的拳王,拳王粉丝有的大哭,有的和那些人打群架,安保们把拳王抢救出来时,他已经满身满脸鞋印,眼眶青肿,鼻血糊了满脸。; P3 \4 }# V+ V# r& J. x
记者追着他们,把拳王的惨状实况转播。
5 _, ?4 i4 r! k& u$ c; w几个小时后,拳王经过抢救苏醒过来,他才刚张开眼睛,话筒就几乎通到他脸上,面对记者的盘问,他只能傻傻地重复三个字。* [$ b; O  r; ~7 ]7 N
“对不起……”% ^8 I5 B7 T7 S3 m% l
但他窝囊的表现却又激怒了某一部分人,暴民突破医院保安,对着刚苏醒的拳王又是一阵群殴。
. x1 n% l* H- q& j% X! p0 J5 {他们以前从未想过自己能暴打拳王。! l& N& f; X3 F
但现在不一样了,拳王神话破灭,他们意识到了一点,拳王和他们一样也是人类,能够被他们围殴发泄。
1 x9 ^, c5 |4 C7 o/ m/ R那一晚在疯狂混乱中结束。
; L7 G/ H; D6 |; D# N$ S& [$ E……! ?+ L+ p% s% M# q& W1 c
三日后,拳馆里出现了一个消失好几天的身影。
2 l% Z, t' V8 p那是在告别赛输给新人的前拳王吴志勇,他的脸上贴着创口贴,他和过去一样,穿着训练时弹力运动短裤,但赤裸健壮的上半身却贴着一块块纱布,尤其是那铠甲一样的腹肌,此刻却缠绕这一圈圈绷带。
8 I  m+ c- t. o, f; L. F和过去的高调不同,今天,他只是在角落坐着,看着训练的学员,像是在发呆。! O* [1 M/ `' ~
很快日头西沉,训练的人们陆陆续续离开。
: _, F# j, }) ?  Q$ D1 Q7 n啪嗒,灯的开光被打开,吴志勇像是这才惊醒。3 w  _6 K7 r# e% x# S' l
拳馆里只剩下他,和另一个七岁大的小学员。
8 a' u: n; N' G, W) d$ {& v7 p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像欧文书一样变态,大多数孩子还是可爱的,这个叫于洋的小孩就是全拳馆最小也最乖巧听话的学员。
1 b7 t& b7 R7 ^吴志勇觉得自己低沉的情绪也许影响到这个孩子,看着他明亮的眼睛,吴志勇摸了摸他的脑袋问:“你怎么还不回去?”8 `# h0 z& s1 D! E9 b8 H$ h
“教练也没有回去。”孩子回答。
8 v9 E) V( b* L: j2 p1 D是担心我吗?吴志勇心下柔软地想。
) _5 K( Z8 j: J+ q8 I( U“我昨天收到了一条短信。”过了一会儿,孩子说着把手机递上去。
# m$ M; C; }7 E, c  }& Q* T$ b. F% s是勒索信息吗?来求助于我?刚被击败信心受创的吴志勇对这种受人依靠的感觉感到欣慰,他接过手机安慰道:“别担心,我会保护……”1 n% l. E- o  `0 T
他的声音停住了,整个人因为震惊和羞怒而微微发抖。6 d3 L: O4 C( L1 I& o. ?# e: k- }
那是一条由许多图片组成的短信,图片里的场景正是这个拳馆,而内容,是正在遭受虐打的自己。0 ~& N- |+ d3 e3 p, H4 E
跨间被踩踏而颤抖的自己,吊起来的自己,昏迷的自己,画面中的人面庞比现在要年轻,肌肉线条也稍显青春和圆润,但表情却痛苦狼狈。
3 K! @+ ^+ I4 \3 \& T* S; o, S还来不及问出这短信的来历,他的肚子就挨了一拳,原本丝毫无法撼动他的力气,在重伤的腹肌造成了可怕的剧痛。( M' d- E4 L2 E8 @5 @$ T6 K) f% q: h2 ]
“哇唔!”
1 {4 Z: O' s, ?2 o毫不停歇,一拳接着一拳,裹着绷带并不能阻止腹部的剧痛与凹陷,手机从吴志勇颤抖的双手中落到软垫上,发出闷响。
: ?+ u0 {" M% l. ?2 _, Z他捂住肚子单膝跪下,绷带因为殴打拉扯而松开,白色的长布条一圈圈滑脱,露出一小半仍旧淤青着的腹肌。7 w, }6 H* y: _$ L& q" s2 J) Z
啪。' B  W: n, l4 T$ |1 Q0 G$ N
孩子的拳头打在那片露出的腹肌上,吴志勇痛呼一声,身体前倾,仅剩着地的脚也扑通一声,变成双膝跪地,看着躬身蜷缩跪在地上的吴志勇,孩子捧起他贴着创口贴的坚毅面庞,与前拳王四目对视,微笑着把膝盖送进那完美的腹肌。
, }4 w  Y! k4 K+ n: y嘭!
( H9 t4 g/ o4 G( A" H路过拳馆的人在那一晚上不约而同听见了隐隐约约的,男人的惨叫声。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发表于 2022-9-29 20: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精彩!最喜欢看这样的腹肌被虐待文章 ,希望可以继续写新的故事。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30 01: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写的真好!就喜欢这种纯虐腹肌的文章!拳王是被小孩虐爆腹肌而亡了吗?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0-1 19:5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改编请说明出处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2-11-27 21:09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